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娇体软易推倒型男神17—18/快穿之女主的男神总被我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臣…臣真的没说谎啊…太女殿下!往常也都是有旱灾的,旱灾在我们这里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便没有报上去,谁知道后来旱灾越发严重了,我们也没想到啊!”

女县令哀嚎着,惨叫着。

颜汐蹙了蹙眉毛,心里却是知道了再也问不出来什么了,这个女县令应该是后面有人吧?否则怎么敢在她面前扯谎?

看看她那副眼珠子乱瞟,满脸苍白心虚的模样,颜汐就恨的牙痒痒。

“外面黎民百姓惨死路边,多少小孩老人食不果腹,而你这个父母官却关起大门,白天在这里行这种事情,你配的上这个位置吗?”

颜汐咬牙切齿道。

随后把这个女县令一拎,便甩出了房门。

“把县衙里所有的粮食,还有钱给我拿出来,把县城的所有粮商都给我叫到这里来!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到时候少一个,我便先斩后奏,要了你的脑袋!”

话音刚落,女县令连滚带爬的出了院子,连忙张罗起来,毕竟一炷香的时间还是有些紧迫的,为了项上人头,女县令着急的不得了。

颜汐坐在捕快搬的椅子上,在前院的正前面屋檐下坐着,看着一筐又一筐的粮食被捕快们搬了出来,那双桃花眼中的光,越来越冷。

十几个捕快,搬了快一炷香的时间,还没有搬完,颜汐不由被气笑了,这么多白面和米,居然不拿去接济百姓,全藏在家里。

甚至有几框已经有些发霉了!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而跪在她面前,在太阳下暴晒的女县令,则是心里拔凉拔凉的,恨不得回道从前,把这些粮食全部放在别的地方!

明明上面传的消息是还有三天才能到,怎么太女殿下提前了三天就到了!

害的她根本来不及做准备。

很快,去荣信给各大粮商的捕快回来了,身后跟着一身华服锦袍,个个吃的圆滚滚的,腆着个肚腩便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口中还高声道:“县令大人啊,这时候叫我们来做什么?粮食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我们本家还要留着吃呢。”

其中一个肥圆状的女子边说,边绕过捕快,进了前院,入目便是那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县令,竟然正跪在一美丽女子的前面,瞬间惊讶的张大了嘴。

而原本心里边拔凉拔凉的女县令,在听到那个肥圆状女子的话后,差点没两眼一翻,吓晕过去。

完了完了,全完了。

那张在太阳下暴晒而通红的脸,瞬间面如死灰,再生不出一丝希望和侥幸起来。

“大胆,还不快拜见太女殿下!”

一群满面油光的粮商门,终于是都到场了,结果便听到了那捕快的话,不由心下一惊,这坐在中央的穿着短袖薄裤的女子,竟然是太女殿下?

再看一眼跪在女子前面的女县令,众人吓得差点魂都没有了,连忙下跪,高声喊道:“参见太女殿下。”

颜汐并没有说话,就让这群人在太阳下跪在,让她们吃吃苦头。

颜汐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椅子的扶手,这一声声的咚咚咚的声音,在这寂静无比的院子里,莫名的瘆得慌。

也敲在了众人的狂跳不已的心脏上,几近沉默到令人发疯。

不知道过了多久,颜汐算了下时间,随后冷声说道:“县令大人,瘟疫县的父母官大人,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颜汐边说,便站了起来,慢悠悠的踱步到跪在太阳下的女县令身边,围着她转了一圈。

已经晒的嘴唇干裂,嗓子干哑的女县令,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想到自己的小命,女县令连忙抬头想要求饶,却是张了张口,说不出来一句话。

颜汐不在看她,转身,走向那擂的一摞一摞的木框旁,把白布一个个的掀开,扔在了地上。

白色晶莹的米粒,在阳光的折射下,亮晶晶的,还有这么多的白面框,颜汐抓了一把米,随后低沉道:“说!这是哪来的米?”

“这,这……”

女县令浑身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来。

“你不说,我来帮你们说。”

颜汐轻柔的将米放了回去,随后低语道:“勾结粮商,通过粮商提价,来赚取瘟疫县几万户人家的钱,不只是压榨百姓,还有从那些有钱的人家手里扣钱,最后得到的利润,几几分成啊?赚了不少吧?”

颜汐话音刚落,这十几个瘟疫县包揽粮食的粮商们都哀嚎起来,“太女殿下饶命啊,太女殿下饶命啊!”

“你们,去把县衙所有的地方都给我搜,我倒要看看你私吞了多少银子!”

颜汐丝毫不理会粮商们的求饶,转身对着那数十个捕快说道。

很快,捕快们便开始在县衙里搜索起来。

于是几大框黑皮箱就被搬了上来。

看到那几个黑皮箱后,女县令彻底没魂了,一下子身体就软了,倒在了地上。

颜汐抽出一把刀,便一刀砍了黑皮箱的锁链,箱子一开,差点没刺瞎颜汐的眼睛。

在太阳的炎热的光的照射下,一摞一摞的金元宝排列在上面,黄灿灿的,亮澄澄的。

而那群粮商们,也彻底软了脚,双手撑在火烧过一样的地上,那个肥圆状的女人连忙爬到了颜汐的脚边,碰碰的磕头道:

“太女殿下,殿下,小的只是按照这县令的命令行事的,他让我干的,我本来只想提升几倍价钱就行了,因为提升多了到时候官府肯定要为了抑制旱灾,而找我们降价的。”

肥圆状女人说完,抬头看了一眼颜汐冷酷无情的面孔,连忙继续说道:

“商不敢与官斗,没有县令的允许,我们这群粮商能卖粮食的资格都没有,只能听从她的命令,提升了几十倍,甚至百倍的价格,赚到的钱大多数都进了他的口袋。”

此话一出,所有粮商都跟着附和了起来,墙倒众人推,这一下,人证物证齐全,这瘟疫县的县令,是必死无疑了。

欺君瞒上,贪污受贿,害死多少黎明百姓,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条都能要了他的脑袋。

“百姓们的父母官大人,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

颜汐冷声问道。

“我,我……无话可说,我,都是我一时糊涂酿成大错啊。全凭太女殿下做主。”

倒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女县令,想到上面的人的狠辣手段,最终放弃了挣扎,认命的不在争辩了。

颜汐蹙了蹙眉毛,心中不由恼怒起来,没想到都到了这种快死了的时候,她居然还不供出她头上的人,真是一条忠心的好狗。

颜汐之所以认为她上面有人操控,自然是因为知道,她一个瘟疫县的县令,还真没本事,能把这大旱灾的情况,对朝廷瞒了近两个月!

最后瘟疫爆发才压不住。

而且以这女县令这幅贪生怕死,如猪一般的脑子,定然做不出来提价几十倍,捞了瘟疫县几万户人家的钱。

最多提价个几倍而已,赚点小钱而已。

这种不顾百姓生死,不怕被朝廷发现的提价方法,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小县令能掌控的。

若不是不小心爆发了瘟疫,朝廷不清楚这么多事情,这件事估计也就这么过去了。

颜汐看着那个女县令认命的样子,便知道她死也不会供出后面的人了。

于是便找了衙门的人,写了罪状书,让那个女县令签了字,化了押后,盖上官印后,收起官印和罪状书。

派人把开始煮起了米粥,再让其他人去把所有的村落里剩余还活着的人给叫来。

“太女殿下来了,有吃的了,快到县衙门口,那里有米粥!”

类似这样的话,在村落里奔走相告起来,很快,但凡有力气能走的,几乎都在往县衙赶来。

颜汐之所以让农民们自己来,而不是送过去,是因为怕有些人家里已经没办法煮粥了,而且一家一家的去送,太过浪费时间。

于是乎,很快,县衙门口便挤满了人,颜汐现在县衙门口,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瘦成人干的枯黄色的脸,根本望不到头。

那一张张脏兮兮的脸上,有一双双带着生的渴望的,亮的让颜汐心里一阵发酸的光芒。

还好这个后县令怕自己饿死,囤了几十框的的大米和白面,至少这几天是够吃的了,再省一点的话,半个月的时间不会让他们饿死。

她得找个人代她回京,把罪状书和官印交给女皇陛下,让她派发物资回来,否则这些大米,迟早得被吃完。

可若是有人半路阻拦,把罪状书和官印抢了就不好了,她必须做的隐秘一点,还必须找一个能信任的人!

想到这里,颜汐连忙对着密密麻麻的人群喊道:“大家慢慢来,每人都有份,朝廷马上就会派发物资来的,现在需要你们帮我一个忙,有人看到一个陌生的俊美偏瘦的男子吗?”

已经端到碗,坐在一旁开始小心翼翼的珍惜的喝米粥的人,闻言都抬起来头。

“有一个,他帮小二家的奶奶治瘟疫,还去县城买了药草。”

“对,我看到他在医馆里买药。”

“还给了我们一些吃的,人非常好啊。”

“是啊,是啊,只是不知道他一个看着不像本地人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不怕被瘟疫传染,去给得了瘟疫在等死的小二的奶奶看病。”

……

众人七嘴八舌的纷纷议论起来。

颜汐听了一会,也算是知道云禅应该是提前到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逃过了村口的侍卫的眼线,进了村子。

而且还在为瘟疫,制作解药。

毕竟虽然是大旱灾,但忍一两个月,也就过去了,而瘟疫,却是染上就只能等死了。

得瘟疫的人,基本路都走不动,所以颜汐并没有担心如果有感染瘟疫的人混在这群排队等粥的人当中。

至于这瘟疫到底是怎么治,还是得靠云禅了,毕竟她对这个女尊王朝的药草什么的,一窍不通。

颜汐就让这群捕快们和粮商们,忙活这派发粥的活,她则是准备去找还在医馆里的云禅。

那群粮商,终究还是本地人,大家的脸都很面熟,看着那群灾民们,从他们手里拿走一碗普通的,他们平时看都不看的米粥时,那感激的眼神,和感谢的话语。

让她们的心里,瞬间生出一种浓重的愧疚起来。

本身便是从小到大,都眼熟的人,若不是县令强制的命令,加她们心里那点想赚钱的小心思。

瘟疫县也不至于沦落至此,最多半饥不饱的过个一个月而已。

她们心里越愧疚,对颜汐的爱戴之情就越高,也不嫌累了,越干越起劲,甚至找人把自家的剩余的粮食都搬过来了,就准备这几天在这里施粥了。

并且每有人感谢她们,她们都会说一句多亏了太女殿下,这一切都是她争取来的。

于是乎,颜汐从衙门口出去的时候,所有灾民们看她的眼神,都是感激不尽的亮她鼻子微酸的眼光。

对生的渴望,以及能活下去的希望,全部担在了颜汐的肩膀上。

颜汐不由加快脚步,快速的离开了这长长的队伍,向着捕快所指的去医馆的路,飞奔而去。

至于她的那匹黑马,则是被她安置在了县衙里,留了几张饼子和水,倒也没啥事情。

很快,颜汐便来到了县城中心附近的医馆里。

这一路上,颜汐发现县城里的百姓们,倒是没有像村落里的那群瘦成人干的百姓们一样,可能是县城的百姓们家里都有些家底,所以便导致他们能坚持下去,但只能顾的了自己,顾不了他人了。

颜汐边想着,边进了医馆,随后便看到坐在医馆里云禅,正在认真的在一张白宣纸上,飞快的用毛笔挥舞着,留下一串串的清秀隽丽的字迹。

如蝶翼般的睫毛微颤着,那双在她面前动不动就生气的凤眸,此时却是冷漠而理智的,微抿的薄唇诱人犯罪,白皙的脸颊没有一丝血色,让人不由心疼起来。

而站在他身旁的几个女人,都用着一种敬佩不已,尊敬无比的眼神,看着云禅的。

------题外话------

接档文:女配妩媚又动人。

本文连载完就更这个文~感兴趣的可以先收藏下,爱你们

—又名【女配无时无刻不在撩人】【清水文被她硬生生改变了文风】【明知道她渣还甘愿被渣】【女配自带玛丽苏光环】

—文风【苏】【渣】【甜】【爽】【虐】【撩】【小白】结局【1v1】【男女主身心干净】背景【校园加娱乐圈加豪门】

—【短简介】一朝穿进校园清水文中后,把狐狸精女配的人设发挥的淋漓尽致,眨眼之间,便成了反派or男主or男配们的明月光,顺便气死了女主or一众女配们。

—【长简介】:风华绝代,艳绝天下的女皇陛下,沉迷后宫三千美男色,夜夜笙歌,不理朝政。被“小狐灵系统”惩罚进清水文中,修身养性,戒色戒淫,结果撩翻了清水文世界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