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8章 求美女治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看看她,说:“你也不是啥好饼!”出手如电,在她肚脐下穴位捏了一把,手中带有一股电流,这女人顿时浑身一机灵,一下就止不住尿意了,哗啦啦当着围观的好几十人就尿了,没有裤子遮挡,里边的丁字裤瞬间就透了,都淌成流了。

围观的人哈哈大笑,有不少赶紧掏手机拍视频,把吴纪和那个女人臊得赶紧往车里钻。

栾兰看着也有些脸红,想要转身走,却被毛日天一把拉住:“姐姐,我请你吃饭。”

此时的栾兰根本就不认识毛日天,哪能和他走,赶紧要摆脱,说:“谢谢了兄弟,我还有事,改天。”

毛日天自然知道栾兰是想脱身,就笑着说:“你不用害怕,我们去你的海天酒店吃饭。”

栾兰更加惊奇:“你知道我的酒店?”

毛日天凑到她耳边说:“我还知道会时常肚子疼,你老公有点毛病,我是神医,你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就永远守活寡了!”

栾兰一听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眼珠子要不是有视网膜包着都要飞出来了,问毛日天:“你到底是谁,咋对我这么了解?”

毛日天微笑着,尽量保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掩盖着痞子气息,要让栾兰相信自己!说到:“我说我会看相,你相信不?”然后稍稍用透视眼再看看栾兰的身子,说:“你左肩上的红痣就代表你这人行经不顺,所以每次来例假的时候就会肚子疼。”

这句话纯属瞎扯,但是栾兰倒是多了几分信任,肩膀上有颗痣,不细看都看不见,这个大男人张口就说出来,再说自己痛经和老公太快的事儿,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老公吴大力是个腼腆的语文老师,绝对不会跟任何人说自己哪方面不不行的,而自己也没说过,这人不是会算命是什么!

这么一说,栾兰还真的有些犹豫了,说:“那你……怎么给我治?多少钱?”

“分文不取!”

栾兰有些警惕,说:“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毛桃儿说:“据我观察,只要是美女,他对着都不错!”

“一边凉快去!”毛日天推开毛桃儿,伸手又拉起栾兰的手说:“姐姐,你我上辈子有缘,所以这辈子还想交你这个朋友,钱是王八蛋才挂在嘴边的,咱们不提钱。”

栾兰贝莱是有些怀疑的,但是毛日天身边带这个漂亮小姑娘,应该不会对自己这个结婚多年的女人有什么坏想法,何况他选择的地点还是自己的酒店,那里保安就二十多个,谅他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要是真的能治好自己和老公的毛病,那可就捡到宝了。

栾兰点头说:“那走吧,去我酒店,我请你们。”

毛桃儿笑道:“好呀,跟着神医的感觉就是好。”

毛日天开车,拉着她们直接到了栾兰的海天大酒店的大厦,栾兰找了一个豪华包间,大桌子比床都大,上了八菜一汤,但只是这一桌子菜,也得在两千块钱以上了。

三人都不喝酒,吃了一会儿,毛日天直接奔正题,说:“兰姐,是在这儿,还是回你家里去给你治疗?”

栾兰说:“我现在肚子不疼,也能治么?”

毛日天说:“只要你能相信我,我就能治!”

栾兰点头:“好,我信你,但是我要知道你怎么给我治,吃药的话……那就免谈了!”

毛日天知道栾兰怀疑自己是卖假药的,就笑道:“方法很简单,但是必须你信任我才行!我只是把手按在你肚子上的穴位上,用气功治疗!”说着,伸出一只手来!

“不行!”栾兰哪能让一个陌生男人来摸自己的小肚子,常言道,世上有四大娇,木匠的斧子手术的刀,跑腿子的行李,大姑娘的腰。这都是不能随便让人碰的。前两样不用说了,都是锋利的东西,不能乱碰,只要是来衬托后两句的,跑腿子,俗称单身汉,跑腿子的行礼里边可都是全部家当,有钱不说,大多带点撸呀撸用的道具,黄书啦,图片了,这你要是动他能不火么?大姑娘的腰,也就是指的腰部以下的部位,那可不是随便说摸就能摸的。

栾兰虽然不是大姑娘了,但是也是个尊礼守道的女人,除了丈夫以外的男人,她开玩笑都有一个度,从来不过火。毛日天一个大小伙子,伸手就要摸人家小肚子,栾兰哪能答应呀。

毛日天一看栾兰紧张的样子,不由暗笑,这个向来严肃认真的女强人也有害羞的时候,记得上次给她治疗脸没有这么红呀!

上一次至少栾兰是先认识了毛日天,对他有些好感,所以才不那么紧张,这一次太直接了,要是毛日天一下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栾兰会有被非礼的感觉。

毛日天微微一笑,说:“我说了,气功治疗,也就是按摩穴位,你不让我碰,我怎么给你治疗呀?你看着我的眼睛兰姐,看看,有一点不尊敬你的意思么?”

栾兰真的看看毛日天的眼睛,见他深邃的目光,的确是很迷人,不过还是不好意思放开捂着肚子的手。

毛桃儿这时候也吃完了,把下巴垫在桌子上看热闹,心说现在的人不是很开放么?在海滩上穿的和光腚没差多少,这咋还碰下肚皮都不让了?

栾兰问毛日天:“你说是气功,我不太相信,我觉得气功大师都是长年累月的功夫,你太年轻了。”

毛日天说:“好吧,我露点本事你是不能相信我了。”

毛桃儿笑道:“你这医生当的有点逊,好像是在求人家一样,还要卖弄本事!”

毛日天说:“没办法,这不是我上辈子的姐姐么,要是别人求我我还不一定给她治病呢!”毛日天说着,伸手对着距离自己两米开外的一个牙签筒一招手,手心产生一股吸力,“唰”的一下,牙签筒凌空飞过来,落在了毛日天的手里。

栾兰看的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我没看明白,你再弄一遍!”

远处没有牙签筒了,毛日天对着毛桃面前的碗一招手,一只瓷碗凌空飞起,落在毛日天手里,满满的一碗汤,撒出半碗,全撒在毛日天裤子上了,把毛日天烫的蹦起来,骂毛桃儿:“你弄这么满一碗汤干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