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2章 受了惊的兔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姐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用手掩着胸,害怕浴巾脱落,然后动了两下腿,果然不疼了,看看身边笑嘻嘻的毛日天,忽然一腿踹出来,正中毛日天小腹。

毛日天没咋样,把月姐弹了出去,在床上一个后滚翻下去,浴巾又留在床上了。

毛日天笑着把浴巾扔给赶紧蹲在床边的月姐,说:“你急什么,要打我穿好衣服再打,我保证不躲。”

乍见当年的好朋友,毛日天有一种难以控制的喜悦,月姐和栾兰还不一样,栾兰属于那种稳重成熟的女人,一副老大姐的样子,使毛日天很是敬畏,不敢和她开过分的玩笑。

而月姐属于平易近人的女人,别看她和你打打骂骂的,实际上心肠热得很,毛日天和她还有二赖子这帮人在一起是最对脾气了,不用掩饰自己的痞子气,不用假装自己有文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骂娘就骂娘,所以见了月姐的感觉和见到栾兰不一样,一见面就像和她闹着玩。

要是以前的月姐,毛日天这么闹她肯定拿着拖鞋追着打,但是现在的月姐不认识毛日天呀,虽然被他治好了扭伤,但是要不是他贸然闯进来,自己也不至于扭到腰,所以根本不领他情,很戒备地蹲在床边,露出半张脸,看着毛日天,问道:“你到底是谁?想干嘛?”

毛日天爬到床上,距离月姐的脸就十几公分远,说:“月姐你看看我,有没有一点眼熟的地方?”

月姐把脸凑近毛日天,说:“你别动,我看看。”说着,一只手迅速伸到枕头底下,再拿出来,手里多了一柄明晃晃的菜刀,月姐一刀就砍了过来。

幸好毛日天手疾眼快,伸手抓住了她拿着菜刀的手,笑道:“月姐,太狠了吧?”

月姐那可是混过的女人,老公蹲监狱,自己单身一人多年,就害怕有不良的人打自己主意,枕头底下常年藏着一柄菜刀,但从来没用过,今天用上了,还没生效,被毛日天轻而易举就给夺过去了。

月姐站起来就想往出跑,但是眼前一花,毛日天已经挡在门口了,月结翻身就往窗户边去,要跳楼,这是二楼,跳下去也摔不死,此时她就是想逃离房间。

不过窗户又让毛日天挡住了,这人跑得太快了!

月姐戒备地后退,等着毛日天扑上来,想着下一招打毛日天哪里。

毛日天小呵呵地说:“月姐,我又没说要伤害你,你说你像个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跑来跑去干嘛呀?不能坐下来聊聊吗?”

月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反应是有点大了,这个男人除了神出鬼没地出现在自己屋里,还真的没坐什么过份的事儿。

于是月姐回头在衣柜里了拿出一件长衣服穿在身上,坐到了床边,说:“说吧,你想怎么样?”

毛日天说:“我这不就是要租两间房么,挨着的两间,其中一间我定长期的,不退你就别让别人住,我或许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要是有人来找我,你就通知我就行了!”

月姐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毕竟是见过风雨的女人,曾经在社会上也混过,对毛日天说:“出去,到吧台等我登记,不要乱闯进来了!”

毛日天点头:“好说,刚才的事儿不好意思,不是有意占你便宜,以后你会了解我的,还会和我做好朋友呢!”

月姐强忍着没拿拖鞋丢他,等毛日天一出去,立马跳起来把门插上了。

月姐长出一口气,回头照着镜子看看自己凌乱的发型,自己都笑了:“也不能全怨人家,自己太没定力了,要不是摔跤,浴巾也不能掉,也不至于被人家看光光了!”

想起在毛日天面前出丑,不由脸又红了,到落地镜跟前照了照,把大外衣脱下来丢开,又把浴巾丢开,前后左右照了个遍,自言自语:“也不难看,有啥怕看的,看了也白看,姐姐的身子不是随便能碰到的!”

自己摸了几把,不有脸上发烧,说:“要起这么多年不在,这身子留给谁呀!再过些年人老珠黄,恐怕给人家看都没人愿意看了!”回头在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包,在里边拿出一个电动棒来,躺在了床上。

月姐自以为门插上了,神不知鬼不觉了,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被站在门外用透视眼的毛日天看的一清二楚。

毛日天叹气:“月姐真的好可怜,不过这个忙我也帮不上呀。自己弄去吧!”也不好多看,毕竟不属于自己的女人。回头下楼,在楼梯上就听见毛桃儿叫喊:“就不让你过去,有招想去!”

这又是和谁呀?毛日天从楼梯上往下一看,只见毛桃儿和一个嘴边长了一圈胡子的男人对立呢,

这俩人一个一米八,一个一米六都不到,一个低着头,一个仰着头,怒目而视,互不相让,都抱着双手站着,相距不到一步远。

胡子男说:“你再不让我过去,我就揍你啦?”

毛桃儿叫到:“你敢!你敢动我一下,立马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毛日天偷偷一笑,这丫头挺能吹呀,我倒要看看她让人家死无葬身之地的!毛日天趴在楼梯上看着,忽然想起来这个嘴边长了一圈胡子的小子不是当年抓呆小萌的日本人么?黑龙会的打手,佐藤裕的手下呀!他居然又来了,那么他背后会不会还有一个佐藤裕呀?

毛日天始终不确定这个时间段里边还有没有老鬼子,见到胡子男,心说,一会儿就找落在他身上,看看有没有佐藤裕这个老鬼子作祟了,不过现在先看看热闹,看看毛桃儿怎么对付这个比她高一头的男人。

刚才胡子男进来找人,在毛桃儿身边过得时候撞了她一下,在往回走就被毛桃儿截住嘞了,非要让他道歉,一开始胡子男看她是个孩子,不想搭理她,但是他往左毛桃儿就往左,他往右毛桃儿就往右,挡着他不让过,胡子男就急了,从毛桃儿身边硬挤,想要冲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