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8章 医院重症室/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一听就急了,骂道:“你先别恩将仇报,说有用的,你和你弟弟在哪?”

“云海第一医院,重症监护室!”

“行了,马上到!”

云海第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毛日天知道那是在十楼,直接一个俯冲下去,在十楼的窗户外边看看走廊上就一个女孩子在盯着电梯那边看,他就从窗户飞进去了,到了女孩子身后,问道:“梦露,你兄弟在哪?”

毛日天的突然出现把梦露吓了一跳,回头看看走廊里边并没有楼梯,只有开了一扇窗户,不由惊奇地问:“你从哪里来的?”

毛日天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只要你有事儿找我,马上到!”

梦露一听,眼泪又下来了,说:“今天晚上我在家刚要睡觉,就接到弟弟学校的电话了,说他受伤了,被送到医院了。我来了一看,我弟弟……呜呜……都成了血人了!”

毛日天在重症监护室的大窗户往里看看,只见一个消瘦的少年躺在那,打这氧气,两只手臂上都在输液,二十四小时检测血压的绷带绑在胳膊上,一看就很严重的样子。

梦露接着说:“我问他的同学了,说今天晚上出校门就遇上几个人,问我弟弟‘梦露是不是你姐?’我弟弟回答说是,这几个人就把我弟给扯走了,害怕他的那两个同学报警,把那两个同学也都拽进了胡同,胡同里边还有十来个人,说他们是少爷帮的,要是两个同学敢报警,就同样打他们。之后……就打了我弟弟半个多小时,用刀砍,用棒子打……一直到我弟弟昏过去了他们还打了半天……呜呜……”

毛日天伸手把梦露搂过来,让她在怀里哭了一会儿,说:“好了,不要怕了,有我在!”

梦露说:“我刚才说话偏激了一点,也是太着急了,毛日天,我不想你帮我别的,能帮我拿点钱,垫付医药费么?”

毛日天说:“不用,我来看看你的弟弟。”说着,推开重症监护室的们就进去了。

里边的值班护士赶紧往出赶:“出去,谁让你进来的?”

毛日天说:“你给我闭嘴,我心情不好,别逼我揍你!”吓得护士赶紧就跑了。

毛日天在里边把门一插,连梦露也没让进来,梦露赶紧趴在大窗户上,拍着窗户喊道:“毛日天,你要干什么?”

毛日天也不理她,过去就把梦露弟弟的输液管都拔了,扔到了一边。

然后掀开他的被子,这一看不由怒火满胸膛。

只见这个十七八岁的大孩子,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基本上都青紫红肿了,手脚都打着绷带,毛日天用透视眼一看,双臂多处骨折,肋巴断了四根,大腿膝盖粉碎性骨折,就算是接好了也一定是个瘸子。

这还不算,内脏也受了伤,肺子上也有出血点,和这些伤相比,皮肉伤的几处刀伤那就算是轻的了。

医院已经做过手术了,手臂和大腿里边都有钢钉。胸腔还没有做手术,估计在等续交手术费用。

毛日天伸手按住少年的几处断骨处,用身体灵气输入,帮助他断骨复原。

此时毛日天的灵气充沛,要比之前厉害得多。

十几分钟,少年的断骨已经接好了,再用灵气帮他梳理胸腔中的伤害。

梦露全程趴在大窗户上看着,知道毛日天是在给兄弟治病,不知道他能不能行,心在嗓子眼提着。

又过了好半天,毛日天又开始给少年全身的皮肉做梳理,这样他就不会感到太疼痛了。

而且,这个时候梦露的弟弟已经苏醒过来了,只是很虚弱,不能说话。

这时候护士已经把值班医生从床上叫起来,睡眼朦胧地跟着护士到了重症监护室门口,看见梦露趴在窗口,就问:“是你捣乱呀?你不去给你弟弟掂对钱手术,想等他死呀?”

梦露没有搭理他,只是聚精会神看着里边的毛日天。

护士对医生说:“不是这个女的,是里边那个男的!”

医生这才从窗户看见了还在给患者输入灵气的毛日天,赶紧拍着窗户大喊:“喂喂喂,你干什么?摸什么呀,非礼呀?”

梦露说:“那人再给我弟弟治病!”

医生弄不到:“少弄些邪门歪道到医院来,快出来!”说着去开门,门在里边反锁,他还打不开。

医生赶紧回头对护士说:“快去,找保安室的人过来,打开门,抓人!”

他们在外边折腾,里边的毛日天听而不闻,专心致志给梦露的弟弟治病疗伤。

等到医院的几个保安赶到,开始在外边撬门了,这边梦露的弟弟已经能坐起来说话了。

毛日天也是累的个不轻,擦擦额头的汗说:“你的命算是保住了,不过想要痊愈还得一段时间,最可气的是医院已经把你膝盖上的碎骨拿出一块,你以后可能走路会坡脚。”

梦露的弟弟只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就又躺下闭上眼睛了。

毛日天对他用了个读心术,他的脑海里全都是打骂声,“噼噼啪啪”棍子个身体接触的声音,和一声声哀嚎声,求饶声。

毛日天知道这孩子是吓坏了,身体的伤好复原,不过心灵创伤是很难愈合的。

毛日天说:“打你的人你还认识么,我帮你找他们!”

梦露弟弟吓得赶紧说:“不找了不找了,我再也不去上学了。”

毛日天见他这么害怕,就不说了,把他放到旁边的一个轮椅上,就要推着出来,这时候门“咣当”一声开了,几个保安和医生护士都闯了进来。

医生指挥着保安就要抓人,毛日天一把扭住了保安伸过来的手,说:“我是病人家属,现在要带他走,你们赶紧给我闪开,要不然我会告你们耽误我们孩子的治疗的!”

医生怒道:“这孩子现在是高危期,你带走了死了谁负责?”

毛日天伸手拍拍梦露弟弟的肩膀,说:“你告诉他们,你要出院!”

梦露这时候也进来站在轮椅旁边,她弟弟抬头看看,说:“姐姐,我要回家!”

毛日天说:“听见了吧?再挡着别说我不客气。”手一推,那个要抓他的保安连退好几步撞到墙上才没有摔倒,捂着手腕子直揉,不敢再伸手抓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