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最卑贱的皇后/病宠之毒妻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苍,我不会杀你,更不会伤害你。”燕轻语微微一笑,走到了燕轻月的面前。

“你要对月儿做什么,放开他?”

夜苍发现燕轻语,竟然朝着燕轻月走了过去,他露出了十分惊恐的表情,因为他是深爱着燕轻月的。

发自内心的深爱着……

“要杀要剐,你冲着朕来,是朕负了你,你放了她。”

燕轻语无比嘲讽的勾唇,“放心,我不会碰你也不会碰她,我会让你们两人长命百岁,成为一对恩爱的帝后。”

夜苍的心中浮现的浓浓的不安,不对劲,不可能。

她究竟想要干什么?

燕轻语目光静静地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燕荆,冷笑:“燕大元帅,我们该算算我娘的那笔帐了。”

“我是你父亲,你想做什么?放肆!”燕轻语荆死到临头,竟然都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还在唱着燕轻语大吼。

“父亲?今生的我跟你没有半分的血缘关系,你算我哪门子的父亲?当初你为了控制我,给我娘亲下毒,任由你的妻子凌虐我娘亲,最后趁我一时不注意,还把我娘亲骂到了暗娼馆,让她悲愤自尽。就凭这一点,我绝对不会饶过你们所有人!

”燕轻语一脚重重地踢在了全身流着鲜血的燕楚的身上,手中的枪砰砰两声,谢到了燕楚的大腿。

就像这个人废了自己的四肢一样,她也废了燕楚的四肢。

“燕归那一脉的人除外,所有人必须死!”

人群中的燕归突然抬起了头,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惊讶,他不明白,为什么单独放过自己这一脉的人?

“你从未帮过我,但也从未害过我,冷眼旁观不是罪,这个世界向来都是这么无情,所以我不恨你!”燕轻语好心的给了一个解释,挥手,有人把燕归这一脉的人全部拖了出去,然后将燕荆等人绑了起来,带走。

她一个都不会留。

燕轻语全身缠绕着一层阴暗的气息,她唯一登陆的原因是娘亲死亡的真相,这是她死前从燕轻月的嘴里知道的。

当时出任务之后回来面对的就是一具尸体,所有人都说娘亲自尽,而娘亲确实也是致敬而亡。

她相信父亲所言,相信哥哥的谎言,相信燕轻月的假惺惺的安抚,傻傻的相信了,这安排好的假象。

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怕是妾那也是生儿育女的女人,这个家族太令人寒心了。

也太恶心了。

燕轻语没有任何的心软,这个恶心的家族必须到此为止。

“他们,可否交给本王处置?”白枭伸手指着夜苍跟燕轻月,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微冷:“保证不出3日,本王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很期待!”燕轻语没有拒绝,如果可以,她确实不想因为夜苍而脏了自己的手。

相信白枭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请拭目以待。”

白枭让人把夜苍跟燕轻月都带走了,然后大刀阔斧解决了不少的人,将所有的兵权全部拢在了手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无冕之皇。

大约3日之后,一封圣旨,从皇宫中出来。

盖了夜苍玉玺的圣旨被太监当着文武百官全部宣读了出来,同时将这圣旨做成皇榜贴到了宫外。

是恢复摄政王白枭清白的圣旨。

同时,燕轻语得到一个邀请函。

她跟司煜城过来的时候是在金銮殿上,夜苍坐在龙椅上,瞪大着双眼,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也无法动弹,就像一具人偶一样摆在了龙椅上。

白枭站在龙影的旁边,看着从殿外走进来的燕轻语,他双手捧着玉玺,慢慢的朝着燕轻语走了过去,然后双膝跪在了地上,大声的说:“我国陛下突然中风,中风前曾经留下命令,从今日开始,自愿成为三国一城的附属国,夜国境内不再有任何的军队,命本王献上玉玺求和!”

燕轻语静静地看着,半响,才说:“行了,反正一切都是由你来操控的,戏演不演都无所谓。”

白枭微微的勾唇站了起来,伸手想要握住燕轻语的手,却被司煜城一把掐住。

白枭目光一寒,只能将手中的玉玺递了出去。

燕轻语接过玉玺,捧在手心,确认这是真的夜国玉玺,她才淡淡的点头。

“夜国境内不再有军队,倘若被我发现有军队的话,那么就按照造反来处理……白枭,你就这样昭告天下,三国一城的命令,身为附属国的夜国不再允许有军队存在。夜国百姓与天下百姓地位相当,不分尊卑,但倘若有军队出现,不管是私军还是这个国家的军队,我都不允许出现,否则直接灭国!”

燕轻语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真龙阶梯,来到了夜苍的面前,面对夜苍那瞪大的双眼,她说:“白枭的处置我很满意,从一开始我就不想杀你,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一切慢慢的失去,同时,我要这个国家君不君,国不国。”

但她不会动百姓,也不会去改朝换代。

夜国,就成为一个笑话,留在历史上,这就是对夜苍的报复。

燕轻语说完这一切之后,就慢慢的走下了阶梯,冷眼少了一下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她没有说话。

要离开的时候,白枭那漫不经心的声音响了起来,“燕轻月的下场你想看吗?”

燕轻语停下了脚步,目光有着一丝淡淡的好奇。

“把皇后娘娘请过来!”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燕轻月就被人抬了过来,她身上穿着十分喜庆的凤袍,头戴着凤冠,美艳得如同仙女下凡。

直接被人抬进了金銮殿,她慢慢的站了起来,目光对上了白枭的双眼,她眼底一划而过畏惧。

“皇后娘娘已到,上朝!”白枭冷冷的吩咐,少了一眼站在角落里面的燕轻语,他一声令下之后,文武百官们这齐声说:“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夜苍被人下了药,完全动弹不得,也说不出来话,唯一能动的就只有眼睛,像一个傀儡一样,被放在了容易接受文武百官的跪拜。

可怜又可笑。

燕轻语嘲讽的看着坐在龙椅上的夜苍,既然这么喜欢那把龙椅,一辈子坐在上面被人操控,这就是最好的报复。

司煜城双手搂住了燕轻语的腰,站在角落里面,轻轻的蹲着她的头,目光却防备着白枭。

“新任的丞相大人,张元帅,还有赵候,听说你们三位有本上奏?”

被点名的三人走了出来,齐齐的弯腰,“是!”

“陛下不便,就由皇后娘娘代劳。”

白枭的话刚刚落下,就看到了站在软轿中间的燕轻月,慢慢的解开自己凤袍上的腰带,一点一点的脱下了,华丽而又美艳的风袍。

坐在龙椅上的夜苍突然脸色大变,瞪大了双眼,双眼直勾勾的瞪着燕轻月。

而燕轻月却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一样,她一点一点的脱着身上的凤袍,然后拖着里面的里衣,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她解开了自己的肚兜,脱下了亵裤,就这样,全身赤裸的站在了文武百官的面前。

而她,却笑了。

丞相大人,张元帅,还有赵候走到了燕轻月的身边,将一个项圈套在了燕轻月的脖子上,那是一个宠物专属的项圈。

然后,三人一起将人直接压在了软轿上,竟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做着淫乐之事。

夜苍气得吐血,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无力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笑着躺在三个男人的身下。

鲜血不停的从口中吐出,快要气昏过去的时候,脖子间一根银针刺了过去,白枭双手背后含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漫不经心的说:“燕轻月这个女人哪里比得上她?为了荣华富贵,她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愿意做。”

“本王不过是威胁她,要么成为军妓,要么成为文武百官的胯下之宠。而她为了得到皇后之位的荣华富贵,毫不犹豫的选择成为了文武百官的胯下之宠,很聪明的选择是不是?”

夜苍的心无比的疼痛着,他是深深的爱着燕轻月,发自内心的爱着。

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情。

就当着他的面跟自己的臣子在文武百官的面前淫乱。

心中的美好如同白月光一般美丽的身影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夜苍双眼看到的只是一个淫乱的女人,一个为了活命,一个为了荣华富贵,完全舍弃了礼仪廉耻的淫秽之人。

这个朝堂已经不会再议论国家大事,每次上朝都会像这样做着十分淫乱的事情,因为这个国家已经不需要治理,一切都不需要了。

君不君,臣不臣,国不国。

这就是报应。

司煜城伸手捂住了燕轻语的眼睛,“还看?有我的身材好看吗?”

耳边传来了吃醋的声音,还有恶狠狠的咬牙,一手捂住燕轻语的眼睛,一手搂住了她的腰,看了一眼大殿上那斗得火热的三男一女,带着燕轻语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身为一国之后却趴在了大臣的身下承欢,同时承欢三人,淫乱的一幕撩着在场所有男人的感官,他们看着这个美丽高贵的女人发出淫荡的声音,想到了平时那远观而不可近玩的美丽皇后,每个人的身体都本能的出现的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