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章 云景庭化解绯闻的计策/七零小佳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武志飞人不错,有些担心战友,所以絮絮叨叨的话也就格外的多,“老虎,我还要再劝你两句,千万别冲动,身正不怕影子歪,我觉得,这种桃色新闻……就应该像米香儿那样,笑笑就完,冷处理一下,最多别人传两天,到时候就会烟消云散了!”

“嗯!”

云老虎也不多说什么,低着头开始办公。

武志飞在侧面看着他……面上平静如水,仿佛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可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要开口问,知道问了也白问,这就是个深沉的主儿,心里有自己的主意呢。

没办法了,张了几次嘴,却一个字没说出来,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也开始办公了。

一上午就这样过去了,云景庭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点儿也没耽误工作。

午饭的时候,他才清了清喉咙,“老武,我请一个小时的假!”

武志飞在心里暗叫:来啦!来啦!终于还是来了!在云景庭的心里,米香儿有难,他好像一分钟都忍不住,“老虎?你请假干什么去?”

云龙虎挑着眉笑了,半开起了玩笑,“我也没耽误工作,午饭的时间出去一下,也得向你汇报啊?那好!我就跟你说说!我今天不想吃食堂的馒头了,我想吃面条,就这样。走了!”

也没多做解释,转身就出门了。

武志飞望着他的背影,“哎,哎,你千万别惹事儿!”

话没说完,人家已经拐过楼道了。

武政委心里像打鼓,可也没有办法了。

云景庭出了团部,也没犹豫,直接回家把军装换下来,穿上了一件纯黑的高领毛衫,下配黑长裤,外罩棕色的呢子大衣……只简简单单的这么一换衣服,原本的威武就被潇洒取代了,依旧是吸睛的让人离不开视线。

出门的时候……

他在镜子里匆匆的看了自己一眼,一切都近乎完美,这才开着车,出了军区,直奔倪大海的房产局去了。

正是午饭时间……

倪大海拿着饭盒要去食堂,还没下楼呢,就在楼梯口和云景庭打了个照面,不禁好奇的打量着他,眸里藏着几分小惊艳。

心里暗忖:难怪米香儿当初会抵不过这个男人的“诱惑”,云老虎这厮长得确实俊,长腿细腰,气势霸道,五官深邃,再这么一打扮,更是勾人了。

他心里对云景庭总是有些嫌隙的……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同是男人中的强者,也曾经共同喜欢过一个人,自己却“败”在了对方的手里,话里虽然不说,心里能没有一点隔膜吗?

略略的停下了脚步,也没十分热情,“云团啊,你怎么来了,办事?”

云景庭不寒暄,沉着嗓音直接切入主题,“我来找你。”

也没给对方拒绝的时间,过去就拉住了他的胳膊,“跟我走。”

倪大海只觉得对方的大手像个老虎钳子似的有力,“哎哎,你轻点儿!有话好好说呀!跟你走?去哪啊?干什么呢?”

顿了顿,“我这马上就要开会了!”

云老虎强势的一挥手,“别开了!请假!”

倪大海撇了撇嘴……心里也有些纳闷儿了,云老虎平时是个沉静寡言的人,怎么现在这么急,“哎,你什么事这么重要啊,天塌了?”

云景庭也不多说,半强迫的拉着他直接下楼,把他往吉普车里一塞……自己坐在方向盘后,发动马达,一踩油门,车子平缓的向医大而去。

倪大海是个聪明的人,扭头一看窗外的风景,再联想云景庭的表情……能够让对方这样动容失态的,除了媳妇儿就没有别人,心里立刻就明白了,“米香儿在医大出事儿了?”

再一沉吟,接着又问了一句,“是关于我的?我也牵连其中了?”

云景庭斜斜的睇着他。

说实话,以前他在心里一直认为,倪大海就是个纨绔子弟,没什么真本事,现在一看……对方的头脑还是够用的。

不禁点了点头,却没多解释……除了跟米香儿,他对别人从来就没有那么多的话,只简单回了一句,“到了地方再说。”

倪大海一看他那张“扑克”脸,索性不多问了……车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两个人都不说话。

终于……

车子到了医大的校门外。

云老虎在座位上习惯性的整了整领口,这才侧头打量着倪大海……见对方穿了一件非常时髦的黑色飞行皮夹克,下配了一条棕色的条绒裤,脚下是一双进口转内销的高档牛皮靴,一眼瞧上去,就是个顶尖新潮的人。

倪大海被他看毛了,“瞅什么?”

顺势低头瞧了瞧自己。

云老虎也没答,冷冷一哼,“啪”的推开车门,“下车。”

倪大海只能跟上了。

两人进了校门……

云景庭左右一看,公告栏就在甬道边最显眼的位置上,由于正是午饭的时间,学生和员工都休息,公告栏前围了不少人。

他也没迟疑,拉着倪大海,大步就过去了……挤进了人群,抬头认认真真的看起了里面的“绯闻”照片。

倪大海亦步亦趋的跟上了,好奇的抬眸一暼,整个人就愣住了……

只见里面贴了五六张照片,都是自己和米香儿神态亲热的谈笑。

倪大海即便再傻吧,也能看出事情的端倪了……心里笃定的以为这是云景庭要兴师问罪了,赶忙回头小声的解释,“云团,你听我说,这照片上的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云景庭摆了摆手,轻声的打断了他,“别说话!”

依旧从容镇定的看照片。

他和倪大海都是外形出色的男人,高大威猛,长得帅气,又都是穿着显眼,根本就不用出声,只往那里静悄悄的一站,就立刻吸引了好多人的视线,或者偷瞄或者明望,反正“关注率”是百分之百。

不大一会儿,就有人小声议论了:

“艾玛,这是米香儿的丈夫吧?”

“米香儿的团长丈夫?你确定?他怎么今天穿的便装?”

“军装帅气,便装也潇洒!”

“对!就是他!像他这么英俊的男人真不多!”

“他怎么来了?不会是发现媳妇儿的绯闻?要大闹一场吧?”

“哎哎……别说了!这下有热闹瞧了!”

“米香儿在哪儿呢?”

“我刚见她在饭堂呢!”

“她不会挨打吧?”

“……”

一时之间说什么的都有,反正言而总之一句话:大家伙想看热闹的欲望蠢蠢欲动,蓬勃成长啊。

云景庭对身边的闲言碎语充耳不闻,淡定的双手抱胸,眯着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相片儿,嘴角还挂着一个不深不浅,高深莫测的弧度。

众人都猜不透他的心里,有点儿发懵了!

再往他旁边一瞧,更是惊讶了:

“哎,他身边那个……不是照片上的男人?”

“对啊!丈夫和情人怎么弄一起了?两个人还是一起进来的!”

“依我看……相片上八成是扯淡!这不明白着吗?如果米香儿在外面真有事儿,她丈夫还不得活劈了那个男的,还能这么和平共处?”

“我看也是!”

“……”

倪大海心里多少有些明白了……也暗自赞叹云景庭的睿智:

一般而言……

面临这种桃色纠纷的窘境,当事人无论怎么解释,旁人也不会听,大家只会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八卦。

所以,唯一强而有力的“反击”就是:伴侣无声的支持!

作为一个丈夫,最能证明媳妇儿清白的途径……就是信任!发自内心的信任!

云景庭做到了!

不但信任了,还带着所谓的“情夫”一起来了,两个人“友好”的往那一站……还用多说什么吗?立刻就“结结实实”的堵住了大家的嘴。

然而,这份信任的大度和面对质疑的从容,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的。

倪大海有些服了。

忽然之间明白了……米香儿为什么会无怨无悔的选择这张“少言寡语”的“扑克”脸?

支持!

宠腻!

信任!

娇纵!

都是一种感情的代名词……爱!

其实……云老虎看似不动声色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细腻而火热的心。

倪大海此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愣愣的站在那里。

云景庭轻撞了一下他的肩,双目炯炯,浓眉微挑,说话的嗓音低沉而有力,“大倪,别傻站着了!咱们去饭堂!”

哈?

还没完?

倪大海一时没反过神儿来,“还去饭堂干嘛?”

云景庭也没说话,微微的牵了牵嘴角,一把抓住了他个胳膊,两个人并排前行,直接就奔着学校的饭堂去了。

好家伙!

这一路上……

两人身后乌泱泱的跟了足有三五十号人,而且队伍颇有壮大的趋势,路上有人见了这场面,交头接耳的询问一番,谁愿意错过这样的热闹啊,几乎立刻就加入了队形。

等到倪大海和云景庭到了饭堂的时候,真不是吹呀,身后足得有个百十来号人。

云老虎从容得仿佛什么都没看见,自信得就像是在自家院子里闲庭信步,偶尔还侧过头跟倪大海说笑聊天,那份“和谐”的场面,直接就是等于对“八卦者”的“啪啪”打脸了。

倪大海心知肚明,索性也跟着配合上了……两个男人完全就是副“心无芥蒂”的样子。

进了饭堂……

里面几乎是座无虚席,有老师有学生,然而,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都向着门口投来。

起初,单纯的就是因为倪大海和云景庭的外貌太帅,更多的是“惊艳”的目光,没过一会儿,大家就发现了这里面的蹊跷,瞬间,“嗡嗡”的议论之声响遍了饭堂。

米香儿背对着大门,正在低头吃饭呢,一边的刘亚妮轻轻捅了捅她,“哎,你快看大门口,你家云团来了!”

啊?

云景庭来了?

米香儿一听这话,赶忙扭回了头……正对上云老虎眯着眼睛搜寻的视线。

云景庭一看见媳妇儿,立刻咧着嘴笑了,拉着倪大海快步的走了过来,直接就坐到了米香儿的身边。

米香儿瞪圆了眼睛,真是愣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云景庭在众目睽睽之下,抬手宠溺的在她额前的刘海上摩挲了两下,语气婉转,神态温柔,“干嘛?傻了?不认识我?”

米香儿这才压低了声音,“你怎么来了?”

“先别问这个!”

云景庭调侃的挑了挑眉,“我和大倪都没吃午饭呢,身上没你们学校的饭票,你去给我们俩买两份面呗!饿着呢!”

刘亚妮有眼力价,赶忙站起了身,“我去吧。”

小跑着到了窗口,要了两份热汤的手擀面……小心翼翼的又端了回来,往两个人的面前一放,“云团,大倪同志!给!”

云景庭也没客气,“小刘,回头让米香儿把饭票还你啊!”

随手在筷子笼里抽出了两双筷子,自自然然的递给了倪大海一双,向着面碗一抬下巴,“快吃,你不还要开会?”

倪大海镇定的接过了筷子,二话没说,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面。

云景庭清了清喉咙,略微扬起了声音,“小刘,今天是你们开学第一天!新年新气象嘛!晚上大家聚一聚?地点就在我朋友大倪的滨湖酒楼!你替我把班里的人全请上!大家都去!随便吃!随便点!我!请!客!”

刘亚妮也会做人,索性杨起了清亮的嗓音,“云团,得了!我保证办到!就怕这一顿饭把你吃穷了!这可比200个大包子贵多了!”

倪大海接茬儿了,“闹呢?我作为饭店的主管,必须表个态……”

刘亚妮侧着头,“你打折?”

倪大海低头使劲咳嗽了两声,一脸的认真,“咳咳!不打折!我宰熟!”

几个人都笑了。

气氛格外的和谐。

瞬间,饭堂里等着看热闹的几百双眼睛就黯然失色了,众人都低下头,默默的开始吃饭了。

一场无聊的绯闻事件,好像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消于无形。

然而……

大门外……

却有人不甘心的窥探着饭堂里的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