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8章 美女调酒师/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出门,回头用透视眼往屋里看了一眼,只见威尔士教授把伊琳娜抱在怀里,两人热情接吻,毛日天忽然感觉有些不是滋味,毕竟这个女人曾经热爱过自己,和自己同床共枕过,共同患难过,现在和别人相爱,心里却是有些发酸。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有柳小婵,有呆小萌,现在又有了个白婧,难道真的会娶人家伊琳娜么?严格地来讲,不是现在威尔士教授在占自己的便宜,而是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中把人家的老婆给玩了,还有什么好感慨的!

想到就要能穿越过去那个灾难的年代,把在那边受苦的村民和朋友们接回来了,毛日天心里高兴,一高兴就想喝点酒,找了一个酒吧,要了一大杯扎啤,坐在高脚凳上,欣赏着美女调酒师把几个瓶子像是杂耍一样扔来扔去的。

这个调酒师大概二十二三岁,和毛日天的年纪差不多,长得不错,胸大腰细屁股翘,只不过妆画的有些浓了,脸上光闪闪的,有些像唱戏的青衣了,可能是职业要求吧。

再看调酒师这身衣服,严格来说,算不得衣服,可以说是几块布,上身是一块一巴掌宽的布,围住了不可以露出来的一部分,但是露出半个山峰,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隧。

胸布的下边,是光滑平坦的小腹,一颗亮晶晶的钻石镶嵌在肚脐眼儿上,显得是那么妖娆。

下半截穿的是一条短裙,比上身稍微宽了一些的布,低腰的,转身弯腰的时候也有一道深不见底的沟隧半遮半掩的,两条超级大长腿,原因是因为穿了一双超级高跟的鞋子显的,本来也就是一米六五的个头,这时候看着超一米八了,鞋跟至少十几厘米。

毛日天在这喝着酒,欣赏着美女,美女忽然冲他眨了眨大眼睛,忽闪了几下长长的睫毛,微笑着说:“哈喽,帅哥,再来一杯么?”

毛日天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一大杯啤酒已经见底了。

给毛日天再倒上啤酒,毛日天问:“怎么称呼美女?”

美女说:“叫我梦露就可以了。”

毛日天笑道:“果然有些性感明星的味道。”

梦露也一笑,到一边调酒去了。

一个男吧员走过来,低声和毛日天说:“先生,你要找服务的话,可以到楼上的包间去,梦露小姐只是调酒,不陪客人的!”

卧了个槽,把我当啥人了?我小毛是风流不下流,是那种单纯追求身体快感的低级人物么?至少我得调调情……不对,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不可以乱搞了。

毛日天还在这瞎胡乱想呢,忽然旁边有人“啪”的一声,一只厚重的扎啤杯子顿在面前,一个一身名牌的年轻人挑衅地看着毛日天,问:“小子,看上我的梦露姐啦?我警告你,离她远点!”

毛日天回头看看,这个名牌男身后还有两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不由一笑,说:“没有,我就是来喝酒的,没有别的意思!”说着,端着酒杯就到一边的沙发软座去喝酒听音乐了。

只见那个名牌男冲着梦露勾勾手指,说:“过来,给我倒酒!”

梦露有些不情愿,但是又不敢不过来的样子,挤出笑脸,说:“潇洒哥,你来啦。”

“草,我他妈都喝一杯了你没看到我,装糊涂是不是,我不过来你就不过去和我打招呼呀?”

“对不起,我忙,没注意到你!”梦露一边倒酒一边解释。

“不要紧,潇洒哥我不挑你的理,但是今天晚上下班是不是得陪我去吃饭了?”这个叫潇洒的一副轻薄相,毛日天看着就烦,不过事不关己,云海市这样的小流氓成千上万,治理他们是警察的事儿,自己就不要惹麻烦了。

梦露陪着笑说:“不好意思,我今晚还有事,真的走不开!”

旁边的男吧员也过来帮忙说话:“潇洒哥,你要找服务的话,楼上……”

“我去你妈的!”潇洒一杯啤酒泼在男吧员的脸上,“你他妈算老几了,敢打断我和梦露姐的谈话,是不是找死?”

梦露赶紧过来把男吧员拉到一边,拿了毛巾给他擦脸,那神情宛然一对恋人。

潇洒哥看着来气了,骂道:“过来,给我倒酒!”

梦露赶紧又给潇洒哥倒了一杯酒。

潇洒哥笑嘻嘻地说:“不想跟我出去是不是,好说,在这儿陪我喝一杯,我就不为难你了!”

说着,潇洒哥把大扎啤被子推给了梦露,虽然他背对着毛日天,但是毛日天也看出来这小子好像是给啤酒做了手脚,刚才在衣兜里不知掏出了什么,放进了酒里。

梦露为了摆脱这个有钱有势的无赖,过来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看来她也是有一些酒量,喝完以后,脸不变色,把酒杯推回去,说:“可以了吧潇洒哥。”

“好了,够豪爽!”潇洒哥哈哈笑了几声,带着两个刚黄毛坐到一边去了,眼睛盯着吧台里的梦露。

梦露继续给客人调酒,但是这时候明显有些发晕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弄碎了两个杯子。

一边的男吧员问道:“你行不行了,要是不行就到楼上找个屋子休息一会吧,我顶着。”

梦露点点头,揉着太阳穴就出了吧台,往后边的楼梯上走去。

二楼是几十个包间,供贵宾娱乐用的,这时侯天没黑,不是高峰期,有一多半的包间闲着没人,梦露找了一间推门进去,反手插上了门,到洗手间去扣嗓子,想要把喝进去的酒吐出来,她这时候已经知道潇洒哥的酒里有毛病了,要不然凭自己的酒量,和个三两杯酒根本没问题。

但是抠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只觉得浑身燥热,身上某些地方发痒痒,心说坏了,这药一定是那种药,这些富家子专门对付小女孩的那种,自己曾经亲眼看见潇洒哥给一个学生妹下药,之后那个腼腆的学生妹大跳艳舞,在舞池里差点没脱光了,那帮小流氓谁摸都可以,还抱着潇洒哥的大腿说“我要”呢!

梦露赶紧打开水龙头来浇自己的头,先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这种药显然是很霸道,浑身越来越是燥热,忍不住就要脱衣服,就要自己伸手去摸那个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