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9章 吃醋/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把带血的日本兵服装脱下来,换了一身地主的衣服,羊皮大氅,狗皮帽子,不像地主,倒像智取威虎山中的杨子荣一样,狗剩子换完了看着像黄世仁。

俩人换完衣服,回头一看,馒头就剩一个了,柳小婵拿着递给毛日天:“你先垫个底。”

狗剩子怒道:“我跑了一趟白忙乎啊?”

柳小婵呲牙一笑,说:“回头到海边我负责打渔行不行?”

三人骑马回去,到了海边找到那艘压着厚厚积雪的游艇,远远就看见窗口上趴了一个冻得红扑扑的小脸蛋,是毛桃儿在翘首以盼呢。

毛桃儿看见毛日天他们他们回来了,乐得从小窗户就钻出来了,叫到:“你们可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找你们了!”

三匹马踏着冰跑过去,毛桃儿从船上直接跳下来,跳到了毛日天的马上,抱住毛日天,竟然双眼含泪,说:“担心死我了,老三他们说就你们了几个人在城里,城里有好几千的敌人呢!”

毛日天抚着她的后背说:“不要紧,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柳小婵已经走到船上,回头冷冷地说:“亲热够了么?这个姿势骑马很好看么!”

毛日天赶紧把毛桃儿推起来,让她先上船,然后自己把马拴在船边,跟着上船,柳小婵已经进屋了。

毛日天跟进去,只见伊琳娜忙得满头大汗,老三在一边帮着打下手呢,屋里的电线弄得和蜘蛛网一样。

一看毛日天回来了,伊琳娜擦了一把汗水,说:“小毛,我想通了,把磁电机和发电机相连,如果一同发电,达到最大功率……”

毛日天一摆手,说:“别说公驴母驴了,我也不懂,你就说咱们没有天上打雷闪电的,能不能穿越?”

伊琳娜说:“理论上可以,不仅仅是光电霹雳可以改变磁场,就是声波应该也可以!你过来,我来教给你怎么开动这台主机!”

毛日天说:“有你这个专业的,总要教我干嘛,我有那时间还不如打坐一会儿提升我的灵气,我还能飞得更高一些。”

伊琳娜说:“你必须学,不但你要学,毛桃儿柳小婵狗剩子都要学。”

“为什么?你办学习班呀?我们可是没有钱给你!”

伊琳娜说:“我有我的道理,你看呀,每一次穿越,说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我研究了传感器,你们把这个小型传感器带在手腕上边,到时候在主机这边,就可以显示你的方位和年代了。而且,都会开的话,即便是以后再失散了,不管谁和游艇在一起,都可以开着穿梭机过去接人。”

毛日天犯愁说:“你这么说,还是这台机器没有谱呀,你就好好再深入研究研究。”

伊琳娜笑道:“在这种环境下我能逐步完善穿梭机,已经很厉害了,你不夸我还训我,你这个老板可是不太好伺候。”

毛日天说:“怎么不好伺候,一晚也就三次。”

伊琳娜一脚踢过来:“找到柳小婵了还敢这么放肆,不怕挨打么?”

毛日天笑着闪开,回头出去了,到了自己睡觉的那个船舱,只见柳小婵和毛桃儿争床铺呢!

柳小婵在床上躺着,毛桃儿就站在一边,小嘴叭叭叭地说个不停:“本来这个床铺就是我的,这船上就这么一个床铺,是伊琳娜姐姐的,后来我来了人家伊琳娜姐姐就让我睡了,毛日天也不和我争,你咋还后来者居上,讲不讲道理?”

“不讲。”柳小婵就两个字,把毛桃儿噎的“哏儿”的一声,俩手叉腰,大眼睛瞪得溜圆,说:“哎呀你个不要脸的,还直接就承认了自己不讲理!本姑娘不讲理的时候你还不知干嘛呢,要不是看在毛日天的面子上,我今天就……”

柳小婵又说了俩字:“走开!”打断了毛桃儿话。

毛桃儿可是真急了,长这么大,除了额娘萌妃没有一个女人敢对自己这么说话,即便是额娘看见自己真的生气了也会让着自己的,但是眼前这个丫头竟敢这么大胆,顿时恼了,伸手就去抓柳小婵的脚脖子。

柳小婵让她抓住左脚,右脚就抬起来了,毛日天吓得赶紧扑过去按住了柳小婵的右脚,她这一脚要是蹬出去,毛桃儿不用飞行术就得飞。

柳小婵瞪眼看着毛日天:“干嘛?怕我打你的小妹妹呀?”

毛日天尴尬一笑,说:“什么小妹妹,那是我…对了,我还没和你说,这个女孩子是清朝的格格,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

柳小婵说:“我管她什么格格不格格,皇后来了我的床也不给她!”

毛日天本想说,这个女孩就是呆小萌的女儿,但是害怕柳小婵一下就联想到毛桃儿是自己和呆小萌生的孩子,到时候这个疯丫头恼起来,可别把毛桃儿给掐死。

毛日天搂过毛桃儿说:“桃儿,姐姐杀鬼子累了,让她歇着吧,我带你去伊琳娜那里,她说要教你们学用穿梭机。”

柳小婵“哼”了一声,“还桃儿,叫的挺亲热,咋不叫毛桃儿呢,听着还解馋!”

毛桃儿回头说:“我是叫毛桃儿呀,以前叫爱新觉罗.桃儿,现在就叫毛桃儿!”

毛日天赶紧把桃儿拉了出来,柳小婵又哼了一声,说:“屡杆爬,看你长得像个毛桃!”

一出舱门,狗剩子在这儿站着听呢,见毛日天出来,说:“你看看,身边女人多了是不是闹心?”

“滚一边去。”毛日天心烦,推开狗剩子把毛桃儿送到伊琳娜那边去了。

这时候天都亮了,老三的手下弄了好多酒菜回来,并且带来消息,云海府城内戒严了,说从南边又调过来鬼子一个大队,云海府城里的伪军已经全都撤离了,到云海府以北的万户山去了,估计也是进山当土匪去了。

鬼子扫荡的部队就已经紧急撤回,所有跟着扫荡的伪军都在接受调查,城门封闭,看来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有什么举措对付外界了。

毛日天拿了一只烧鸡奔船舱,一推门,门还被柳小婵在里边插上了,敲了几下说:“馋丫头,吃饭了,烧鸡!”

“不吃!”

“烧鸡!”毛日天以为柳小婵没听清。

“烧鸡也不吃!”

这是为了啥呀,和毛桃儿那个小丫头吃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