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车震(二更)/七零小佳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景琪也没拐弯抹角,“你说呢?童澈,相亲的事儿到底怎么定?”

童澈皱着眉,一边身子靠着门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这……我还没来得及和心儿说呢?”

云景琪觉得一股火儿瞬间就冲上了心头……她是东北女孩,性子比较直,又是从小在优越的家庭环境里长大的,难免有些“大小姐”脾气,“啊?什么叫没来的及问?以我看,大概是你不想说吧?”

索性也没心下饺子了,把饭勺子一撂,就忘了锅里煮的开水了,溅起的水花迸到她的胳膊上,立刻就泛起了一片红。

云景琪“嘶”了一声,马上跳开了半步,低头一瞧小臂,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委屈的,反正眼眶是红了。

童澈见了,疾步赶了过去,刚要伸手扶她,又把手撤了回来,边扭身找药,边说,“小琪,你赶快用凉水冲冲,我记得厨房有烫伤药啊!”

云景琪咬了咬牙,一下子就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脊背上,“童澈,你怕什么?你连拉我的胳膊,用凉水冲一下伤口都不敢?你以为我会赖上你?让你负责任?就此逼着你娶我?”

她的腔调里带着一丝哽咽,童澈听着也难受,僵硬着身体站了两秒,这才不动声色的扶正了她,“小琪,你别耍小孩子脾气,也别胡思乱想,马上处理烫伤最重要!”

半推半拽着她到了水池边,拧开了水龙头,把她的胳膊用凉水猛冲了一阵儿……这才转身在碗架柜的抽屉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药,直起身扬着脖子低嚷,“心儿,你来一下,你把烫伤药放哪儿了?”

云景琪赌气的说,“我不用药!”

“……”

田心儿进来了,急着忙慌的,“哥?你烫伤了?伤哪儿了?”

云老虎在外面也坐不住了,跟在田心人的身后,“姐?没事儿吧?”

米香儿当然也得瞧瞧啊……

一时之间,几个人都挤进了厨房。

童澈摆了摆手,“没事儿!大家都别担心!小琪就是用热水溅了一下,也不算烫伤……你们都别在这儿了,厨房小,人多转不开身!”

田心儿和云老虎还是不放心,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云景琪的伤,这才释怀了。

云老虎有些心疼,“姐,我来煮饺子吧!你赶紧进屋歇着!”

小田心儿说,“这伤不算重!涂点儿我带来的药就好了!”

又转向童澈,略带着几分埋怨,“哥,家里有什么你都找不到!伤药不就在碗架柜上吗?第三个格!你抬头看一看!”

童澈依言抬头一看。

果然……

碗架柜上放了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拧着红色的盖子。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额头,“我真没看见!”

赶忙取下药,把白色的液体倒在了伤处,用嘴轻轻地吹着。

田心儿疾步走过来,“哥,你这样不对!光吹不行!要用手把药揉进去!我来吧!”

云景琪一言不发的往后退了半步,不动声色的躲开了她。

田心儿即便再傻,两年了,她也要看出了云二姐对自己多少总有些“成见”,现在又来了这么一出,她也没打算热脸贴冷屁股,暗自撇了撇嘴,往后一撤,“那算了!”

有些赌气的拉着米香儿,“二姐伤得不算重,不用我们照顾,走!去我房间,我给你看些好东西!”

童澈瞪了她一眼。

厨房里的气氛有点儿尴尬。

米香儿刚要开口打圆场,忽见漆黑的窗口外闪了一下,紧接着,“嘭”的一声,天空中绽放起了五彩的烟花。

云老虎一拍大腿,“是不是九点了?对啊!今晚河边有烟花!走!去阳台上看!”

一把拉住媳妇儿的手,开了阳台的门……冷风扑面而入,夹带着几许烟硝的味道,天空中烟花绚丽,映得大地忽明忽暗。

小田心儿也一把拽住了童澈,“哥,放烟花了!快去看!”

手劲儿还挺大,差一点把童澈拉了个趔趄。

童澈无奈的摇头苦笑,“这个疯丫头,你慢点儿!”

扭头向着云景琪,“小琪,一起来看烟火!”

几个人都上了阳台,抬头仰视着星空里的灿烂,心情各异:

云老虎不由得侧头凝望着米香儿,望着她那被烟火艳红了的小脸儿,心里感慨万千,仿佛自言自语的低喃,“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一个人在军营里,我记得,那晚的月亮特别圆,还下着小雪……”

那晚……他孤枕难眠!

米香儿虽然没转头,可眼角却瞟见了男人脸上的孤寂……忍不住也轻声叹了口气,“去年,我在上海和妈……嗯,和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顿团圆饭,也算过得有声有色,我感恩,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还有人陪在身边!”

小田心儿也接过了话茬儿,“一说起这个?去年,我和我哥还住在大杂院儿呢,我小时候没有机会看烟花,一听到消息,就缠着哥陪我去看,我还记得,我们走了半个小时才到的河边,天冷的差点把我的鼻子冻掉了……不过呢,看完烟花之后,我却觉得不过如此。”

她是个乐观的人,此刻却罕见地叹了一口气,“这是我第二年看烟花了,我离开家这么久了,却总觉得……无论这里的烟花再美,也比不上我们苗寨的爆竹!”

童澈笑了,“炮竹怎么和烟花比?”

“就能比!”

田心儿执拗的偏着头,“哥,你还记得吗?我14岁那年,过年了,你在大集上买了几挂炮竹,等到天黑透的时候,咱们在半山腰点燃了,点点炮竹映着满天的星星,虽然没有这烟花大,也没有这么亮,不过,我觉得那才叫美!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童澈宠溺着瞪了她一眼,“你还敢提那一回?后来,你带着田爱儿在后院偷着放炮竹,还把手崩了,给我吓坏了!”

田心儿捂着嘴笑,“记得!记得!我还记得当时你脸色煞白的从屋里跑出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云景琪就突兀的转身进了客厅,往桌边一坐,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田心儿有点儿没搞明白,愣愣的望着童澈,“我说错什么了?”

云老虎立刻接过了话茬儿,“你没说错什么!对了!饺子好了,咱们赶紧吃吧,省得一会凉了!”

也疾步进了屋。

虽然什么话都没说,却在姐姐的肩膀上捏了一下,以示安慰……他当然明白云景琪此刻的感受。

童澈低着头没说话,米香儿揽着田心儿,几个人一起回屋吃饺子,云老虎开车不敢喝酒,又惦记着给姐姐个机会和童澈好好聊聊,坐了不一会儿,就站起了身,“我先送米香儿回家,回来再接我姐!”

客气的道了别,就带着媳妇儿上了车……觉得车里寒气重,身子一坐稳,就把两只大手搓热了,放在米香儿的脸上,“冷吧?我给你捂捂!”

米香儿也没躲,抬眼向他一笑……明眸皓齿,浅笑盈盈,在昏暗的车厢里格外的诱人。

云老虎觉得胸口一暖,情波荡漾,身子往前一探,就把米香儿搂在了怀里,他身体壮,这么猛的往前一扑,车子颤了两下,米香儿红了脸,“干嘛你?”

云老虎也没客气,“我想亲亲你!”

“不行!叫别人看见呢?”

米香儿在他的怀里挣扎了两下,越挣扎,云老虎越觉得热血澎湃,嗓音低沉中带着霸道的命令,“别动!”

他说话时嘴里的热气扑到了米香儿的耳际,痒痒的,暖暖的,让她的身子有些发软。

米香儿真就停下了挣扎,把头抵在了他的胸口。

云老虎不由自主的又向米香儿靠了靠,真的,现在真恨不得把媳妇儿压在身下。

他高凸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气息也渐渐粗重了。

车厢里的温度迅速地攀升,挡风玻璃上缓缓的蒙上了一层轻雾……

云老虎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在座位上欠起了身子……

------题外话------

感谢…camille和海阔天空的打赏!

ps

A厌厌问:田心儿与二姐谁与童大哥配啊,我怎么想田心儿呢……呵呵!

玖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