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0章 一对钢刀/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胖子喊道:“你们俩下去把吴少爷拉上来,你们给我上,揍这小子。”

毛日天这时候过来把呆小萌扶起来了,看见三个小流氓掏出刀来了,直奔自己而来,就把呆小萌拉到身后,迎了过去。

三个小流氓手还挺狠,刀子对着毛日天的肚子大腿就扎,一点也不手软。

如果这三人要是虚张声势,比划比划就算了,毛日天也不一定发火,少年人做点错事儿,也不是不可原谅的,但是这几个小子拿着刀子就捅人,不知道谁给他们的胆量。

毛日天手一挥,三只匕首断的断,飞的飞,然后每人一脚赏出去,三个小子全都躺下了。

毛日天走过去,说:“今天本不想伤人,但是你们过于嚣张,必须要惩戒一下。”说着,对着每个人的右手腕踩了一脚,这三个小子手腕全都断了。

毛日天说:“以后再要拿刀子捅人的时候,就想一下今天的痛苦!”

那个胖子捂着手腕子,还不服软,骂道:“你妈的,有本事留下名字,老子早晚找到你!”

毛日天更加火了:“还想报复是不是,再赏给你一脚。”说着,一脚下去,这个胖子的左手腕也断了,“还想不想问我是谁?”

胖子这回只是哼哼,不敢再问了。

毛日天一回头,呆小萌居然不见了,毛日天这个后悔呀,早知道不搭理这几个小流氓了,咋还让呆小萌跑了。

毛日天回到宾馆取车,然后开车就去戴一龙的别墅了。

到了那儿,居然根本就不是戴一龙的房子,没有人认识姓戴的。

看来这段历史有变化!

毛日天索性开着车又去找杨咪,杨咪的别墅倒是在那,不过太晚了,杨咪的别墅里边一片漆黑,没开灯。

毛日天把车停在那里,飞身跳了进去,在里边转了一圈,发现主人房睡着以前看见过的那个女佣,还搂着个野男人,心说,杨咪肯定不知道她不回来的时候,女佣就睡她的房间床上。

毛日天知道这个女佣既然敢睡在主人床上,那杨咪就一定不会在云海市,说不定在哪里拍戏呢。

毛日天找不到呆小萌,也找不到杨咪,但是知道她们在这段时空中都活的挺好的,也就不急于一时来找他们了,准备明天找了伊琳娜之后再说。

回了宾馆,已经是半夜了,推开门进去,刚要躺床上睡觉,床上坐起一个人来,一张大白脸吓了他一跳,以为鬼呢,刚要一脚踹过去,认出竟然是毛桃儿贴着京剧曹操的脸谱的面膜。

毛日天不由笑了:“半夜不睡觉,装鬼吓唬我?”

毛桃儿说:“谁装鬼了,我看电视的时候看见说女人贴这个就永远年轻,不贴这个就会变黄脸婆,所以就打电话给同城购,他们给我送来的,我想贴给你看看。”说着,撕了下去,问道,“看看我白了没有?”

“没有贴着面膜白。”毛日天说,“赶紧回去睡觉,我困了。”

毛桃儿说:“我头一回睡得这么舒服,睡不着了。我先看会儿电视,我们那个年代没有这个东西。”

“那你就看吧,去沙发上,我要睡觉!”毛日天把毛桃儿拎起来放到沙发上,自己倒在床上睡了。

第二天一早,毛日天一睁眼,只见毛桃儿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墙上的电视还开着,是新闻频道,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毛日天乐道:“这孩子忽然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一定看什么都好奇,待会找完了伊琳娜,白天带她去游乐场,晚上带她去迪厅,一定乐坏了!”

毛日天起来到洗浴间洗澡去了,刚洗完出来,毛桃儿已经醒了,盯着电视叫到:“毛日天,快来看。”

毛日天问:“看什么?”

毛桃儿说:“这不是咱们穿越过来时候那艘游艇么?”

毛日天一看电视新闻里,正在报到,外景是三号码头,一个打捞船上的起重机打捞上来一艘游艇,果然就是他们用来穿越的那艘游艇。

接下来,游艇上的东西被拆卸下来的场景,毛日天忽然看见,哪些物品中,竟然有一对钢刀!不由惊叫道:“毛桃儿快看,这对刀是柳小婵的!我最后见到她的时候,她就拿着这对刀杀老鼠来着!”

毛桃儿看看兴奋的毛日天,说:“有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你了,你是喜欢我额娘多一些,还是喜欢柳小婵多一些?”

毛日天顿时就不叫喊了,坐过来说:“说实话,咱们爷俩不是外人,她们俩我都喜欢,而且是非常喜欢!我感觉我和别人在一起恋爱的时候,照顾别的女人多一些,别的女人可能也是因为我有一些能力,所以才会接触到我,如果我是个没什么本事的普通老百姓,不要说那些女人,就是狗剩子都拿钱砸我。但是……你额娘估计不会,柳小婵也不会,我和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和钱无关,和能力无关!”

毛桃儿说:“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娶了她们俩?”

“法律不让呀,你不知道法律么,现在的法律还不像你皇阿玛那时候的,现在的法律人人都要遵守的,要不然你的能力再大,恐怕也会活的很麻烦。而且,她们俩怎么可能都嫁给我,我要是说出来,她俩都得不理我!”

毛桃儿说:“我看不见得,柳小婵我不了解,但是我额娘从来不吃醋我皇阿玛有别的妃子,她白天的时候经常和皇阿玛谈天说地的,但是晚上从来都没有和我皇阿玛睡在一起过。”

“从来……都没有?”毛日天问。

毛桃儿点头:“当然,我小的时候我和额娘睡在一起。后来大一些了,我就睡在额娘的隔壁,又是半夜醒了还往过跑,从来没见额娘和皇阿玛睡在一起。”

毛日天心里有些莫名的酸楚,又问:“那这次到云海府,在总督府他们也没在一起么?”

毛桃儿说:“在一个屋子聊天是有的,不过皇阿玛和额娘各有各的房间!”

毛日天不再问了,感觉呆小萌如果真的十三年没有和雍正同房,反倒是呆小萌的一种悲哀,对她很不公平的,不过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窃喜。

这时候电视上又出现一则新闻“昨天晚上,在瑞江边发生一起恶性伤人案件。一个神秘人物打伤了四个青年后逃窜,街上摄像头拍下了这个男人的侧脸,警方正在全力调查此案,凶徒正在缉拿中。”

毛桃儿指着电视屏幕说:“爸,这个人好像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