1227章 哪都有恶霸/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桃儿是个急性子,看不了这个,说到:“你看看,你们有话就好说,唉声叹气能解决问题呀?你们有什么难处就说出来,看见没有,你们眼前这位毛大侠,可是当今一大豪杰,只要他高兴,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儿!”

毛日天一瞪眼:“不要胡乱吹牛!”

“夸你不好么?难道说你是窝囊废?”毛桃儿呲牙一笑。

老太太抬头看看毛日天,问道:“还没问这位先生,你们不是日本人,又穿着日本兵的衣服,你们是干什么的呀?”

毛日天说到:“我们是中国人,你放心,日本人早晚会被我们打出去,只要坚持住,还有五年,日本必败!”

老头老太太对望了一眼,同时说了一句:“他们是共……产……”接着就没敢往下说,回头有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一笑,说:“别管我们是什么人,总之不会欺负老百姓,你们要是有啥难心事儿,和我说也行,看看我能不能帮你们!”

老太太一听,当时就跪在地上了,作揖说到:“大恩人呀,你一定救救我们家的两个苦命孩子呀!”

毛日天连忙扶他们起来,说:“不用这么客气,你就只管说,我一定帮你们!”

毛桃儿说:“快说,快说,我都着急要听听你们的故事了!”

老太太看了一眼老头,说:“你领着孩子去西屋呆一会儿,我给这位先生说说咱么家的事儿!”

可能是有些话害怕孩子听,老头带着小姑娘去另外一间屋子了,老太太这才说了起来。

原来这一家人是城墙根村的老住户了,老头儿在这儿土生土长的云海府人,一家五口,老两口小两口还有一个小姑娘,靠贩马为生,生活过得倒也充足。

自从日本人打过来之后,这一家原本挺幸福的小日子就变了样了。

新从山西买回来的一批骡马被日本人给抢走了,赔了个血本无归,日子一落千丈。

老头和儿子不得不出去给人家有钱人家打长工。

老头和儿子在临海县城里,给一家姓刁的财主家里做马夫,这家姓刁的老爷是临海县大户,经营多家绸缎庄和当铺,儿子是在县公署做秘书的,有钱有势。

本来爷俩在那做得挺好的,可是有一天,儿子媳妇彩云去给儿子铁柱送衣服,遇上了刁老爷喝醉了,把彩云骗到了她的屋里给奸污了,彩云出来就要跳井,被几个丫鬟婆子拉住了。

铁柱和铁柱爹在偏院马廊中听见吵闹,过来一看,铁柱当时火冒三丈,就打了刁老爷一拳,随即就被家丁给抓住了,刁老爷反咬一口,说彩云偷东西,铁柱行凶,就把铁柱送进大牢了,彩云被迫写下了卖身契,把自己卖进刁家作佣人,来偿还刁老爷,要不然刁大少爷就要把铁柱送去日本兵营做苦力,到那里的人十有八九就回不来了,外边传说是去做苦力,实际是送走去人体生物实验。

彩云害怕铁柱受苦,只有自己忍气吞声,进了刁家,刁家把老头给赶了出来,现在彩云自己在刁家,不知道每天遭受多少苦痛!

毛日天一听,顿时就火了:“卧了个槽,怎么到哪都能遇上恶霸呀,我他妈还就不信了!你们等着,我去杀了那个姓刁的,说不定这家人家是水岭镇刁翔的先人,死了就没有刁翔那个混子了!”

毛桃儿跳到地上:“等等,我也去!”但是随即又回炕上去了,没有鞋穿。

毛日天说:“带着你们不方便,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这人最恨夺人妻子的人,听见了就一定要收拾,何况是帮日本人做事的汉奸!我去收拾他们,顺便给你们拿回一些能穿的衣物!”

毛日天往出走,老太太又一把拉住毛日天的袖子,说:“先生呀,我们家小门小户,已经惹不起事儿了,你可不要说出去和我们家认识呀!”

毛日天说:“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们卖出去的,你照顾好我的两个朋友,我去去就回来!”

毛日天转身就出来了,心说,在老百姓这里弄不到车马,即便没有这件事儿,也要到城里去找个有钱人家,弄出套交通工具,好去湖山村,给那些抗日的英雄们送个信儿!

往城里走,大雪泡天的,风雪刮得人睁不开眼,抬不起头。毛日天在湖山村从小到大没有遇上过这么硬的北风,这么大的雪,没有点力气根本走不动道。

前边就是临海县城了,老城墙和以前雍正年间的差不多,但是已经破旧不堪了,看来有几十年不修补了。

城楼下,两个穿着黑色军装的士兵抱着步枪,靠在城门洞里躲避着风雪。

两扇城门敞开着,城里城外的道路上都看不见个人影。

毛日天走近过去,两个伪军士兵看见过来一个日本兵,赶紧起身,敬了个礼,问道:“太君,您出城办事儿去啦?”

毛日天没搭理他们俩,就往里边走,两个伪军还商量呢:“队长说了,今天进城都得有路条,没有的许出不许进,这是日本人,咱们还要么?”

另一个说:“多少得问问,要不然说咱们不负责任。”

两个人嬉皮笑脸拦住了毛日天,问道:“太君,您出城去有路条么,就是通行证?”说着,又用半拉柯基的日语说了一遍。

毛日天骂道:“滚犊子,两条走狗,别说我一发火打死你们!”

“哎,好咧,你进去,慢走!”“太君的中文真好!”俩人赶紧闪到一边。

毛日天走进去还听这两人后悔呢,“不如不问了,还挨顿骂!”“这小子是日本人么?我怎么感觉骂人都是东北味呀!”

毛日天耳朵精于常人,他俩以为毛日天听不到,实际上毛日天都听到了,但是也没有搭理他们,径直走进城里。

城里有房屋遮挡,风雪小了一些,不过满大街一片银装素裹,基本上是没有行人的,毛日天不知道这个刁老爷住在哪里,想找个人打听一下都不好找。转过一个街口,对面有一个人推着自行车的中年人,看着像是有急事儿一样,推着跑几步就骑上,骑上蹬不动又下来,这路上雪没脚脖子,根本骑不动车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