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5章 有家难回/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疤虎不愧是雄霸一方的土匪头,一枪过去,老六头上的那个雪团果然飞了一半。

疤虎这一枪是冒了很大风险的,他要是瞄准雪团中间打,自然是命中率极高,但是那样的话雪团就会粉碎,所以他瞄准了雪团偏上方,子弹贴着雪擦过去,带掉了一层雪,留下了半截在老柳六头上。

柳小婵一笑,说:“这不算什么!”抖手一刀出去,那柄飞刀把旁边那个土匪的雪团整整齐齐削掉了一半,柳小婵另一只飞刀跟着出去,把剩下的一半雪团又给削掉了一半,只剩下一小点在那个土匪的头顶。

柳小婵笑道:“我给你三颗子弹,咱们可以打三次,最后还要留下一点雪在他们头上。”说着,一抖手,又是一把飞刀出去,那个土匪的头上只剩下了鸽子蛋大小的一块雪团。

疤虎一看就蒙了,这刀法控制自如,简直神了,就算是自己拿着刀一挥而过,尺度也未必拿捏得这么准确无误,更别说用根本不能掌握力度的子弹了。

疤虎把枪一甩,对准了柳小婵,笑道:“傻丫头,我很佩服你的本事,但是老子不陪你玩了!”

说着就扣动扳机……

当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他忽然感到手腕剧痛,他的枪飞上了半天,手腕上好大一个窟窿。

再看毛日天已经站在了他身边两米处,毛日天的手对着飞在天上的枪一指,一道白光疾射而出,那支枪被光打得又向上飞起几米,落下来的时候,枪把都已经烧没了!

柳小婵咯咯直笑,说:“小毛,我就知道你会出手,你看我连动都没动!”

疤虎捂着手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问道:“你……你是人是鬼?怎么这么快?你的手会放电么?”

毛日天回头拍拍他的肩膀,疤虎吓得一抖,生怕毛日天的手掌再冒出白光,把自己的身子烧化了。

毛日天说:“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最好还是老实一些的好1”

疤虎连连点头:“不敢了,我不敢了,今天我算是遇见高人了!”

毛日天过去把老六放开,说:“现在放你回去,把那个放走那个小姑娘断了手的女人给我送出来。”

老六见识了毛日天本事,那敢怠慢,赶紧上马,打马进了林子。

疤虎喊道:“老六,回去不要当着兄弟们乱说!”

这小子死要面子,生怕老六再把刚才挨揍的事儿说出去。

毛日天对疤虎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么?”

“为什么?”疤虎傻乎乎地问。

“因为你是中国人,现在的中国人需要团结,不是自相残杀。按说你的所作所为,放到和平年代,枪毙你八回都够了,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要戴罪立功知道么?”

疤虎不吭声,看着毛日天,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路。

毛日天说:“你要记得我今天的话,我不会对你说第二回,如果你死心不改,我下一次再见到你,直接杀了你,不会留你再祸害人!”说着,毛日天的手对着旁边的小树一挥,一道剑芒闪过,一颗茶杯口粗细的小树顿时断为两节。

疤虎这一回看得清清楚楚,吓得浑身一抖,已经把毛日天惊为天人了。赶紧说:“毛大侠,我今天是服了你了,以后但凡是你有差遣,我疤虎风里雨里,绝对不会推辞半句。”

毛日天点头:“我或许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咱们以后再说。”

过不多时,树林里边马蹄声响,几匹马跑了出来,老六回来了,老五也跟了过来,另外后边还带了三个女人。

老五老六到了跟前下马,老六说:“毛大侠,我刚才回去和老五一说你的本事,老五一定要再多送您两个女人!”

老五过来一抱拳,说:“毛大侠,要不然你就留在咱们山上吧,以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金钱女人,什么都有!”

毛日天怒道:“国难当头,你们还在这里大吃二喝,享受不说,还欺负老百姓,欺男霸女的,不感到惭愧么?”

老五吓了一跳,赶紧看看一边没有耳朵,捂着手腕子的疤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本来是来溜须拍马的,想不到毛日天还火了。

毛日天说:“你们回去吧,要是那些女人无家可归,愿意留下就留下,你们好好对待人家,要是人家要回家,你们就不要阻拦,要是我以后听说你们还是不悔改,我会再回来找你们了的!”

老六急忙说:“知道知道,大环山里就我们三个说了算,以后我们杀富济贫,绝对不欺负老百姓了!”

毛日天点头,看看山花,也像疤虎一眼捂着手臂,知道她就是放走毛桃儿的女人了,看看另外两个,问道:“你们愿意留下还是跟我走!”

那两个女人已经上山好几年了,都是逃荒过来的,没有家人,虽然是土匪抢来的,但是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刚才老五要拿着她俩送礼,她俩也不敢反抗,但是这时候问到头上,这俩女人都说:“我们在这挺好的,不想走。”

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如果刚上山那段时间,要说放了这俩女人,一定是欢天喜地往下跑,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们不当习惯了和那些土匪打情骂俏,而且都各自有相好的,时间久了,土匪也不欺负她们,真的不想干那件事儿的时候,土匪就去找别的女人,也不是非要强干,所以她们在这里有吃有喝,并不觉得苦了。

就好比那些被人逼良为娼的女人,一开始寻死觅活的,后来这一个行业干的久了,你让她改行,她还不愿意改了,这是一个道理。

毛日天也不强求,问到了断了手臂的山花:“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回家!”

没想到山花一摇头:“我不回家!”

“为什么?”伊琳娜都问。

山花说:“我对不起家人,我没有给丈夫守住贞洁,现在我宁愿死了,也不能再见我的丈夫!”

柳小婵回头给了疤虎一巴掌:“你看看,你把人害的有家不能回,心里惭愧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