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0章 烫掉了宝贝/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候天闷,二妮儿和毛桃儿一进去就脱了外衣,二妮儿一看毛桃儿里边穿这个肚兜,不由笑得直不起腰,问道:“妹子呀,谁给你做的这个内衣呀?配上你的这两个小抓髻,你是哪吒呀?”

毛桃儿说:“有什么好笑的,我们那时候都那么穿,而且这个还是毛日天在一家大户人家给我弄来的呢。我看看你的,呦呵,你在胸上扣两个碗干嘛?不过别的不说,你这里还真的挺大的,比我额娘的大一些,我小时候就喜欢抱着额娘的大奶睡觉。”

毛桃儿说着,用手指捅了捅二妮儿那个弹性大波。

二妮儿被她的天真逗得一个劲儿笑,说:“行了,明天姐姐就开始打造你,你今天不是赢了好几百么,明天咱俩去水岭镇,我给你买衣服,给你换个头型,保证你迷死全村的男人。”

毛桃儿也笑了:“这个志向好像不是很大。”

二妮儿说:“快点把你的肚兜脱了吧,我看着就想笑。”

毛桃说:“那我也不能光着膀子呀!”

二妮儿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件小背心,说:“穿这个,这是我前几年的,那时候胸没有这么大,你穿应该差不多。”

毛桃儿脱去肚兜,换上了小背心,窗外的贴树皮本来想等着毛桃儿换背心的时候开开眼,哪知道这一瞬间被二妮儿无意中把他视线给遮住了。

这小子一着急,差点想从窗子钻进去,额头轻轻在窗户上碰了一下,屋里的二妮儿大大咧咧没有啥感觉,但是毛桃儿却多少遗传了呆小萌的警觉性,听到了一点声音。

毛桃儿并没有声张,又没有通知毛日天的方法,就对二妮儿说:“我想要洗个澡再睡觉,二妮儿姐你烧点水可以么?”

“行呀,我也爱干净,每晚就算是不洗澡也要洗脚,还要那个地方。”说着,笑着去厨房烧水。

窗外的贴树皮乐得差点没起来跳一曲,有的看啦,小美女和大波霸一起洗澡,多么美好的时刻呀!

二妮儿烧水,毛桃儿就在一旁站着陪着,问道:“二妮儿姐,你喜欢毛日天么?”

二妮儿一愣,歪头想了一下,说:“没有啥感觉。我俩不是很熟,而且,毛日天有女朋友,叫李颖,长得可漂亮了。”

毛桃儿说:“已经黄了,我听毛日天他们说话,好像是李颖移情别恋了。”

“呦,那小毛可是怪可怜的。其实小毛这个人不错的,只是我和他没有太深接触。要是他追我……或许我也能同意。”二妮儿一半玩笑一半真的说着。

毛桃儿说:“我跟毛日天在一起的时候,他常说起你的,说你烙的饼好吃。说和你们两口子关系是最好的。”

二妮儿笑到:“他有病吧?我啥时候烙饼给他吃了,再说我现在连对象都没有,哪来的两口子呀!毛桃儿,要是小毛真的这么说了,我建议你让他去看看精神科的医生,是不是产生妄想症了?”

毛桃儿摇头:“我看不像,我也不知道这里的原因,还是你们以后自己解决吧。我还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毛日天,原来你也不是很喜欢他。”

二妮儿笑笑没说啥,感觉毛日天神经兮兮的,这个毛桃儿也有些怪怪的。

水烧开了,二妮儿说:“洗澡吧,条件有限,没有淋浴房,就只能在屋里洗了。”

毛桃儿说“你先洗,你洗完我再洗。”

二妮儿客气几句,见毛桃儿始终坚持让自己先洗,就不客气了,以为毛桃儿是有些害羞,就说:“好,炉子上留着半壶开水,一会儿我洗完了给你换水。”说着,就把罩子解了下来。

外边爬窗户的贴树皮顿时眼睛一亮,心说:“平时隔着衣服看,只觉得大,没想到还这么白呀!”

毛桃儿见二妮儿坐进大澡盆里了,就说:“我去给炉子添点火,水别凉了。”

毛桃儿去外屋了,二妮儿自己坐在大澡盆中洗澡,却不知道外边窗户上趴着一个人,贴树皮的鼻子都在玻璃上顶扁了,恨不得离得再近一些。

忽然有人招呼了一声:“喂,好看么?”

“好看,真白……”贴树皮刚一回答,感觉不对,回头一看,一个小美女不知道啥时候无声无息地站在了身后,手里还拿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水盆。

贴树皮刚一回头,“哗”一盆开水,全都泼在他的怀里了,这小子就穿着大背心和大裤衩子,这一盆翻花的开水浇过来,受伤最严重的就是肚皮以下的那一块,本来还在挺立,瞬间就脱皮蔫吧了。

贴树皮愣了一秒钟,然后捂着肚皮就倒下了,“嗷嗷”的惨叫。

毛桃儿还不依不饶呢,在一边拾起一把铁锹,照着这小子就拍:“我让你偷看,让你不学好,送到净身房阉了你!”

二妮儿听见外边忽然有男人嚎叫声,吓得赶紧湿着身子就穿衣服,光着脚就跑出来了,一看毛桃儿在打人,赶紧拉住问道:“咋回事儿吗,毛桃儿?”

毛桃儿说:“我刚才就听见窗户外有人,我说烧水洗澡,看看是不是毛日天,要是毛日天肯定不会偷看,这人不走,一定不会是毛日天,我就悄悄端盆开水出来,给他也洗洗!”

二妮儿一听接过来铁锹,说:“那是该打!”说着,抡起铁锹就拍。

拍着拍着觉得不对劲儿,回头问毛桃儿:“你知道外边有人,你还让我脱衣服洗澡,我说你咋不先洗呢!”

毛桃儿说:“要是都不洗,没有诱饵这小子能这么全神贯注看着屋里么,我的开水也浇不到他呀!”

二妮儿气得拍了毛桃儿屁股一铁锹,骂道:“你这小妮子太坏了,让我来当诱饵。”

毛桃儿忙说:“因为你还长得比我漂亮呀,身材又比我好,所以你当诱饵才行,也不是任谁都能当得了诱饵的。”

二妮儿被她一捧,顿时就乐了。

地上的贴树皮可是疼的受不了了,二妮儿的铁锹不拍了,这小子赶紧往下褪裤子,裤子下来了,一层肉皮也跟着下来了,这小子看着吓得直哭:“妈呀,完了完了,宝贝掉了!”

毛桃儿说:“别哭了,不打你了,回家去吧,以后不许在偷看别人啦。”

贴树皮骂道:“别他妈说风凉话了,快送我上医院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