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情敌相见(二更)/七零小佳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个人往窗前一看……

可有热闹瞧了。

只见王浩波站在凳子上,白色煞白,眼神里带着几分恐惧,直愣愣的盯着面前的饭桌,“蛇!蛇!”

蛇?

可不是!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饭桌上延绵着一条一尺多长的小青蛇,尖脑袋,黑眼睛,吐着红信子,形状恐怖,尾巴处还绕着几圈花纹,一瞧就是有毒的蛇……

大白天的,冷不丁的,在饭店里看到这个,确实让人吓一跳,更何况王浩波是城里长大的孩子,没见过这场景,天性使然,当然会惊惶失措了。

倪大海见了这个情景,端着肩膀偷笑,“艾玛,这个小毒女,真能闹!”

啊?

孙无为顺着他的目光一瞧,小田心儿故意做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躲在桌角,抬头望着板凳上的王海波,“你,快点帮我!帮我把蛇弄走!我害怕!”

王浩波深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肩,还是没敢靠前,干脆抻着嗓子喊,“服务员,快点儿!找个家伙事儿来!把这蛇弄死!”

服务员答应着,一眨眼的功夫,踅摸来个铁锹……也怕被蛇咬着,站的挺远,伸着胳膊,就要拿铁锹去砸这条小青蛇。

眼瞧着锹头就要砸下来了,忽然,田心儿挺身而出,伸手握住了锹把,也没多说话,转身把小蛇抄在手里,放在嘴边亲了一下,这才往王浩波面前一递,“别怕,我跟你闹着玩儿呢,它是我养的,天天跟着我!”

啊?

闹着玩?

有这么闹的吗?

王浩波的脸色尴尬,缓缓的从椅子上蹦了下来,轻咳了两声,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小田心儿就突兀的把蛇塞进了他的怀里,“来,你和我的小青……打个招呼!”

王浩波只觉得触手滑腻,小蛇冰凉凉的顺着自己的衣襟往上爬,眼瞅着就到了脖子处。

他真是受不了这种感觉,手忙脚乱的嚷嚷,“快拿开!快拿开!”

田心儿大大方方的把蛇又抓回去了,“怕什么?它也不咬人?再说了,即便咬你,我也能给你解毒!”

顺势把蛇往自己的肩上一搭,随意的就像搭了条围巾……蛇身的青色和她脸上的雪白,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看着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王浩波什么话也没说,没啥说的了,心里既惊且怕,也觉得有点丢份儿了……转身就出了酒店。

倪大海没忍住,站起身缓步走了过去,“哎,田心儿,你简直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田心儿看见他,倒是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我没跟你说过吗?这个酒店是我和老孙几个人合开的!”

田心儿摇了摇头,“没说过!你还有这本事?嘿,这里的环境不错呀,挨着湖边,还能看到风景,就是不知道……菜怎么样?好不好吃?”

倪大海都逗笑了,“哎,你这心得有多大?刚把人家吓跑了,也不反省一下,就想着吃了?”

话虽然如此说,还是做了个“请”的动作,“坐吧!我安排后厨给你做两个拿手好菜,让你亲自鉴定一下!”

田心儿笑意盈盈的坐进椅子里,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呢,酒店的门开了,童澈一反往常儒雅淡定的样子,急急忙忙的进来了。

他一见倪大海,就缓缓的收住了脚步,脸上的急迫迅速的被云淡风轻取代了,嗓音低沉中听不出任何情感,“你怎么在这儿?”

转头瞧了一眼小田心儿,“心儿,是不是他给你出的坏主意?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在对面的商店都看到了,你把人给我吓跑了?”

一听这话,就明白了。

他是押着妹妹来相亲的,怕她耍心眼儿半路跑了,索性就在对面的商店里等着,或者……他也有心想看一看这个相亲的男孩儿到底怎么样?想为田心儿把把关?

倪大海一听他说话,有点儿不乐意了,“哎,童大哥,咱们也算是熟人吧?这两年,我在你们家里也出来进去过几回,你怎么这么说我呢?田心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不知道啊?还用我给她出坏主意,她不把我带坏……就不错了!”

说的倒挺无辜。

童澈不动声色的哼了一声,“心儿以前事事乖巧的,自从跟你交了朋友之后……”

他是个有深沉的人,轻易不出口伤人,不过,虽然没往下说,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倪大海坚决不吃这种哑巴亏,梗着脖子,“童大哥,你这话说的……我真不愿意听!田心儿跟我交朋友怎么了?你自己问问她?我带着她吃吃喝喝,出去见世面,哪一点做的不对?”

“……”

“还有,不是我说,你说她以前事事乖巧,那你就是纯粹的护短儿,闭着眼睛,昧着良心,护着你自家人的短儿!田心儿什么时候乖巧了?她自己主意正着呢!我倒是想让她听我的,可惜啊,我没那个本事!”

倪大海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明知道童澈马上就要身居高位了,却依然不惧……没办法,这是强强对话,人家自己的条件也硬。

孙无为一看两个人弄了个半红脸儿,赶忙打圆场,“大家有话坐下说!”

冲着小田心儿使了个眼色,意思大概是让她劝劝童澈。

可田心儿却仿佛没看见,扬着小脸,把视线投到了窗外。

倪大海一屁股坐下了……他脾气也不小,也没再理童澈,“老孙,去!别说没用的了!赶紧,让后厨炒几个拿手好菜,我也饿了,吃饭!”

孙无为知道他的火爆性情……生起气来说一不二,还是最好别跟他对着干。

向着童澈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去后厨了。

童澈可没坐下,就站在田心儿的身边,手指轻扫着桌面,“你起来!回家!把话说清楚!”

小田心依旧侧着头,毫无反应。

童澈的手指合拢,勾成了半个拳头,“突突”的敲了敲桌面,“你看着我!”

田心儿猛的扭回头,梗着脖子,仰头瞧着他,为了不示弱,也干脆学着童澈,用手回敲了敲桌面……不过她这个举动,远远没有童澈的威严,倒有点儿像是一个发脾气的小孩子,“你要说什么?说吧!”

童澈一看她那副样子,心里的火,瞬间就熄了。

叹了口气,坐到了她身边,“心儿,你这是干什么?我刚才隔着窗子都看见了,人家那个男孩子不是挺好吗?为什么你就不愿意给个机会,跟人多家接触一下呢?我都说过一百遍了,我不是逼着你结婚,我就是让你多个选择!”

“我选择了!我觉得不合适!”

“你……”童澈咬着牙,他本来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可面对小田心儿,就是会束手无策的变成一个唠唠叨叨的话唠,“你这就是主观片面!你说,到底哪儿不合适?再说了,即便不合适,你也不能吓唬人家呀!如果这个名声传出去了,以后,谁还敢跟你见朋友?”

“不见拉倒,我更清静!”

“你……”

童澈看了一眼倪大海,打住不说了……他是一个深沉内敛的人,在外人面前,不愿意过度的表达感情。

田心儿一见他脸上挂着几分失望,心里大概也觉得不好受,声音放柔了,小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哥,我不是不懂事,也不是无端端吓王浩波的!我这么做是有原因的!说实话,我只是想测一测他的为人!”

“……”

“我以为,男人可以胆子小,可他最起码应该懂得保护女人吧?如果我嫁了个人,在危难关头上,他自己先跳到凳子上躲了,那我还能指望他一辈子?”

童澈斜斜的睇着她,“啊?人家也没躲吧?他是事出突然,一时受了惊吓,未必将来就不能保护你!”

田心儿不以为然,“我不这么认为!别的不说,咱就拿你举例子吧,那年我去悬崖上采雪莲,露重道滑,一不小心滑到山边了,正巧拽住了一棵歪脖树,才算没摔死,后来你来救我,悬崖缝上爬出了条眼镜蛇……你当时也没躲啊,还是冒着被咬的危险,第一时间把我拉回来了。”

“那怎么能一样?当时你是有生命危险?我必须挺下去!”

田心儿执拗的不服,“刚才我也有生命危险啊,那个王浩波也不知道蛇是我的啊,我也有被咬的可能啊,我……”

童澈叹了口气,摆了摆手,做出了一副妥协的样子,“行了,不说了!”

低着头,沉吟了半晌,“你这话说的也对!”

啊?

倪大海在旁边吐了吐舌头……这个童澈,还有点底线没?本来是教训妹妹的,教训来,教训去,结果妹妹还对了?

童澈接着说,“如果那个男人不能保护你,我也不放心把你交给他!算了!今天的事情就这样吧,我去跟小琪解释!无论如何,我都要给你找个最好的丈夫,各方面都要最好,有一点瑕疵都不行!”

“……”

“不过,有一点我还是要批评你,你今天做的有点调皮了……”

哈?

调皮?

倪大海没忍住,“童大哥,你这就有点双重标准了哈,刚才明明是说我给田心儿出的坏主意,现在又说这件事是调皮,我以为……”

田心儿瞪了他一眼,“你个臭泥鳅,现在谁问你意见了?你就是不怕事儿大!”

倪大海一看没辙了,“行了!行了!你别跟我来劲儿,我惹不起你,我躲得起!”

起身刚要走,孙无为回来了,“哎,干嘛去呀,马上就要上菜了!”

小田心儿兴致极高……相亲的对象打发走了,哥哥也没怪她,当然心情好了。

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孙哥,你都点了什么好吃的?”

“菜上了你就知道啦!”

孙无为顺势坐在了一边,正好堵住了倪大海的出路,倪大海没办法,只能又坐下了。

童澈的心情仿佛也好了不少,说话又恢复了从容淡定,“哎,小孙,我听说这个店是你们几个合开的?好像生意还不错!”

“对!这不是嘛,我们返城的这些人都没工作,一下子从农村回来了这么多知青,国家也安排不了,所以我们就自谋出路呗,挂靠在街道上了,饭店的性质是‘大集体’,集体所有制。不过,话虽然这么说,也要有个主事儿的人,这饭店就是大倪张罗起来的!我们都听他的!”

童澈点了点头,“我觉得你这步走的挺对!真就不能再指望国家安排工作了!再过两年,一定会有很多形式的商业存在,不光是国营,集体,恐怕还要有个体,私营,甚至股份制,依我看,你们的店潜力一定会非常大的!”

孙无为没心眼子,被夸了,口不择言的就回了,“童大哥,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前景无量了,你将来不是要主管经济工作吗?你肯定高瞻远瞩啊,到时候千万别忘了照顾我们的店……”

童澈淡淡一笑,声音不高,刚好足以打断孙无为,“你可别乱说话!我自己都不知道将来要做什么,你就知道啦?”

孙无为飞快的看了一眼倪大海,刚要说什么,倪大海在下面使劲踹了他一脚,眼睛望向棚顶,做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就是个活泥鳅,为人滑着呢,既然人家童澈都不承认,干嘛还要点破呢?

童澈练达世故,为人精明……他基本上和云老虎是一个类型的,在事情没有办成之前,坚决不多说,不多提。

几个人说话的功夫,菜已经陆陆续续上来了……

小田心儿一看,都是色香味俱全的“硬菜”,有鱼,有虾,有肉,不但分量足,摆盘还精美,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她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吃了。

童澈在一边笑望着她,“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在兜里掏出了一个雪白的方帕,擦了擦自己的手,这才夹了一个红焖大虾,把虾头和虾皮都扒掉了,不声不响的把虾肉放进了小田心的碟子里。

看着她吃了,接着再扒……自己却一筷子都没动,面前一堆虾皮,虾肉全放到她碗里了。

孙无为想起倪大海的那句话,“凭着童澈对小田心儿的照顾劲儿……”

这话可真没错!

就算是亲哥哥吧?

照顾自己的妹子也就这样了!

不由得把目光投向了倪大海,正赶上倪大海也看他,两个人挑了挑眉……心照不宣。

童澈是聪明人,都不用看他俩,就知道眼光有异。

淡淡的笑了笑,“田家对我有救命之恩,知遇之义,我最落魄的时候都是人家照顾着的,做人要懂得感恩!”

田心儿的嘴里塞的溜圆,侧头望着他笑了笑……明明样子是傻傻的,可是在冬日阳光的笼罩下,却显得格外暖心。

倪大海看着她既滑稽又可爱的样子,忍不住也乐了,伸出筷子夹了个四喜丸子……正好童澈也相中这块肉了,两个人夹了个正着。

童澈比较绅士,连忙撤回了手,倪大海也没客气,把一个大丸子整个都放进了小田心儿的碗里,语气随便亲切,“吃吧!吃吧!撑死你!”

童澈愣了,目光深邃的望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田心儿抬起了头,“哎,泥鳅哥……”

“好好说话!”

“嗯……倪哥!这儿的菜真不错!干脆吧!你把米香儿接过来一起吃!”

倪大海饶有兴趣地牵动着嘴角,“你说什么?大米回来了?什么时候的事儿?”

“就这两天!”

倪大海立刻把筷子放下了,“那还磨叽啥呀?倪赶紧把地址给我,我现在就开车去接她!”

“嗯!嗯!”田心儿咽下了嘴里的一口肉丸子,用手擦了擦嘴唇,这才把地址说了,“快点啊,我等你们!”

“放心吧!离这儿不远,我二十分钟准回!”

倪大海抓起了车钥匙,抬腿就出门了,开车直奔米家,进了院子,熟络的高扬着声音,“大米?大米?”

米香儿和冯秀珠正在家里裁衣服呢,听到了响动,赶忙都迎了出去。

冯秀珠一见来人仪表非凡,长得也帅气,就有点误会了,扭头问米香儿,“这就是你丈夫?”

米香儿还没来得及回答……

云景庭随后缓步而入,侧头看了一眼倪大海,面色酸溜溜的,颇有些情敌见面的眼红,“你怎么来了?”

------题外话------

推荐友文:空调/【命言灵妻:大叔,别太坏】。

她携带体内灵仙,复仇归来,步步算尽,却唯独算漏了自己的心。

八年的养成,在林木兮二十岁法定年龄那天,一场举世无双的盛大婚礼,成就了历史性的一刻。

据可靠消息称,婚礼结束后,郁七爷和小他八岁的娇妻三天都没出过卧室,至此,花边调侃,郁七爷遇上了小娇妻,变成了御七夜……

林木兮腿软认怂:“七爷,作为您的妻子和医生,有必要提醒一下您,小欲怡情,大欲伤身呐!”

您老的身子骨,就不能悠着点嘛!

郁啟葉眉梢一挑,眸中化不尽的温柔:“喂饱你,伤不了身。”

林木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