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3章 酒店的名字/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醉刘伶,大家下车进屋,顺着楼梯往楼上走。见过口处有一副对联,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盅海底眠;横批是:不醉三年不要钱!

柳小婵问道:“这个口气不小,我知道有套功夫叫做醉八仙,醉刘伶是哪个?和八仙有啥关系?”

呆小萌说:“你去看看墙壁上的画就知道了。这是借用了中国的一个典故。”

“竹林七贤”中的刘伶是西晋人,杜康是传说中的夏朝人,比刘伶早生两千多年,人们却将他们俩联系在一起,演绎出一则有趣的故事。

传说,喝酒出名的刘伶有一天来到了杜康酒家。杜康酒家门前挂的酒旗,门两旁的对联写的是:猛虎一杯山中醉,蛟龙两盅海底眠;横批是:不醉三年不要钱!

刘伶带着疑心,走进杜康酒家。杜康将酒拿出来,让刘伶喝,并嘱:“您喝我的酒,只能喝一盅,多了您会醉的;不醉则罢,一醉三年!”刘伶不以为然,开口就说:“请您给我拿三杯酒来!”杜康无法,只好把酒拿来让他喝。刘伶一杯酒下肚,感觉甜如蜜;两盅酒比蜜还甜。可三杯酒一倒肚里,感觉天旋地转,觉得周围的东西都在摇晃。

刘伶摇摇晃晃的走到家,对媳妇说:“我喝了杜康酒,三杯下肚,要醉死的!你替我弄些酒糟,准备放在坟内棺材的四周。另外,你要把我平常喝酒的酒壶、酒盅等一些东西,都放在我躺的棺材里。”说完,刘伶就断气了。

他媳妇于是按照刘伶的话,把丈夫埋到祖坟上去了。日子转眼间一晃就是三年。一天,杜康来到刘伶家,对刘伶的媳妇恭恭敬敬的说:“三年前,刘伶来我杜康酒家喝酒,喝醉了,走时没有付钱。”

刘伶媳妇没好气的回答说:“他喝了你的酒,一到家,进屋跟我没说几句话就断气了!你这个杜康,你来的正好,我正打算去找你算账,管你要人!”

杜康听了急忙解释说:“大嫂,你别着急。刘伶不是真的死了,而是醉了。今天正好是他酒醉三年的最后一天,他该醒酒了。您快领我到埋他的坟上去,把他扒出来;不然耽误了,就不好办了!”

刘伶媳妇相信了杜康的话,领着杜康来到刘伶的坟前,将坟墓挖开。把棺材盖打开一瞧,刘伶躺在棺材里,面色红润就像睡觉一样。杜康上前,用手轻拍刘伶的肩膀,说:“刘伶,你酒醉三年,改醒酒了。”

刘伶应声果然争开了眼睛,伸伸胳膊,懒洋洋的坐了起来,说:“我身上怎麽感到这样疲乏?对了,我想起来了!我喝了你杜康造的酒,真甜、真香!杜康好酒!杜康好酒!”刘伶喝了杜康酒三杯,一醉三年整;人们一传十,十传百,久而久之,就逐渐演变成为神话传说。

柳小婵看着这个典故,不由对杜康酒产生兴趣了,问毛日天:“你说杜康酒和你的醉舔杯哪一个更好喝?”

毛日天说:“杜康是老酒了,不过和酒这东西有时候没有可比性的,就好像问你和呆小萌谁漂亮一样,各人有各人的喜好,难分高下的。”

柳小婵看看呆小萌,笑道:“我一直以为呆小萌比我漂亮,原来不分高下呀!”

三人齐笑。

上了楼,酒桌上毛日天被吴市长拉去坐了,毛日天还真的不是很习惯,因为和这些人在一起,说话太拘束,博物馆的馆长是个老学究,喝到酒浓之时,还来一首打油诗什么的,文化馆长拿着稿子给致辞,吴副市长又给讲几句话,到了毛日天提杯的时候,毛日天说:“来,走一个!”就完事儿了。

吃完饭喝完酒,大家一起往出走,冷川千香站在门口送客,到了毛日天的时候,她拉着毛日天的手,一紧一松,捏了一下,含笑说:“多来捧场呀。”

毛日天也是一紧一松,回敬了她一下,说:“我女朋友在对面开酒店,你也要多过去指导呀!”

两人又是相对一笑,身后的柳小婵说:“前边的往出走了,别挡着后边别人的道。”

回到了这边,柳小婵说:“我的酒店名字想好了。”

毛日天问:“不会是也想叫‘醉刘伶大酒店’吧?”

“叫醉杜康!比他醉刘伶是不是高级一点!”

呆小萌笑道:“太土了,小日本没文化,你比她更俗!”

柳小婵挠头说:“那你说叫什么,这个还是我看见她家的壁画时候想到的呢,总不能叫醉舔杯吧?”

呆小萌说:“依我看,叫醉霄楼好听一些!”

毛日天说:“要不然就把栾兰的酒店名字借过来,叫海天大酒店,反正她在万山,你在云海,也不冲突。”

柳小婵摇头:“我不听你们的,都够俗气的了,我心中有名字了,不告诉你们,等我牌匾做出来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这酒楼装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按着柳小婵的要求,把原来的火锅店和租下来的邻居房子打通了,全都重新装修,几千平的面积,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完工。

这几天三个人就住在酒店里了,虽然开两个房间,但是三人基本都是睡在一个房间,当然不可能玩三人行,毛日天经常被她俩撵到沙发上睡觉去,没人他要是想做那件事儿的时候,就偷偷招呼一个去另一个房间做完了再回来。

这两个女孩亲如姐妹,倒是不互相吃醋了,不过就是拉不下脸来三人一起而已。

这天威尔士教授忽然打来电话,声音很激动,说:“小毛,想不想试试穿越?”

毛日天也是一惊,从沙发上跳起来,问道:“能行啦?”

威尔士教授说:“理论上可以实施了,但是能否成功,那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毛日天说:“好,我马上就过去!”

威尔士教授说:“你不要过来了,你回湖山村,我们已经在路上了,开飞机过去的!要不是拉着仪器没有地方,就把你们几个也带回来了。”

不等毛日天问为什么要去湖山村,威尔士教授的电话就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