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8章 仗势欺人的狗腿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村里又是敲锣又是叫喊,大街上原本有人,都躲进屋里去了。

柳小婵他们一路到了杨二铁和山花的家里,低矮的土墙,不用走大门,战马一跃而过,就已经进了院子。

四个人下马,只见屋里的人隔着门缝往外看,杨二铁叫到:“爹,妈,是我回来了,你们看我把谁带回来了。”言语中充满了喜悦之情。

屋门一开,出来两个一头白发的老人,老太太的眼睛都看不清路,一个劲儿要摔跟头,老头扶着老婆儿,蹒跚着走过来,问道:“是二铁回来了?”

杨二铁扯住二老,说到:“爹,妈,我找到你的儿媳妇了,你们看,山花回来了!”

老头老太太喜形于色,老太太一把拉过伊琳娜,说:“山花呀,你长高了,白了,头发咋还带卷了?”

山花在一边流泪一边笑,说:“妈,我才是山花,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

二铁娘赶紧抓住山花,从头摸到手,说:“娘这不是惦记你们么,都说走就不见消息,结果一股火,眼睛就模糊了。”

伊琳娜看着外边四外邻居家的人在自家院子里探头探脑地看,就说:“咱们进屋去吧,在这里等等毛日天。”

两个老人听了是柳小婵她们救了自己的儿子儿媳,急急忙忙往屋里让客人。

屋里虽然简陋,但是暖烘烘的,也有一种家的感觉。

柳小婵进屋就上炕了,说:“有啥好吃的,咱们先吃点!”

老头老太太有些发愣,说:“家里只有一些棒子面了。”

柳小婵从兜里掏出一把大洋扔过去,告诉杨二铁:“去,哪有卖吃的,赶紧买回来,我饿了!”

老头老太太一见柳小婵出手大方,心里高兴,拿起大洋给杨二铁:“去,带村后刘财主家买点米,买点冻肉回来,咱们改善改善。”

杨二铁拿着钱出去了,没多大一会儿跑回来,手里啥也没有,柳小婵忙问:“肉呢?”

杨二铁说:“我听刘财主说,苇子沟那边的土匪于麻子送来帖子了,说要来拜访他,让他准备二十担粮食,今天过来取,要是没有,就要血洗全村!”

二铁妈吓得一屁股蹲儿就坐地上了,说:“于麻子可不是人了,我娘家那边的土匪,烧杀抢掠,不照小日本好到哪去呀!你们几个年轻人赶紧躲起来,他们的匪帮见到女人就抢呀!”

柳小婵开玩笑说:“抢去供饭么,要是随便吃肉我去!”

老太太说:“你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竟说胡话,抢去了你就是人家的肉了,还想吃肉!”

老头问杨二铁,然后呢,刘财主家怎么说?

刘财主说了,为了全村人的安危,乡亲们也得出点力,他家拿出十担粮食,让村里百姓再凑出十担粮食,我一听,哪敢往出拿大洋呀,赶紧就回来了。

二铁爹说:“要不然报县城吧,让官家来收拾他们。”

杨二铁说:“爹,你想的太简单了,日本兵难道会给老百姓做主么?伪军要听日本人的,他们哪会管老百姓的死活。”

伊琳娜问到:“要是你们交不出粮食来,土匪会真的杀村民么?”

山花说:“会,这个于麻子我有耳闻,比疤虎还要凶残!”

柳小婵说:“嗨,都说日本子欺负中国人,自己的人都相互残杀,人家还不欺负你!要是所有人都抗日,小日本早就跑了!”

伊琳娜问柳小婵:“怎么办?这是你的地盘。”

柳小婵笑了:“我哪来的地盘呀,我只是走到哪吃到哪,我还抢土豪呢,还管别人抢不抢!我估计土匪是想要刘财主拿粮食,他就反过来让老百姓替他拿。要是不管他,或许于麻子就杀他们自己一家呢,又或许到时候刘财主就自己拿出来了,不用管他们,只管去别处买点东西来吃!”

杨二铁又出去了,在村里猎户家里买了一只山鸡回来,山花赶紧下厨,来烧水拔毛,把山鸡炖了。

大家吃饭的时候山花纳闷儿,和伊琳娜偷偷说:“要是昨晚我放走的妹子走的山路对的话,应该早上就到了湖山村了,从山里走要近很多。但是现在中午了,别说那个妹子,就是毛先生也没回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呀!”

柳小婵说:“我们先吃饭,如果头天黑不回来,我进山去找。”

伊琳娜和柳小婵跟着一家人吃饭,快要吃完的时候,忽然外边有人叫:“杨二铁,该你家交粮食了!”接着就进来了两个人,是后边刘财主家的管家和家人。

杨二铁连忙站起来,说:“呀,孙管家,我家也没有粮食,就有点棒子面,刚才贴饼子吃了。”

孙管家一皱眉头:“每户就交个半斗几升的就凑够了,说那么多废话干么?没有粮食,没有粮食还吃得起山鸡?”

杨二铁说:“这不是家里的客人自己拿钱买的么,我家哪有。”

孙管家看看杨二铁脸上的伤,问道:“你这段不在家去哪了?是不是给皇军修攻势去了?我有个表弟在那给皇军做饭,说看见过你被抓进去,你咋回来的?该不是跑回来的吧?”

杨二铁急忙说:“没有没有。”但是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我走亲戚去了!”

孙管家说:“真人面前别说假话,攻势修不完,进去的人就不可能往出放,你一定是跑回来的。这样吧,你交出两斗粮食,我就不追究你,要不然我现在就去县城问问我的亲戚去。”

杨二铁一听都吓傻了,赶紧拉住孙管家求饶:“孙叔叔,你要是给我送回去,鬼子就得给我‘镐把炖肉’了,我求求你了。”

孙管家当时就得意起来:“还敢和我装,老子我最擅长察言观色了,一看你就说的不是实话。”

炕上坐着的柳小婵笑道:“是呀,你这个狗腿子当然会察言观色,要不然怎么给主人捧臭脚!”

孙管家一听就火了,但是一看说他的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少女,就没有发作,说:“杨二铁,你家哪来的女孩子,该不会是拐骗来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