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章 云海街头小萌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桃儿跟着跑出来,说:“你们可不要再去了,二妮儿姐气哭了,她说你们欺负人,非要让她嫁老头!”

狗剩子仰天长叹,说:“难道我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么?我从民国活到现在,最大的动力就是要再和二妮儿续前缘,但是想不到,几十年的梦白做了!”

毛日天看着狗剩子老泪纵横,不由心疼这个发小,抓他过来搂在怀里,说:“老铁,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把你老婆弄回来,实在不行,我们找伊琳娜去,让她再研究时空机,到2018年去把那个认识你的二妮儿接回来!”

狗剩子问道:“真的可行么?”

毛日天说:“可不可行也得试一试呀,那个二妮儿和你是从小的感情,这个二妮儿讨厌你到了骨头里,你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狗剩子像个孩子一样把头拱在毛日天的怀里,说:“老铁,我就全靠你了,我老了,精力都不像以前那么充足了,要不这样吧,我把我的公司给你了,以后我就在湖山村养老,把别墅盖起来,就在那儿等着你回来。”

毛日天说:“你的公司我不要,但是看你现在无精打采的样子,也不如以前那么精神了,以前干啥都颠三倒四的,现在恐怕更不行。”

狗剩子不高兴地说:“我大小也是个公司老总,能不能别这么埋汰我!我自己说是谦虚,你说我咋这么不爱听呢。”

毛日天一乐:“行了,别穷要面子了。这样,你在这里继续帮着湖山村来修建,我去云海市找伊琳娜,怎么样?”

毛桃儿说:“我也跟你去。”

毛日天点头:“这个自然,以后我走到哪都带着你还不行么!”

当天晚上,杨大虎在村部装备下了套房狗剩子都没有去住,就在毛日天家跟毛日天睡在一张炕上,毛桃儿睡在东屋,他俩睡在西屋,彻夜长谈,叙不完的旧,说不尽的话。

第二天早上这俩人才睡觉,睡到日上三竿,海老头在外边招呼:“马总,咱们今天都干啥?”

毛日天起来走出去问海老头:“你认识我不?”

海老头摇头:“我不认识你!”

毛日天说:“我可认识你,你个老乌龟!”

海老头吓得一跳,惊慌地问:“你怎么看得出来的?”

毛日天说:“以你的智商,和你说也说不明白!”

毛日天吃过午饭以后,带着毛桃儿,开着狗剩子的劳斯莱斯,就奔云海市去了。

到了云海的时候,天色已晚,就找了个宾馆先住下,开了两间房,毛桃儿自己一间。

毛日天晚上睡不着,想要出去走走,也没叫毛桃儿,就自己出去了,没开车,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走。

本来现在这个时候虽然晚,也可以去洼谷大街678号去找伊琳娜和威尔士教授的,但是一想现在的威尔士和伊琳娜还不认识自己,贸然上去,或许会遭冷遇,还是等明天早上,买上礼物,有些诚意过去拜访吧。

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这条大街沿着市中心的瑞河,一边是铁栏杆,另一边是夜市儿,都是烧烤大排档,中间的路很宽阔,不过被食客们的车停的乱七八糟,也不显得宽阔了。

忽然前边有吵闹声,毛日天快步走过去,只见几个小流氓围着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正在叫嚣,一个染着奶奶灰的小流氓用手抓着马尾辫的手腕子,说:“臭丫头,放老子鸽子,以为老子再也找不到你了是不是?老子在云海市翻了十几天了,就为了抓你,这回你还往哪跑?”

马尾辫女孩挣扎不开,说:“你赶紧放手,要不然我就叫警察啦!”

那小子骂道:“叫警察他妈的老子也不怕,我有道理的,是你先偷了我的钱包,还放我鸽子,今天老子也不要哪几千块钱了,你就陪老子睡一宿,咱们就揭过去这一页,要不然我这几个兄弟就把你扒光了扔大街上,看看谁丢人!”

马尾辫忽然一低头,张嘴就咬那个奶奶灰小流氓的手,那小子一疼,松手了,马尾辫回头就跑,毛日天一看马尾辫的容貌,不由得浑身上下的“酥”的一下,这女孩子长得俊俏呆萌,不是呆小萌是谁!

眼看着呆小萌一转眼就被六个小流氓给抓回去了,按在江边的铁栏杆上,就要扒裤子。

呆小萌就穿了一条牛仔短裤,纽扣的,连裤腰带都没有,解开纽扣,一扯拉锁就真相大白了,吓得呆小萌连忙叫饶:“别别,大哥,我陪你去宾馆咋样?”

那个奶奶灰说:“不行,你咬了我一口,我现在都信不着你了,咱俩就到大坝下边去,我这几个兄弟围着,我把你干了,咱们算是一笔勾销,要不然你到了宾馆大喊救命,有人报警我还麻烦!”

呆小萌说:“也行,那咱俩到下边去吧。”

几个小流氓一看呆小萌还挺配合他们老大,就把手松开了,想不到呆小萌抬腿一脚,正中奶奶灰命根子,然后翻身就要跳下大坝,但还是慢了一步,被身边的人一把扯了下来,按在地上。

奶奶灰彻底火了,捂着裆叫到:“给我扒了,他奶奶的,老子今天必须废了她!”

这几个人就要动手,毛日天走了过去,说:“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赶紧在我面前消失,不然你们下场会很惨!”

奶奶灰一抬头,看看毛日天:“卧草,嗑瓜子嗑出一个臭虫,你算老几呀,敢和我这么说话,知不知道我是谁呀?”

毛日天说:“1……2……3”

奶奶灰乐了:“草,还真数三秒呀,现在三秒过了,我不还是我么?我怎么了!”

他说完这句话,他身边的小流氓忽然感觉好像有人影子晃了一下,再看,奶奶灰不见了,就听铁栏杆后边的大坝下边有人喊:“救救我,快点拉我上去!”

这几个人赶紧到铁栏杆那边往下一看,奶奶灰在三米多高的大坝下边躺着呢,半截身子在水里沁着呢,谁也不知道他怎么下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