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7章 咬死他们/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本性善良,哪里会强暴女孩子,他认着自己钻雪堆降温,也不会侵犯毛桃儿。

此时毛桃儿他们都走了,狗剩子心里想着二妮儿的一颦一笑,自己对着明月解决几次,就当是嫦娥帮了他的忙了!

疲惫地回到山寨,毛桃儿已经睡着了,狗剩子一看毛桃儿睡在自己床上,就到老三屋里找了个宿。

他们的探子打听到了于麻子要抢湖山村,狗剩子准备借此机会收拾了于麻子,因为这小子声名太坏,还投靠了小日本,一定不能留着。

湖山村虽然在山下,不过狗剩子的人马从来不去骚扰,狗剩子也只是刚穿越的时候回去过两趟,谁也不认识,后来就不去了。

这一次全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明天于麻子进村,在他出来的时候伏击他,但是于麻子提前来了,狗剩子他们晚了。

第二天早饭之后,毛桃儿听说他们要去湖山村,就也要跟着,狗剩子本不想带着她,但是也不能留人家在山上呀,那岂不是破坏了自己保存了三年的正人君子的形象,于是就答应让她跟着下山,到时候让她去老乡家里。

人马走到一半的时候山下就响起枪声了,狗剩子不知道情况,就带了几个人下去看,让老三他们留在半山,见机行事。

狗剩子一走,毛桃儿也跟着,狗剩子也不阻拦,就带上了她。

他们和柳小婵走的不是一条路,柳小婵从村子西头把土匪都带出来了,狗剩子带着毛桃儿和几个弟兄从村子东头进去了。

进了村子,直奔刘财主家里,拐过一条胡同,前边就是刘财主家了,狗剩子说:“我看门口有马车,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看。”

三个手下保护着毛桃儿站在胡同口拐角,狗剩子一个人走了过去。

四个土匪奉命看着粮食车呢,一看东边过来一个大胡子,穿着普通的老百姓棉衣棉裤,头戴个毡帽,拢着两只手,就是个普通村民,也没在意。有一个土匪手里的枪一晃,骂道:“滚远点!”

狗剩子笑呵呵地说:“我找刘家财主,来还钱的,我上个月欠了二十大洋,过来还上。”

“真的假的呀?”几个土匪顿时就笑了,这要是二十大洋抢来几个人一分,都不用上缴了。

狗剩子的样子像个怂货,几个土匪谁也没在乎,其中一个笑着说:“过来,我看看你是不是吹牛,大洋在哪?”

狗剩子走到跟前,把腰一挺,说:“在这呢。”

那个小子把步枪夹在腋下,俩手伸过来,一只手掀开狗剩子棉袄,另一只手伸到裤腰中,忽然脸色一变,扯出一只大肚匣子枪来,叫到:“枪?”

狗剩子笑道:“是枪呀!”然后一个头槌过去,这小子当时就捂着鼻子倒下了,狗剩子伸手把枪接过去,一抬手指着三个土匪:“都别动!”

狗剩子装怂就是为了接近土匪,他身后的那三个墙角的手下一看大当家得手了,赶紧拎着枪冲了上来。

很轻松地把门口四个土匪就绑起来了,狗剩子问那些土匪:“院子里多少人?”

“六个。”

狗剩子说:“老办法,我先进去。”

毛桃儿说:“我也跟你过去,我叫门容易些。”

狗剩子一想这个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胆子不小,带个孩子更容易接近,就让三个手下把那四个于麻子的人塞进大车下边,然后隐藏在大门口,自己走过去敲大门,让毛桃儿叫门。

毛桃儿小声音脆甜,叫到:“刘老爷家里有人么?”

院子里一个人粗生大气喊道:“谁?”

“我是东村的,来还钱来了!”

大门“吱扭扭打开一道缝,一个人伸出脑袋,另一个端着一支枪,问道:“你咋过来的,门口的人呢?”

狗剩子不等这俩小子反应过来,奋力一脚,那个伸出头来问的人倒飞回去,把那枪的都撞倒了,俩人一起摔回了院子。

狗剩子跳进去,一把扯起一个摔倒的挡在面前,然后匣子枪夹架他的肩膀上,再看院子里,就只有一个端着枪对着大门口的土匪。

狗剩子喊道:“把枪放下!”那小子犹豫不决,看着狗剩子。

毛桃儿忽然就地一滚就到他脚下,一个朝天蹬,踹在他的小便上,这小子顿时就弯腰了。

狗剩子身后闯进三条大汉,瞬间就把这三个人的枪都缴了。

狗剩子问其中一个:“还有几个人呢?”

这小子吓得说不出话,指了指后院!

狗剩子留下一个人看着他们,然后带着毛桃儿和另外两个往后冲。

刚到后院,就听见里边女人的哭喊声。

四个人蹑手蹑脚到了正堂门口,见屋门虚掩着,就悄悄推开,然后从门缝看了进去。

只见屋里边地上捆着十几个人,高矮胖瘦,男女老少都有,嘴巴也都被堵了起来,再往里看,里边的地上白花花一片,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地上打滚儿呢!

这三个土匪当着刘家人的面,在祸害刘家的儿媳妇呢!

狗剩子大怒,拎着枪就冲进去了,那三个土匪身上连块布都没有,枪都在一旁扔着呢,乖乖的从女人身上下来,高举双手跪在地上。

毛桃儿急忙拿了衣服给那个儿媳,说:“快放了你家的人。”

毛桃儿和狗剩子他们了放开了刘家的人,这一家人还是在墙角瑟瑟发抖,不知道狗剩子是干什么的。

狗剩子问毛桃儿:“小丫头,你说怎么处置这些狗日的!”

毛桃儿说:“交给这家人吧,”回头对刘财主他们说,“这些混蛋残害你们的家人,过去随便打他们出气!”

只听刘财主一声吼叫:“咬死他们!”刘家一家十几口,忽然间疯了一样扑上去,三个光腚男人被按在地上,被一口一口咬的“嗷嗷”直叫。

几分钟一过,这些人才平定了下来,再看那三个血葫芦一样的男人,全都奄奄一息了,有一个命根子都被刘财主儿媳妇给咬掉了!

狗剩子说:“行了,你们也解了气了,我们要把于麻子的粮食带走一些,你们出去叫村里的人出来,我给他们分粮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