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3章 数鸭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桃儿说:“我们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我害怕这两人半夜里忽然变成两只超级大猫,那岂不是和老虎一样了,猫也是吃肉的!”

毛日天安慰着毛桃儿,心里不由担忧。如果现在换做只有毛日天一个人,他会坦然面对各种突变,但是现在有毛桃儿在,毛桃儿不是柳小婵,没有杀敌的本领,也不是呆小萌,没有自保的能力,她完全要依仗自己的保护,所以他现在害怕了,害怕自己保护不了毛桃儿。

毛日天说:“我看这老两口既然能坦诚相对,说明他们没有恶意的。我们今晚在这养精蓄锐,明天白天我带你进城去,看看到底是真的变化了,还是这老两口子是老糊涂了,在胡说八道。”

毛日天躺在炕上睡觉,毛桃儿就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他身边,把头枕在他的胸膛上,说:“毛日天,你唱歌哄我睡觉,要不然我睡不着!”

毛日天用手拍着她的背,本来想唱首歌,但是开口都是情情爱爱的歌,也不合适对着毛桃儿唱呀,就说:“我也不会好好唱歌呀!要不然你给我唱吧,唱着唱着就困了。”

毛日天怀里搂着一个小美女,虽然是自己的女儿,但是毕竟实际年龄只差了八岁。虽说毛桃儿年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换在平常的日子,是不会和她睡在一个屋子的,但是现在不同,不说随时可能出现危险,就算是这里是安全的,但是毛桃儿彻底吓怀了,现在就趴在自己身边都睡不着,哪忍心让她离开自己。

毛桃儿听毛日天让她自己唱歌,就说:“那我来唱,你不要笑我。”

“怎么会呢。”毛日天笑道,手还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拍,想不到自己二十二岁就要哄孩子了!

毛桃儿声音甜美娇柔,轻声唱到:“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毛日天没听过这首歌,听曲调优美,略带忧伤,知道一定是毛桃儿她们那个时代的歌,就问:“你和谁学的?唱的真好听,不过什么意思,我都没听懂。”

毛桃儿说:“这是我和宫女学的,她在进宫以前和她娘学的,她说她娘年轻的时候很会唱曲,后来岁数大了就没有人用她唱了。这是用北宋词人柳景庄的词蝶恋花曲牌子改的歌,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意思么?”

毛日天说:“我从小不爱学习,中国的历史还得伊琳娜那个洋丫头给我讲呢,当然不知道这个柳景庄是谁,或许也是柳小婵的祖宗吧。”

毛桃儿说:“他这首词的意思就是,我伫立在高楼上,细细春风迎面吹来,极目远望,不尽的愁思,黯黯然弥漫天际。夕阳斜照,草色蒙蒙,谁能理解我默默凭倚栏杆的心意?本想尽情放纵喝个一醉方休。当在歌声中举起酒杯时,才感到勉强求乐反而毫无兴味。我日渐消瘦也不觉得懊悔,为了你我情愿一生憔悴。”

毛日天虽然文化低,但是并不傻,听毛桃儿这么说,赶紧说:“这种低迷的歌不合适你唱,你年纪小,前途一片大好,应该唱些活泼快乐的,比如‘数鸭子’了,‘我有一头小毛驴’之类的,我经常听我们村的幼儿园里小朋友唱,一听那个歌,心情可好了。”

毛桃儿一笑,说:“那你又不唱给我听,我可不会你们那个时候的歌。”

毛日天说:“好,那我就给你唱歌数鸭子。”

“好呀,你唱的什么歌我都爱听。”毛桃儿微笑着闭上眼睛,依旧趴在毛日天的胸口,倾听他的歌声。

毛日天清清嗓子,低声唱到: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快来快来数一数

二四六七八

嘎嘎嘎嘎真呀真多鸭

数不清到底多少鸭……”

毛桃儿“格格”乐出了声,说:“你唱的可真难听。”

毛日天说:“是你让我唱的,还来笑我,那我不唱了。”

“不行,你唱,你不唱我睡不着觉。”毛桃儿撒着娇说。

毛日天无奈,又唱到:

“赶鸭老爷爷胡子白花花

唱呀唱着呀呀歌还会说笑话

小孩小孩快快上学校

别考个鸭蛋抱回家

别考个鸭蛋抱回家……”

毛日天说:“桃儿,要是咱们能回到现代,我一定送你去上学,你这么聪明,一定会考上大学,比你老爸和你老妈都有出息!”

毛桃儿发出轻微的鼾声,已经睡着了。这丫头实在太累了,本来是精神绷紧睡不着,和毛日天说一会儿话,精神终于松懈下来了。

毛日天松口气,自己也闭上眼,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毛桃儿惊叫道:“不要咬我,不要咬我,毛日天,快来救我!”

毛日天吓得“嗖”的一声就跳起来了,瞪眼叫到:“谁也不要伤害她!”但见毛桃儿捂着头躲在墙角,混身发抖。

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毛日天知道毛桃儿这是做梦了,赶紧过去唤醒她:“桃儿,不用怕,有我在,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毛桃儿听见毛日天声音,松开手看着毛日天,扑进他的怀里,哭到:“我梦见额娘了,但是随后就又梦见那只大王八在追我,都咬到的我的脚了。”

毛日天说:“不怕不怕,你是太累了,不要害怕。”

这时候,毛日天却听见了院子里有声音,“嘁嘁喳喳”的声音,此起彼伏。

毛日天伸头往外一看,只见院墙上露出不少的小脑袋,一个个尖尖嘴,支棱着耳朵,竟然和白天看到的那群老鼠差不多,他们在相互“嘁嘁喳喳”的交流着。

“糟糕!”毛日天把手按在毛桃儿的头上,由百会穴向后梳理到玉枕穴上,输入灵气,毛桃儿逐渐的呼吸均匀,又睡着了。

毛日天把毛桃儿轻轻放在炕上,然后就要出去看看是否能赶走这帮家伙。但是不知道究竟来了多少,要是多的话,恐怕就要背起毛桃儿跑路了。

这时候屋门一开,房主人老头和老太太走了出去,老太太拄着一根棍子,老头怀里抱着那个他们的宠物小女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