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只有一个目的(二更)/竹马谋妻:误惹醋王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沐予闻言,眸子骤然深了几分,“你说你在想谁?”

清溪回过神来,看到程沐予这个样子不由失笑,伸手捏上他的脸,“好熟悉的酸味儿。”

程沐予将她的手拉下,握进自己的掌中,低头看着仰面躺在床上的清溪。

“我只是在想,这个阎门门主究竟想要做什么,为什么这么久了,却一直都没有露面,他是回去了,还是跟着我们一起回来了……”

客栈里那只玉镯莫名其妙出现在唐灵韵包袱里的事情,清溪怀疑八成就是阎门门主做的,那支玉笛也是他故意放在那里的,他就是想要告诉自己,他来了。

但是他来的目的是什么呢?在来到这里的一路上,清溪都在时刻戒备着阎门门主的出现,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却一直没有出现,清溪实在是搞不懂,那天在客栈,他究竟为什么要把玉镯放进唐灵韵的包袱里,诬陷她偷东西。

程沐予闻言也是并肩跟清溪一起躺下,清溪说的也正是程沐予疑惑和担心的地方,这个阎门门主太神出鬼没,其他的他倒是不怕,他唯一怕的就是……程沐予侧头看向清溪,然后伸手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

他唯一怕的就是那个人再将清溪带离自己身边。

清溪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让人捉摸不透的人最危险,也不知道阎门门主究竟要做什么,这种心里没底的感觉着实让人不安。

地下阴暗,只能以火把照明,让人分不清昼夜。

侍女前来敲门说该去吃饭了的时候,清溪也还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辰了,她心中暗自想着,在这样暗无天日的地底下过日子,尽管什么都不缺,依旧是锦衣玉食,时间长了之后也要疯了吧?

由侍女引着,清溪和程沐予一起去了吃饭的膳厅,见清溪和程沐予来了,唐家老爷子这才开口让等在一旁的唐家其他人都落了座。

饭菜依旧很丰盛,看起来跟之前在唐家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唐老爷子先动了筷子之后,其他人才敢动筷。

见清溪夹了鱼肉送入口中,一旁的二夫人声音含笑道:“真是托了清溪小姐的福了,我们这有多少天都没见过新鲜的鱼肉了。”

这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语气里却不免有抱怨之意,而眼睛也是带着不满之色看向坐在她对面的唐夫人。

虽说住在这里吃穿都不缺,但是跟以前在唐府过的日子还是差距很大的。一开始住进来的还好一些,但是时间久了,原本准备好的吃食都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就只能再让外面的人去采买,而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是很有风险的。在新鲜的食材不能及时补上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吃一些比较容易保存的干粮。

对于一向锦衣玉食的唐家人来说,一时间也很难适应。二夫人心中早已是不满,此时正好借着这个时机发泄一下,而她显然将这笔账都算在了唐夫人的头上。

唐老爷子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唐灵韵的母亲,这才沉声道;“好了,说这些做什么?就不能好好地一起吃顿饭吗?”

二夫人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住了口。

她这才刚住了口,就又听得二老爷开口问老爷子道:“如今清溪和沐世子也赶来了,父亲接下来准备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呆下去啊。”

这也是唐家人都非常关心的事情,自从住进这里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出去过,整天走来走去就这么大的地方,再这么下去的话,非把人给憋疯了不可。

“饭桌上不谈这些,先吃饭,吃过饭之后再说。”

老爷子这般发话之后,也没人敢再开口说什么了。

一直到吃过饭之后,老爷子才把清溪和程沐予叫去了自己的房间,同时被叫去的还有唐老爷和唐家二老爷。

侍女将茶奉上之后,也便都退了出去,心中也都是不由好奇,老爷子他们究竟会谈出个什么样的结果,不过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在屋子里谈论的这些会关系到唐家的将来。

唐老爷子小饮了一口茶之后,径直看向清溪,开口问道:“我的想法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了,你呢?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清溪缓缓将茶杯搁在桌上,淡淡开口道:“我之所以来这里,不过就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了结了延庭皇帝的性命,当然,连带着还有百里谌的。”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听到消息了,延庭的丞相已经到了朔宁,谈妥了不菲的补偿,朔宁那边已经先放了百里谌回来,不过璃华公主倒还扣在那里。

百里谌这么急着赶回来,当然是不想剿灭唐家的功劳被别人摘了去,而自己也没忘了他对自己和程沐予做的那些事情,她要的不止是延庭皇帝的命,还有百里谌的。

“至于用哪种方式让他们死,我一点儿都不在乎。不过依我看来,老爷子你要跟那些意欲推翻朝廷的人联手,似乎并不是一个最妥善的办法。”

“此话怎讲?”唐老爷子看着清溪问道。

“一来,就算跟那些叛贼联手,也未必真的能推翻延庭皇室,跟延庭皇帝手底下的兵力相比较……数量实在是相差太多。”她知道,唐老爷子之所以让唐灵韵请自己过来,就是想让自己用音驭的能力,像那位当年的唐家先祖一样,借用百兽的力量,便有可以打败皇室的胜算。但是……

“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样做的话耗时太长了,也许一年两年,三年五年也不一定能搞得定。”推翻一个朝廷并没有那么容易,当年唐家先祖帮着延庭开口皇帝打江山的时候,不也耗了好几年的时间。

二老爷一听这话,立刻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对,这样的话,耗时太长了。”举兵打仗,就意味着颠沛流离,说不定到那个时候,他们过的日子还不如现在呢,战场无情,万一要是在战场上死了呢?光是想想就够胆战心惊的。

清溪对打仗也没兴趣,她想要的只是延庭皇帝和百里谌的性命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