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7章 送栾兰回家/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赶紧追上去:“好闺女,别给你妈打电话,我还要给她个惊喜呢!”

毛桃儿得意地说:“那你求我带我去云海。”

“求你了,好闺女,跟爸爸去云海吧。”

“哼,不去!”

毛桃儿说着,跑了出去,跟王艺潇玩捉迷藏去了。

媺娖看看毛日天,笑着说:“小毛,要不然这次我不去了,下次,你带我们大家一起去玩玩好么?”

毛日天说:“你不用管毛桃儿的,她是小孩子性格,生气就一会儿,明天你问她今天为啥生气了,她自己都想不起来。”

媺娖还是保持着淑女的笑容,说:“真的不去了,其实我也不太喜欢出去走,在古墓中几百年,早就习惯了。”

她越这么说,毛日天越感觉过意不去,越是懂事,毛日天就越觉得自己对媺娖照顾的不够好。但是媺娖已经说不去了,自己也不能硬拉她去,谁的手都可以拉,媺娖不能轻易碰,即便是拍了别人的屁股也不要紧,你要是拉了媺娖的手,说不定……毛日天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总之不敢。

毛日天出去,大家早就等在空场上了。

这一次的别墅盖的和以前那个不一样之处这就是大了很多,上一次的别墅占地几千平,这一次占地就的顷来计算了,别墅大门口留了很大的一个空场,可以打排球,旁边的游泳池可以容纳上百人一起玩水。

过了这个空场,外围才是植物墙,植物迷宫的过道也宽了,可以跑汽车,不像以前那个,得把车留在大门口,步行穿过植物迷宫,这回你要是知道路的话,直接开这车就可以到了别墅楼下了。

三百多人站在小操场上,并不拥挤,陈锋和梅萍早就和这些人说了现在的情况,传达下去,他们已经从**的2019年,回到了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灾难的2017年,为了不引起骚乱,大家都答应回去以后保持低调,不要惊动媒体,否则,有可能会被当成精神病处理,因为官方,也就是陈锋和梅萍都不会出来给他们作证的。

狗剩子昨晚就和市里定了几辆大客车,这时候已经到了别墅大门口了,毛日天让所有人都分类,水岭镇的坐一辆车,万山市的坐一辆车,云海市的人最多,他们分成几个区,临海区的一辆车,日照区的一辆车这么分。

看着大客车一辆一辆开走了,毛日天又把他的七座宾利开出来,对陈锋梅萍和南楠栾兰还有周正等几个人说:“走吧,我们一车,我一个一个送你们回去。”

大家都上车,只有周正左顾右盼的。

这时侯一个别墅的园丁带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是穿了一件紧身旗袍的女人,这小旗袍穿的相当得体,前凸后翘,该显示出来的女性特征都显示出来了,周正一看,顿时嘴就咧开了。

来人就是丁梅,看着周正微微一笑,说:“周镇长,我今天去镇里办点事儿,我的车在检修,能和你搭一个车么?”

毛日天伸头笑道:“狗剩子,你去给周镇长找一辆车,他和丁梅婶子一辆车自己开着回去吧,我就不用在水岭镇拐弯了。”

谁都知道毛日天的意思,丁梅也知道,脸一红,没有说什么,只是偷偷瞪了毛日天一眼。

毛日天又招呼媺娖:“走吧,车上好空闲的!”

媺娖微笑摆手:“不去了,我和毛桃儿她们玩一会儿去。”

多懂事儿的好女子!毛日天叹道,只可惜,自己有了柳小婵和呆小萌,对了自己对白婧许了诺,说喜欢人家,所以白婧才肯跟回来,咋解释?

毛日天又走神儿了,南楠问:“你还在等谁?”

毛日天晃晃脑袋,说:“不等了,走吧!”

车子开出别墅,直奔万山市,周正的车子在后边,但是开得很慢,没多久就看不见影了,估计这俩人是一边走一边聊天来着。

路上,毛日天看陈锋和梅萍始终紧锁眉头,心说,这俩当官的真的是忧国忧民的习惯了,可能是心还在那个乱糟糟的世界没有收回来,在三号码头带出来八百人,结果死了一半,这俩人一定很是自责。

不过那也没有办法,想要突围就必然有死伤,如果不回来,到最后这四百人也留不下呀!

栾兰坐在毛日天旁边的副驾驶位置,问毛日天:“你见过这边那个我了?”

毛日天一笑:“是呀,又给你治了一次病!”

栾兰也是一笑,想起毛日天给自己治病的事儿,却是很尴尬。接着,她问了一句:“也见了吴大力了?”

那是栾兰的老公,以前夫妻俩感情很好,但是灾难发生以后,毛日天带着栾兰找到吴大力的时候,他已经疯了,而且,他趴在自己的女生学生的身上!

疯子在疯了以后都会做自己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儿,那证明吴大力最喜欢的就是祸害人家那个苦命的女孩子,而那个已经疯了的女孩子还趴在床上学习,证明那是个勤学上进的女孩子,那一幕栾兰永远也忘不掉。

她淡淡地说:“回去以后,我会和吴大力离婚的。”

毛日天说:“别的呀,兰姐,我看姐夫那个人虽然说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也未必就是不可救药,如果你能早点阻止,他也未必会那个样!按时间推算,他现在刚刚被我医好了那个毛病,不会有别的非分之想,你可以这么想,如果你不是工作那么忙,如果你平时多给姐夫一点时间陪他,不要让他闲的出去给孩子补课,或许什么都不会发生。你们家又不缺钱,何必为了赚钱而妻离子散呢?难道你现在一点都不喜欢姐夫么?”

栾兰叹口气,说:“我知道现在也许还没有发生什么,但是……我怕我忘不了那一幕,过不了多久,还是会忍不住和他离婚的!”

毛日天说:“兰姐,你不是糊涂人,不要为没有发生的事儿发火,你现在回去,要改变你以前的生活方式,不要再做工作狂了,多陪陪姐夫,恕我直言,姐夫就是个小男人,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是看你怎么引导他,你要是总也不理他,他找不到存在感,所以就会喜欢上对他唯命是从的学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