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9章 捣鬼/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这时候有些怀疑了,玉女看样子也不是像是品质不端的女孩子,应该不会这么毫无来由的耍戏自己。而且她那么害怕被自己看见身子,又怎么可能脱得这么光来勾引自己呢?

毛日天说:“你先别吵,让我来捋一捋。”说着就要往前走,玉女在桌子后边一伸手:“站在那里捋,别往前来。”

毛日天抖手把仙衣扔了过来,说:“你穿上吧,我不看你,和人间女人都一样,有啥可看的!”

“你……”玉女气坏了,说,“等我穿上衣服,看我怎收拾你!”

毛日天倒不在意她说什么,问道:“你有没有在洞口和我说‘公子,其实……我很喜欢你……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你……你说,我是不是很傻!’这些话?”毛日天学的惟妙惟肖,玉女的眼睛珠子瞪得圆圆的看着毛日天,忽然笑了起来,说:“你是不是疯了,我才不会这么说,太肉麻了!”

毛日天说:“那你过来让我看看!”

玉女走过来,说:“我穿了仙衣,你看也看不透了!”

毛日天说:“谁要看你身子,我看你说没说谎,我问你的话,你就想就行了,不用回答!”说着,把大拇指顶在太阳穴上问道:“你是不是捉弄我?”

玉女脑子里飘过“我捉弄你干什么?”

毛日天又问:“刚才是不是和邪女说喜欢我?”

玉女没说话,眉头皱起来,毛日天在她脑海中看到“谁说了,我才不会和邪女说!”

毛日天又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大脑进入纷乱状态。

毛日天刚要把手收回来,只见玉女脑海中又出现一行信息,还有配图“我是喜欢你,但是这话能随便说么!我是神仙呀!”配图竟然是自己抱着玉女。

只见这个配图划过去,玉女脑海中忽然一颤动,出现信息“坏了,这小子是不是在用读心术?”

毛日天说:“是呀,我是读心术,怎么了?”

玉女吓得急忙跳开了,脸比西红柿还要红,说:“你这人坏死了,我一时大意,竟然忘了世上还有这样一种法术!”

毛日天把手拿下来,玉女躲在一边不过去,说:“难怪你姿势那么难看,原来读心术是这么用的!”

毛日天大笑:“原来你也有不会的!”

玉女说:“有什么了不起,只是观音大士说我是女孩子,不合适总去窥探人家的心思,所以就没有让我练,会读心术很了不起么,有时候人想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毛日天微笑道:“人可以说谎骗人,但是脑海中所想的,永远是最代表自己真实的内心!要不然你过来,再让我看看你!”

“不了不了。”玉女赶紧用手捂住了脑门。

这时候毛日天才想起刚才在玉女脑海中读到的信息,说:“你过来吧,我和你说说这两天的事儿。”

玉女坐到石几那边,说:“你说吧,我在这里听着。”

毛日天笑道:“我不用手指顶住脑门是接收不到你想什么的,不用坐的那么远。”

玉女这才半信半疑走过来,毛日天坐在象牙床头,她就用半个屁股坐在了床尾,问:“你要说什么?”

于是毛日天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一起都说了一遍。

玉女听了脸又红了,不过这次不是害羞,是气的,她是真生气了,站起来说:“一定是九天邪女这个坏女人!”回头对毛日天说:“你也是不长心,我是当面说这些话的人么?你不知道邪女有法术,还喜欢捉弄人么,她出不去乾坤洞,所以才在洞口飘着!”

毛日天说:“那我刚才进来的时候,明明看见是你和邪女两个人在说话,进洞的时候也是跟着你进来的!”

玉女说:“傻瓜,那是邪女的障眼法,你看见我和邪女在一起,那个我就是邪女变的,至于那个不说话的邪女,她随便找点东西变了出来自己的模样就行了!”

毛日天恍然大悟,想要耍戏自己的不是玉女,而是九天邪女,而她这么做,无非就想促合自己和玉女在一起让玉女犯错!

玉女也很是恼火:“我这么费尽心力给她讲经,她居然背后算计我,我一定不能饶她!”说和,在墙上拿起一串用钻石穿成的鞭子,就往外走,说:“你跟我来,我去收拾她一顿再说!”

毛日天见她气势汹汹,赶紧跟了出去,问道:“你不会是真的动气了吧?你不是说神仙要有包容心么?”

玉女说:“那我打她你会不会心疼?”

毛日天说:“不好吧,我不喜欢暴力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外边,一看邪女一脸笑容坐在水潭边,玉女顿时火就更大了:“你还敢坐在这里笑,撅起屁股来,我要用百钻鞭打你!”

九天邪女说:“观音大士给你留下百钻鞭,是让你防止我逃走,怕你打不过我,所以才留下的,我没有逃走,你凭什么对我用刑?”

“你蛊惑他人对我居心不良,就是要逃走!”玉女气呼呼地说。

九天邪女说:“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我的本意是想让你俩和好,你和一个凡人闹意见,我是害怕给仙界造成不良影响,现在好了,你们俩看来和好了,我可以放心了。你要是平白无故打我,你就是犯戒了!”

玉女气得回身一鞭子打在岩石上,一块石头顿时被打成碎片了。

毛日天见百钻鞭挥舞起来,光华万道,夺人二目,所到之处,铁石成灰,简直比吞龙斩威力还要大得多了,不由咂舌不已。

九天邪女说:“我佛有云:当你看清了一个人而不揭穿,你就懂得了原谅的意义;讨厌一个人而不翻脸,你就懂得了至极的尊重。活着,总有你看不惯的事,也有看不惯你的人。茶,不过两种姿态:浮、沉;饮茶人不过两种姿势:拿起、放下。人生如茶,沉时坦然,浮时淡然,拿得起也需要放得下。有时候,你选择了放弃不争不是因为你输了,而是因为你懂了凡事顺其自然,做好自己,剩下的交给时间和上天!”

玉女怒道:“你这种人,不配说佛!”

但是邪女依旧笑语盈然,气势上,玉女已经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