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我想见见儿子(三更)/七零小佳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香儿瞪圆了眼睛,“云景庭,咱们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话还没说完,云景琪回来了,抖了抖身上的寒气,随手关上了门,“弟,你刚才说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连咱爸都带上了!”

云景庭也没回头,声音却沉稳坚定,“没什么过不过的,我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如果在这件事情上,爸爸要帮着她们母女俩,如果他觉得外人比我更重要,那我也无话可说!我也用不着靠着老子发家!以后就各自珍重吧!”

顿了一顿,又说,“说实话,以前在妈的问题上,我就对他有意见!还有你跟童澈,甚至米香儿的出走……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他都没起什么好作用!算了!不说了!酱油呢?”

云景琪见弟弟岔过了话题儿,那就是已经决定了,不能再更改了……索性也不强求,强求也强求不了。

快步走到碗架柜,取出了酱油,“给!”

“放那儿吧!”云老虎轻描淡写,“我得先剁肉!猪肉要剁碎了才有嚼劲,才好吃!”

把云景琪买的那块五花肉放到了案板上,回头向着米香儿,“别傻站着了,给我系围裙!”

米香儿对这位爷真是无语了……人家自动定位成丈夫了,爱咋咋地。

她心里明白,要想让云老虎按照她的意思办,就得慢慢柔攻,干脆也不多说了,笑眯眯的过去,把围裙递给了他。

云老虎一侧身,张开两只手,“我手上沾肉了,脏,你帮我系!”

云景琪一看,这厨房自己是呆不下去了,整个就是一2500瓦的大灯泡啊。

赶忙扭过身子自动出去了……省得弟弟再撵她了。

米香儿是个心思决断极快的人,低着头微一沉吟,整理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心情:

她今晚虽然和云老虎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可通过身体上的短暂接触,再加上对话和聊天,以及他斥退沈晓枫的样子……已经让她原本筑起的那道“防线”,彻底崩溃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以前,她就是看着云老虎哪儿都好,不然也不会嫁给他,现在呢,是看着他好上加好,不但人比过去稳重了许多,身上散发出的成熟男人气质也撩人,就像是一具行走的荷尔蒙,勾着米香儿的心也是忽悠忽悠的,好像真有点儿抵不住他的魅力了。

所以……

她现在看见人家也崩不起脸了,准备好的高冷人设也全崩塌了,好像不由自主的嘴角总抿着微扬的弧度,小心湖也总是涟漪荡漾。

这大概就是人的天性吧?

无论男女,只面对着自己的爱人……智商,脾气甚至早就坚定好的决心,以及所有行事的底线和准则,都可以通通化为零。

她心里明白……

再装下去就有点儿没意思了!

这才半靠着水池子,凝视着云老虎浅浅的一笑,“哎,我跟你说两句话呗!”

哎?

这称呼……

不连名带姓的叫了?

看来是有进展了!

云景庭笑眯眯的瞧着她,“说呗,想说什么都行!”

米香儿向着他靠了一步,“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好多事情都看得透,也就不在你面前矫情了!说实话,我确实是对你……不过咱们之间的事儿,还是慢慢来,你说行吗?”

“慢慢来?怎么慢?”

“我的意思吧……等我拿到了平反结果以后,咱们再谈其它的事儿,我也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今天不都给我表达明白了吗?”

云老虎也正式了起来,“既然你提到这儿了,那我就再让你明白明白!在我心里,不存在什么复合不复合的,你就是我媳妇,一直都是!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也不管你是什么间谍特务,那全是扯淡!对我而言,你就是一个女人,一个跟我过一辈子的女人!”

米香儿心里感激,也忍不住道出来心里的话,“你不说我也清楚!所以我才……回来了,我也……放不下你!”

云老虎一听这话,激动的立刻把她搂进了怀里。

米香儿赶忙推开了他,用手一比客厅……意思很明显了:别让二姐看着。

云老虎这才克制的往后退了一步,小声的骂了一句,“md,自己没个家,干什么都不方便!我想搂你一下都不行?”

米香儿抿着嘴角,还不敢笑出声,轻咳了一下,“你听我把话说完呢!”

“说!”

“我的意思是,咱们再多等几天吧,反正这么长时间都等了,对吧?索性别让人说闲话,依我说,咱们俩这件事儿,不光只是密名信,部队里人多,意见就多,一定还有人也有这种想法,才能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

“这样吧,过几天我再去催催平反委员会,在这之前,咱们尽量少见面,少惹那些口舌是非,你说呢?”

米香儿怕他不同意,又赶忙补充了两句,“这事儿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我现在上学呢,不愿意工作组的人都学校去查我,毕竟影响不好嘛!”

她这么轻言细语的一哄,又说是为了自己,云老虎没话了……在他心里,自己的前途也就罢了,媳妇儿的学业好像更重要!

低着头,沉吟了半天,“你说这话也在理,你考上大学也不容易,我也不愿意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去学校翻来覆去的查你!”

米香儿打蛇上棍……对付云老虎必须温柔,走过去替他理了理领口,“所以呢,你同意了?今天出了这个门以后,你就别来找我了,咱们再忍几天,将来的好日子长着呢,对吧?”

“……”

米香儿快步走到了案板,想要终止这个话题了,“不说了!我切肉吧!”

云老虎随后而至,“你靠边儿吧,这活累!”

又赶忙补充了一句,“你也别走!你就站在这陪我!”

米香儿一见他那副“撒娇”的样子,真是有点忍不住,也知道云老虎就是个顺毛儿驴,必须得哄着……索性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把,嗔笑的瞄着他,“瞧你那样儿!”

云景庭回望着她,小声的埋怨,“你早这样多好,刚才我姐出去了,咱们俩也能……那啥一下!瞧你刚才,一点儿也不配合!还踢我!还尥蹶子要走,像个倔驴似的!害得我……憋得这难受!”

说完了话,拿起菜刀就切肉。

一提憋的难受,米香儿就想笑,向他身边靠了过去,声音压得极低,俯下腰,仰头瞅着他,“哎,我问你件事儿,你刚才在厕所待了那么长时间,你是不是……啊?”

“嘶!你给我起开!”云景庭故意绷着脸,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烦人!”

米香儿弯着腰笑……

男人要撒起娇来……有时候比女人更可爱。

两人在厨房边做饭,边说话,偶尔还会轻笑两声,云景琪在客厅里听到了,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趴着门缝一看……

见弟弟扎这个围裙,身上穿了件白衬衫,高挽着袖口,厨房韵黄的灯光照在他的眉眼上,将他的五官拢得异常温柔,米香儿站在一边儿,说是在帮忙,实际上手里拿了一颗白菜心儿,一边说话,一边啃得欢呢。

云老虎偶尔抬起眼睛看她,目光里都是宠溺和满足。

两年了,云景琪几乎就没见过弟弟这么开心,不由得眼眶有点发热……心里衷心的祝福着小两口,快快乐乐的生活早日来到。

热乎乎的饺子一上桌……

三个人围坐在桌边,云景庭有几分兴奋,“要迎新年了,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姐,咱们喝几杯!”

云景琪当然没意见了……反正喝酒也就是应应景儿,大家图个热闹罢了,“这还真有瓶白酒,等等!我去取!”

米香儿摆了摆手,“云景庭,别喝了,我一会还要回家呢,喝完之后没法开车了!”

云景琪站在一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心里以为他们俩是要住下的,为难的看了一眼弟弟,云景庭异常淡定,“那就算了,都听米香儿了,她要回去,我就送她!”

瞧!

又来了!

只要两口子在一起,云老虎什么都听米香儿的。

云景琪又坐下了,夹个饺子,刚咬一口就啧啧称赞,“呦,老虎,没想到啊,你的馅料拌的不错呀!汤汁多,肉还嫩!”

“嗯!咱们炊事班有一个战士,姓边,据说家传几代饺子馆儿,我知道米香儿喜欢这口,就特意找他学了点儿秘方,真不是我吹,我现在包饺子……基本上都可以开店了!”

米香儿真心感动……有的时候,夫妻之间也不用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是这些日常中的小细节,还更能体会出温馨,云老虎为了她,真是什么都肯做,这样一个在外面霸道的男人,却只为她温柔,哪个女人不心仪啊?

云老虎抬眼望着姐姐,“你那瓶酒也别留着了,一会带到童澈那儿去?”

“啊?”

“今天不是辞旧迎新吗?我包了这么多饺子,你一会儿给他送点儿去,顺便跟他喝两盅,联络一下……啊?”他挤眉弄眼的笑了笑,“姐,我跟你说,有的时候女人稍微喝醉一点才可爱,你到那里和他喝两口,把平时不敢说的话都说出来!”

“……”

“听到没?”

云景琪没答话,咬着筷子头,颇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心里却觉得弟弟这个招,也许挺可行。

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饭……收拾了碗筷之后,米香儿就站起了身,“我得走了!”

“这么早?”

“嗯!”她略微沉吟了,一下转向云老虎,“我想上邮局打个长途电话!”

那个年代,能直拨长途电话的地方不多,很多时候就要去邮局。

云景庭会错了意,以为她这是要打给丈母娘,“嗯?这么晚了,咱妈那里接电话不方便!”

米香儿低着头,“我不是打给我妈,我想打到上海去!”

她没打算细解释,囫囵的敷衍了两句,“我这两年在上海,那边有几个好朋友,想在过年的时候给人家问声好!”

云老虎也没往心里去,“那行!我送你!顺便把姐送到童家!”

三个人也没磨叽,都穿好了大衣,这就出门儿了……云景庭先把车开到了邮局,本来想下去陪米香儿的,却被她拒绝了,“我一会儿就回来,你跟姐在车上等着吧!路滑!别来回折腾了!”

“我……”

米香儿也没等他多说,小跑着进了邮局,交了费,进了隔离的小电话亭里,拔了号码,那边响了几下,就有人操着纯熟的上海口音,“找哪位啦?”

米香儿听出来了,是弄堂口的刘阿姨,“我是米香儿,麻烦你叫一下我妈妈!”

“晓得了!晓得了!”

“……”

不大一会儿,许静雅的声音就优雅的响了起来,“丫头,新年快乐!”

“妈,你也新年快乐!”米香儿心里惦记着孩子,也没有心情细寒暄,“妈,丰收今天怎么样?”

“挺好的!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米香儿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语速有点快,“妈,我今天见到老虎了,还有二姐,他们都好!我自己当母亲了,才知道做妈的心情,越是过年过节,就越想孩子!”

她顿了顿,“现在就想要见见儿子,想的都疯了,妈,我决定了,这就要把小宝接过来,越快越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