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1章 柳小婵的大度/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那你就起来看着,唯有看看他们的怂样,把他们凶狠的形象在你心里抹杀掉,你才不会有心理阴影,要不然以后你一想起他们就会害怕!”

梦露扶着弟弟坐起来,坐在床边,看着这几个打别人的时候凶神恶煞的小子,现在像几个鳖孙一样对着打嘴巴子。

毛日天说的有道理,他这样做,一来是对这些嚣张的家伙一个教训,可以打消他们的气焰,另外,让梦露弟弟亲眼看看他们怂样,可以减少对他们的恐惧,要不然一个学生,被人家打了那么半天,叫天不应,叫地不语的,一定心理对打他的人产生了过极大的恐惧,甚至多年都抹杀不掉的。

眼看着四个小子嘴角都带血了,领头的那个问毛日天:“大哥,行了吧?”

“嗯,过来,给梦露弟弟磕头,求他饶了你们,要不然再重头打过!”

这几个小子又犹豫了,在外边混讲的就是脸面,挨打可以,但是跪地求饶,这比自己打嘴巴还要耻辱。

毛日天一看他们犹豫,站起来就奔领头那个小子,这小子吓得赶紧双手捂脸,叫到:“干啥呀,咋还可着我一个人打呀?”

毛日天说:“不听话就得打!”过去一把扯开他一只手,把大巴掌就扬起来了,吓得这小子用另一只胳膊护住头,一个劲儿弯腰往毛日天的裤裆底下钻,叫到:“别打了,别打了,我受不了了……呜呜……”居然哭了起来。

毛日天一点也不可怜他们,这帮人平时仗势欺人惯了,被他们打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

这些仗势欺人的小混子不比姚七,牛大赖他们这些混子,姚七他们都是硬骨头,刀山火海闯出来的名声,单拿出哪一个都是一条汉子,这帮小混混就不行了,平时都是仗着人多势众,一个个比老虎都凶猛,一但被别人抓住,按在地上的时候,他们的胆子就变成老鼠一样了。

毛日天见他求饶,就说:“别和我说,和梦露弟弟说。”

领头的一下跪,其余几个也跟着跪了过去,对着梦露弟弟磕头:“小老弟,我们错了,你饶了我们吧!”

梦露弟弟抬头看看毛日天,问道:“大哥,我是饶呀……还是不饶呀?”

毛日天笑道:“随你的便。你要是不解气,就让他们相互再打嘴巴子。”

领头的一听,赶紧又给梦露弟弟磕头:“别打了,我的嘴都肿了,小老弟,以后你就是我老大还不行么?放了我们吧!”

梦露一个女孩子心软,对毛日天说:“就放了他们吧,他们也是被潇洒哥指使的。”

毛日天点头:“滚吧!”

这几个小子如蒙大赦,赶紧往外跑,有的还站不起来,就拖着一条腿往外爬。

小李也要走,毛日天说:“你给我站住,让你走了么?”

这小子倒是不用打,回头就跪下了,对毛日天说:“大哥,我错了,我是被他们逼的。”

毛日天看看小李的身上连点和伤痕都没有,不由生气:“他们都他妈没打你,你就叛变了,就你这样还追女孩子?赶紧自己打自己二十个嘴巴子!”

梦露说:“毛先生,算了,饶了他吧,他和那帮人也抗衡不了。”

毛日天说:“我最恨软骨头,滚,不要再出现!”

小李赶紧答应一声就跑,都没有脸再看梦露一眼。

毛日天生气地说:“这帮少爷太无法无天了,居然还想赶尽杀绝!”

梦露问:“毛先生,我们下一步咋办?”

毛日天说:“你叫我小毛就行,我不习惯别人叫我先生先生的,下一步你先跟我回湖山村呆两天,我回头把这个少爷帮铲除了,云海市平静了,你再带你弟弟回来上学!”

梦露担心地说:“毛先……小毛,我知道你很能打,但是……这少爷帮可不是好惹的。我在酒吧工作,经常听那些混混谈论社会上的事儿,潇洒哥在少爷帮里也不过是个二流混子,他们基本上都有着显赫的家世背景,他们打别人可以,要是谁动了他们,恐怕他们后边老爸老妈就要上场了。”

毛日天说:“我就是想揪出来他们的老爸老妈,我虽然没有势力,但是我可以拉一个人来帮我!”

于是,毛日天就给杨咪打了这个电话。

要打架,毛日天不用找人帮忙,但是自己打完了,得有人善后,最佳人选就是位高权重的杨跃飞将军了!

毛日天给杨咪打完了电话,雇了一辆出租车,回了湖山村,本来要去伊琳娜那里看看,但是带着这姐弟俩不方便,就把他们送了回去。

毛日天带了梦露姐弟回来,自己没有房子给他们住了,就把柱子家的房子租下来,让梦露姐弟暂时住在这里,狗剩子现在也住柱子家,这里离别墅的工地比较近,有事儿也好有这个照应。

毛日天回到家,见呆小萌和雍正在自己的屋里聊天呢,东屋是柳小婵和毛桃儿,也在聊天,见毛日天回来,柳小婵一把将他拉到了东屋,问毛日天:“你想不想夺回呆小萌?”

毛日天问:“啥意思?你不会又吃醋了吧?”

柳小婵怒道:“我是那么小心眼儿人么?”

毛日天心说:是!但是嘴上可不敢这么说,问道:“你啥意思?”

柳小婵说:“我看小萌太可怜了,平白无故的就比我大了十多岁,还找了个老头,我刚才问毛桃儿,是想让你和小萌在一起,还是想让她那个皇帝干老子和小萌在一起,毛桃儿都觉得她妈和雍正在一起不是很快乐了!”

什么情况,幸福降临了?柳小婵居然想帮着自己把呆小萌夺回来,这丫头是不是吃多了撑着了,想拿自己消化消化神儿呀!

毛日天看向毛桃儿,毛桃儿说:“昨晚我和额娘睡在一起,皇阿玛去了狗剩子那里睡的,半夜的时候我听见额娘在说梦话,说‘小毛,我最喜欢的是你,不要不理我’然后就哭了,哭醒了我一问她,她还不承认,说想我姥姥了,不过柳小婵说我额娘根本都不记得我姥姥长什么样。”

毛日天心里不由一痛,问毛桃儿:“那他们俩现在在那边又说什么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