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1章 抢夺电站/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看见日本兵走过来,低声说:“正好三个,抓了他们,换军装进去。”

柳小婵推着车就进了胡同了,三个日本兵顿时就火了:“站住,支那人,站住!”说着就跑过来,毛日天和狗剩子连忙举起手说:“卖枣的,卖枣的!”

两个日本兵推着毛日天跟狗剩子靠在墙根,另一个追进了胡同。

过了半天胡同里没有声音,两个日本兵踢着毛日天和狗剩子往里走,进去一看,那个日本兵在地上躺着,柳小婵正把日本兵的衣服往身上套呢,那两个日本兵一惊,刚要端起枪,同时被毛日天和狗剩子扭住了头,“噶喇”一声,两个士兵同时见阎王去了。

三个人把日本兵的尸体藏在垃圾堆里,然后拎着枪走了出来,直奔发电厂。老四和另外一个土匪就躲在一边等着接应。

到了大门口,毛日天敲了几下大门,里边巡逻的日本兵过来说了一句日语,应该是问毛日天干什么。

毛日天笑嘻嘻捧着一把枣子示意他开门。

这个日本兵一看就笑了,刚要开门,但是看见毛日天的脸不认识,就犹豫了,被旁边的狗剩子一把抓住衣领,扯在大门的铁栏杆中,这小子刚要喊叫,毛日天一伸手,一道剑芒射进他的嘴里,这小子顿时就哑巴了。

柳小婵伸手在他身上拿出钥匙,打开了大门,狗剩子把这个已经叫不出声的小子扯出来扔在路边。顺手扭断了他的脖子,一招手,老四带人过来处理尸体了。

毛日天他们直接走进了,外围都是鬼子伪军把手,到了里边就是一些干活的工人了。

毛日天找了一个像是管事儿的中国人,叫到一旁说:“我们是司令部派来的,要拿两台发电机。”

管事儿的说:“剩余的就只有一台,别的不能动,一动就有停电的地方了!”

狗剩子一拳打在他的胸口,骂道:“八嘎,再废话让你先停电!”

管事儿的连连点头,捂着胸口说:“明白明白,我这就安排。”

毛日天看看厂房旁边有一辆军用卡车,问狗剩子:“老四会开车么?”

“会。”

“那就好办,让他把发电机送到海边去,开着日本人的车,城门那里没人敢查。我们就在城里等着天黑,外边一开始攻城,我们就进兵营去!”

管事儿的听着毛日天他们在身后嘁嘁喳喳,也很怀疑他们不是日本人,但是又不敢质疑,只好带着他们到了一座厂房,指着正在运作的柴油机说:“这里有一台,是小北区学校的,你们就用这个可以么?”

“可以。把它停止,然后卸下来,多给我带一捆电线。”

管事儿的招呼工人照办,然后柳小婵已经把汽车开了过来,管事儿的说:“太君,这个可不行,这个是松下小队长他们的车,他们在后院打牌呢,你要用车,得和他们说一声。”

毛日天点头,“我装完了车再说!”说着和狗剩子两个人一边一个,抬着发电价一用力,上吨重的发电机竟然被两个人给抬着扔到了车上,所有的工人包括那个管事儿的顿时目瞪口呆,惊得说不出话来!

毛日天和狗剩子又抬了一台发电机,然后柳小婵把车开出了厂子,这时候老三已经换上了刚才守门的日军的衣服,照着柳小婵的吩咐,开车给伊琳娜送发电机去了。伊琳娜和毛桃儿早就由两个人保护着去海边的游艇了。

毛日天和狗剩子问那个管事儿的:“你说的什么小队长在哪?”

管事儿的说:“就在后边屋里打牌呢。”

“带我们去。”

“是!”

毛日天和狗剩子跟着这个管事儿的就往厂房后边走,到了后边的办公室,只见屋里点着火炉,四个穿着衬衫的鬼子一边喝酒,一边打着牌呢。

毛日天和狗剩子一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日本军官喝问:“你们那里地?”

毛日天说:“动手。”

狗剩子就好像一条疯狗一样扑了上去,抓住那个日本军官的头就插进了火炉里。

另外三个都吃惊不小,赶紧跳起来,毛日天叫停了时间,过去一刀一个,三个人的咽喉都被剑气割开了,捂着脖子倒在了地上。

这时候管事儿的已经吓得回身就要跑了,被毛日天一把抓回来,说:“别走,看看小日本的下场。”

狗剩子把那个脸上的肉都烫熟了的鬼子小队长扯了出来,他的双眼都瞎了,俩手在脸上捂着,“嗷嗷”直叫,惨状令人胆战心惊。

毛日天说:“你们看了好了,这就是鬼子的下场,要是还帮鬼子做事儿,我再回来进火炉的就是你!”

吓得管事儿的连连点头。

毛日天说:“我们就在你这里等到天黑,如果外边响起枪声,你就马上让全城停电,知道么?”

“知道知道。”

毛日天挥手一下,那个捂着脸叫的鬼子人头落地,管事儿吓得的差点抽过去。

傍晚时分,城外忽然响起了爆豆一般的枪声,管事儿的在毛日天的威胁下,一声命令,全城陷入黑暗中。

狗剩子挥手一拳,把管事儿的打晕在地,他们三个人穿着日军的衣服,把院子里的一辆挎斗摩托开出来,直奔日本军营。

军营这里柳小婵以前来过,也知道佐藤裕住的位置,现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佐藤裕是不是在里边。

眼看满城的军警呼叫奔跑,没有人注意到毛日天他们几个人。

毛日天看见街角有一个日本军人像是个军官,就直接开车过去,在他身边停下,那个日军的军官是个少佐,指手画脚正在指挥军营中的那些士兵往出跑,增援城墙上的伪军。

这个少佐一看毛日天把车停在自己面前,顿时就火了,刚骂了一句:“八嘎呀路……”就被狗剩子一把扯进了车斗里边。

旁边的几个日本兵还没看明白咋回事儿,挎斗摩托就开跑了。

过了一条街,毛日天扯着这个少佐按在墙角,问道:“佐藤裕在哪里?”

“#¥%@”少佐用日本话骂人,狗剩子一脚过去,他的一条腿就断了,已经骂不出口,只能叫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