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5章 尴尬的见面/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我是来找丁梅的,让开,要不然把你大脑袋撞扁了以后你找不到女朋友!”

老丑子听了俩手一捂脑袋,蹭了一脸的泥,说到:“丁梅婶子不在家,和牛村长去从石头岭了!刚从这里过去。”

毛日天一听,丁梅和牛田东走了,这可不是啥好事儿,上次自己在煞子沟救了丁梅,是因为丁梅带着牛田东去要包煞子沟,这回煞子沟包给狗剩子了,丁梅没有去,一定是还不知道牛田东的真实嘴脸,和他单独去荒郊野外,看来丁梅要有危险!

毛日天赶紧开车就往石头岭那边去,出了村子没多远就到了,到了山下一看,丁梅的车果然在那呢,里边没有人,估计是上山了。

毛日天把车停好,看看左右无人,纵身就飞起来了。

事情有轻重缓急,就是宁愿让人发现自己会飞,也不能让丁梅吃了那个牛胖子的亏。

依着丁梅的性格,如果被牛胖子给叉叉了,跳崖的心都得有。

毛日天越飞越高,飞得高看得远,飞起三四百米然后在石头岭上空盘旋。

石头岭并不高,不过却很宽阔,不可能一目了然,毛日天一边往里飞,一边用目观看,忽然看见一身黑色纱衣裙裤的女人,走的匆匆,却不是丁梅是谁!

毛日天一喜,赶紧俯冲下去,但是就在他到了丁梅身前就要落下的时候,丁梅正好一转身,黑色的裙裤随之脱落,蹲在了毛日天的面前,毛日天眼前,是一个雪白的臀部……

原来丁梅走得这么急,是找地方撒尿来了,毛日天本来要招呼丁梅,但是俩人就好像说好了配合一样,毛日天落地,丁梅转身,毛日天张嘴,丁梅脱裤子,等丁梅听见身后有人招呼,尿都出来了,憋了半天了,突然释放,收都收不住了。

丁梅一边尿一边扭过头,吓得差点没坐在尿上,自己明明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在身后站着个大小伙子呀?这小子还有点眼熟,这不是湖山村那个小村医毛日天么?

丁梅虽然惊讶,但是那泡尿实在是不能收发自如,如果现在马上提裤子,定然一半都得撒在裤子里,要是不提上……那多难为情呀!

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当时的尴尬,估计没有几个人有勇气一下就提上裤子,直接尿在裤子里。丁梅也没有,只是怒喝一声:“走开,要不要脸,偷看女人撒尿!”

毛日天赶紧转过去,忍不住笑到:“丁梅姐,可不是我偷看你,咱们俩这是相住了!”

丁梅赶紧用力,以最快速度尿完,抖了抖屁股,赶紧提上裤子,虽然还有些滴滴答答,但是顾不得了。

丁梅骚的脸通红,哪有心思跟着毛日天理论谁对谁错,赶紧就往来路走。

毛日天听见丁梅走了,赶紧回头招呼:“你别走呀丁梅姐,我有话和你说呢!”毛日天本来是叫丁梅婶子的,但是后来和丁梅混熟了,岁数又差不太多,就该叫丁梅姐了,后来和周正结了婚,论着又应该叫婶子了,不过毛日天也习惯顺嘴呼叫了,反正这里没人,又没有血缘关系,叫姐亲切点。

丁梅这时候和毛日天可是不熟,回头骂道:“滚蛋,没什么好说的。”

你看看,这看了一眼屁股还惹急了,毛日天也没过去拦她,见她走得那么急,要是硬过去截住她,说不定大嘴巴就抽过来。

毛日天看她在一块大岩石后拐了过去,这才跟过去,在石头后看了一眼,只见丁梅下了个山坡,山坡下边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在那等着她呢。这人正是牛头村的村长牛田东。

哦,看这俩人还在很正常地聊着天,看来牛田东还没有非礼丁梅,这就好,算是自己来得及时,那就不忙着出去,等到丁梅看清了牛田东的嘴脸再出去就行!

丁梅回头看看毛日天没有跟过来,这才舒了一口气,跟着牛田东继续往前走,过了一个小山岗,毛日天这才出来,凌空一跃,几百米的一个距离,从这边山坡,一下就飞跃到了另一边的山坡了。

丁梅他们俩过来山坡,往下走已经不再是光秃秃的石头了,山底居然有绿草有湖水,郁郁葱葱的植物遍布了。

丁梅没包成煞子沟,牛田东这才把她领到这里来,指着这片山谷说:“丁梅你看看,这里是不是也不比煞子沟差,在这里养野猪,一样的可以,而且,叔也不能收你多少钱,只要是叔在位当村长,就是不收你钱,谁也管不着!”说着,胖脸颤了颤,小眼睛观察着丁梅的喜怒。

丁梅可不是贪小便宜的人,她纵目四望了一会儿,说:“单凭着这里的环境,倒是适合养殖野猪,不过交通太不方便了,隔着几个山头,还都是石头山,想开一条路出来都难,也不能用飞机来回运输呀!我看是不行了,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了叔。”

牛田东跟着也叹口气,说:“你要是说不行那就算了,等着叔再给你找一块地,我就不信,我们这些村子靠着大山,想找个地方那个养野猪还找不到!”

丁梅感激地看了一眼牛田东,说:“那可真的是谢谢您了!”

躲在后边的毛日天急得一个劲儿叨咕:“快点呀,快点非礼丁梅,我好揍你呀!”

牛田东笑呵呵地说:“丁梅,叔我也不是对谁都好的,叔就是心疼你!”说着,那只胖手就放在了丁梅的后腰上,顺着后腰往下摸……

“好,就这样,来的再狂野一点!”毛日天在后边边看边叨咕,现在过去还不是时候,必须等到丁梅叫天不应,叫地不语的时候冲过去!

这时候他身后伸过一个小脑袋,看着毛日天问道:“小毛,你这人不地道,咋还盼着人家小媳妇被欺负呀?”

毛日天听了吓得一蹦,这才发现石头缝里蹲着一个人,贼头贼脑的,正是老黄皮子。

毛日天害怕他出声打扰到牛田东,赶紧跳过去,一把把他按住捂住了嘴拎出来,放到一块大石头后边,低声说:“别出声,要不然就做不成英雄救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