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5章 麻将馆约二妮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出去先到狗剩子家看了一眼,没有人,而且那个房子感觉和自己印象中的的房子不太一样。

过来一个不太熟的村民,毛日天问:“这是狗剩子家么?”

那个村民翻了个白眼:“谁是狗剩子?”

哎呀卧了个槽,狗剩子的大名居然还有不知道的?毛日天心里奇怪,没有多说,去了超市。

毛日天到了娜姐的超市,看着忙忙乎乎的娜姐,不由想起她疯了时候的样子。

娜姐忙乎完了别人,回头看见毛日天瞪眼看着自己,那种眼神,无比爱恋的样子,就好像一个老爷爷看着自己顽皮的小孙子一样。

娜姐一笑:“你干嘛呀小毛,我脸上有东西么?”娜姐说着照照镜子。

“不是,我是看娜姐好看,你越来越漂亮了。”

“就你会说!”谁不喜欢有人夸,尤其是帅哥夸你,不高兴才怪,毛日天拿了几代方便面和火腿肠,猪头肉,娜姐都不想收钱了,毛日天硬是扔给她,说:“娜姐,我打听点事儿。”

“说吧,什么事儿?”

“咱们村的狗剩子……你该认识吧?”

“谁呀?我知道有个二狗,不知道谁是狗剩子!”

“不会吧?二妮儿的老公呀?你会不认识?经常到你这里来买酒喝的那个马宝来呀!”毛日天大为惊讶!

娜姐笑了,伸手摸摸毛日天的额头:“没发烧的小毛,二妮儿还没结婚呢,对象都没有,你居然给她弄出个老公,是不是想挨揍呀?”

毛日天彻底蒙登了,拎着东西往出走,遇上大贺走进来,毛日天和他打招呼,大贺就是拍了毛日天肩膀一下,根本看不出有多亲近来。这倒是有情可原,这时候俩人就是熟悉,没有在一起共事,谈不上多深的交情。

毛日天往家走,心说不行,我的弄明白,乡村里一切都没有变,怎么不见我最好的朋友呢!

他直接奔麻将馆,在那看见二妮儿正玩的欢呢,一个小青年站在二妮儿背后支招,有时候一只手还放在二妮儿的肩膀上,二妮儿只顾着打麻将,并不介意。

毛日天一看这小子他认识,是牛头村的一个木匠,以前和狗剩子在一起干活,来过狗剩子家,还是二妮儿的一个追求者,后来被狗剩子打跑了,他叫王栓。

毛日天走过去,把王栓的手从二妮儿肩膀上拿下来,推到一边,说:“走开!”然后招呼二妮儿:“别玩了,我有话问你。”

二妮儿抬头看看:“小毛呀,有啥话说吧,我这坐庄呢!”

毛日天说:“坐什么庄,快出来,要不然牌我给你掀了。”

王栓在身后一扯毛日天:“哎呀,你挺牛逼呀,还想掀桌子,找揍是不是?”

赵疤瘌这时候也站过来了,说:“小毛,这是叔的场子,别闹事儿!”

毛日天回手一把扭住王栓的手腕子,本来找不到狗剩子他就挺闹心的,王栓这人他又不得意,扭着他就往门口走,王栓被他扭着胳膊转不过身,想要反抗有没有那么大力气,感觉毛日天的手像老虎钳子一样。

推他到门口,毛日天抬腿一脚,这小子一溜跟头滚了出去,一个狗吃屎,门牙都掉了一个,吓的不敢再进来,捂着嘴说:“姓毛的你等着,我去找治保主任去!”

毛日天没搭理他,回头有往过走,被赵疤瘌挡住了,赵疤瘌身高一米八三,比毛日天要高几公分,长得也宽阔,所以没把毛日天当回事儿,拦住他说:“咋地小毛,你还真的想砸我场子呀?叔哪里得罪你了?”

旁边的几个小年轻的是给赵疤瘌捧臭脚的,一看疤瘌哥不高兴了,都站起来了,毛日天要是翻脸,这些人马上就要动手。

此时的毛日天,抬手之间就能让这几个人人头落地,但是他不能那么干,持强凌弱不是毛日天的性格,他看看赵疤瘌一脸怒气,就说:“赵叔,我就是想和二妮儿说几句话,没有别的意思。”

赵疤瘌说:“我知道你和李颖黄了,你要追二妮儿我管不着,但是你跑到我这儿来生拉硬拽,我就不能让了!”

呀,这消息咋这么快呢,李颖刚从家里跑出来,他们就知道我俩黄了?毛日天回头一看王迷瞪老婆大喇叭在屋里坐着呢,那就难怪了,这个婆娘没事儿的时候还要找点事儿出来广播一下,听见我那屋和李颖吵架,她要不马上出来说说,都能憋出病来。

毛日天说:“我没有追二妮儿的意思,真的就是说几句话。”

毛日天说完。隔着赵疤瘌看着二妮儿,说:“你出来一下呗?”

二妮儿脸都红了,麻将馆里好几十人呢,毛日天居然公开约自己,哪好意思出去呀,对毛日天说:“有啥话你就在这儿说,我不出去!”

毛日天见赵疤瘌挡着自己,也不好动粗,就说:“我就想问问你和狗剩子的事儿!”

二妮儿的脸更红了:“你赶紧走,我不想和你说话!”

毛日天一看,这是啥情况呀,不提狗剩子还好点,很娇羞地看着我,一提狗剩子,这咋还火了,好像狗剩子是句脏话一样。

毛日天一看再说啥二妮儿也不搭理自己了,也不能打过去逼着她说,于是转身往出走,说:“二妮儿你要是有空待会去我家一趟。”

二妮儿说:“不去。”

毛日天碰了个钉子出来,回到家,见门大开着,毛桃儿在炕上躺成了一个大字型。

毛日天扯了条毯子给她盖上,见她睡的安详,心说,还是和平社会好呀,不用为生命安危担心。这妮子跟着自己穿越了民国和未来,越走越是惊心动魄,这一回算是没有危险了。

毛日天想到这,自己也觉得松了口气。虽然要找的人还都没有找到,但是毕竟来日方长,慢慢找就可以了,不会随时跳出个土匪或者鬼子,又或者妖兽什么的东西来侵袭自己了。

他拿了一个枕头,把毛桃儿推到炕头,自己在炕梢,也躺下来,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忽然,门外有人进来了,毛日天听见了,但是迷迷糊糊的,也不愿睁眼,稍微透视一下眼皮,见进来的原来是原治保主任,胡大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