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倒在血泊中的李玥/侯门娇:一品毒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洛樱提到先帝遗诏的事,卫元极的肩膀微微颤动了一下,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洛樱:“你怎么知道?”

“……”

洛樱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本来宋亦欢跟她说的时候,她并没有完全相信真是卫元极盗走的先帝遗诏,现在听他这样一问,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她呼吸一紧,缓声答道:“是陵王殿下告诉我的,今天他来找我,就是想让我劝你交出先帝遗诏。”

卫元极清冷的哼了一声:“我好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凭什么交给他!”顿一顿,放慢了语气,一字一字问道,“阿樱,难道你说的正事,就是想劝我交出先帝遗诏?”

“……”洛樱沉默了,看着他时,眸光中闪过一丝难以言表的情绪,想了一会儿,摇摇头道,“不,怎么做是你的事,我只是想要告诉你这件事,让你以后凡事收敛点。”

“有你的管束,我才能收敛,阿樱……”他的声音又停顿了一下,凝望着她时,目光里流露出一份希冀,“从此以后,你愿意一直管束我吗?”

“……”洛樱的心颤了颤,拉住被角的指尖有些发抖,声音却是平静的,“卫元极,除了你自己,没有人可以管束你。”

他轻笑一声,眼里的希冀变成失望:“既然你无此心,又何必巴巴的陪了我半天,还告诉我这些,宋亦欢若真有实证能证明先帝遗诏就在我这里,又何苦绕这么个大弯子,让你来劝服我?”

洛樱忧心忡忡道:“或许他的确没有实证吧,可是你在长陵城……”她咬了咬唇,干脆直截了当道,“犯下罪行无数,不管是该死的,还是不该死的,你都杀了,不仅陵王,还有太后亦或皇帝,他们现在不想动你卫家才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一旦想动你卫家,到时就会成为他们拿住你的罪证。”

“……呵呵。”卫元极笑的不以为然,慢慢的俯过身,逼近洛樱。

洛樱有些不习惯的想往后退,他却一把握住了她柔弱的肩膀,眼睛紧紧盯着她的眼睛,鼻尖抵着她的鼻尖,就连嘴唇也几乎要贴上了她的唇。

“阿樱啊阿樱,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温暖却凛冽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眼中透着一种坚定,“他们若真想动我卫家,还需要理由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想你比谁都清楚。”

“……”

洛樱愣在那里,他说的不错,即使他没有杀过一人,手握皇权的人想要动他,可以陷害出无数种理由,可是他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说她比谁都清楚?

她的心跳开始变得紊乱。

“对于他们来说,什么是罪,什么是功?最终不过是利益二字。”

说着,他缓缓的往后退了退,这样才能看清她的脸,看清她的眼睛,离的太近,反而什么都看不清了。

他冷笑一声,忽然问她道:“阿樱,姬南城有罪吗,姬家军有罪吗,姬……长……清……”这个名字说出来时像是含了千钧之力,“她有罪吗?”

“……”

洛樱的心骤然一惊,微带着酡红之色的脸庞乍然变得雪白,呼吸也跟着停止了。

他在她面前从来不曾这样直接提起过有关姬家的任何人,他的过去也跟姬家没有什么交集,而镇国公和父亲之间不过就是淡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也没有过多的交集。

此刻,她心中隐隐的明白了,或许,那一晚在太皇太后宫里她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他去过,也听到了她和宋星辰之间的谈话。

她的心不由的颤抖起来,她没有回答他的话,就是害怕他将她彻底看穿。

“阿樱,你告诉,你到底是谁?”

在那一晚亲眼看到她和宋星辰相认相知之前,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世上会有神鬼之说。

在他的认知里,人死如灯灭,正如她刚才所说,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再也回不来了。

直到现在,他都以为那一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又或者是耳朵出了问题,听错了。

他可以相信她是宋星辰的人,也可以相信她心里只有一个宋星辰,可是他无法相信宋星辰唤他清儿时,唤的其实是姬长清的名字。

“我是……”呼吸骤停之后,大脑像是缺了什么似的,有过一瞬间的混乱,她猛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眨眨迷离的眼睛看着他,“洛樱,我是洛樱,卫元极,你到底怎么了?”

就在那一瞬间,她差点就要亲口承认她就是姬长清了,可是想到沈遥,她还是选择了否认。

她承认,卫元极对她很好,也救过她的性命,可是沈遥呢,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他也曾救过她的性命。

那时的她,天真的以为自己对沈遥很了解,也深信他对自己的感情,可是最后呢?

最后,他却是披着羊皮的狼。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重生的,但既然重生了,为了复仇,她就不能行差踏错。

他不是普通人,他是卫家人,忠心耿耿守护皇权的卫家人,而卫元极表面上看去放纵不羁,目空一切,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是很在意卫家的,否则,当初,他就不会跟她说那样的话。

“洛樱,我不管你和宋亦欢想做什么,但有一点我想提醒你,如果有一天你们敢危及我镇国公府,我一定让你们两个死的很难看。”

这一句话,她到现在都记得深刻。

一旦她承认了,他就应该能猜到她想做的事,到时他为了镇国公府的利益,难道不会猜忌她对付她吗?

哪怕,她真的无意针对镇国公府,他也未必能信任她吧。

她不能再像从前一样,被感情冲昏了头脑,磨灭了心志。

听到她的回答,卫元极更加用力的握住她的肩头,他本不想问她的,可是这件事弄不清楚又始终缠绕着他,话都问到了这里,就如离弦的箭,收不回头了:“那一晚,宋星辰为什么唤你清儿?”

虽然没能完全听清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可那一声清儿他却听得清楚,他更看得清楚,他们两个人相认,相惜,相拥。

而他,不过就是一个可笑的第三者。

“……”

那一晚,她和星辰相认的时候,他当真去了慈安宫。

虽然,她刚刚就怀疑了,可是当得到他亲口证实时,她还是惊呆了,全身的血液紧跟着冻结起来。

“你为什么不敢回答了,你是她吧?”

“……”

“姬——长——清。”

她一下子睁大了双眼,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看到他眼中的疑惑,只是刹那,便沉静下来,她反问他道:“若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吗?”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相信。”

她的心又颤了一下,摇摇头道:“不是,我不是她,她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回来了。”

“那宋星辰为何唤你清儿?”

“难道你忘了曾经答应过我的,不相问。”

他顿了一下,心里虽然还是疑惑满满,可是她说了她不是,她就不是,至于宋星辰为什么要唤她清儿,或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吧。

罢了,他沉重的叹息了一声,轻轻放开了她的肩膀,转而坐在床边默默的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好,我信你,你不说,我不会再问你了。”

心,没由来的痛了一下,酸痛酸痛的,再开口时,洛樱的声音带着几许哽咽:“卫元极,谢谢你的不相问。”

“阿樱,你我之间不需要言谢。”

他和她之间始终都隔着一座高大的城墙,他有心想要跨越这座城墙,将她好好保护在自己怀里,可是这是一道心墙,她将她的心门关得那样紧,任他如何努力,都不能跨越这道心墙。

说完,他又看了她一眼,一时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问什么,两个就这样静静的对视着,空气一下子就冷凝了下来。

对视到最后,没有意外,还是他败下阵来:“阿樱,你睡了一天,一定饿了。”

说着,他便起了身,出去了一会儿,再进来时,手里已经多一个朱漆长盘,盘里摆放着一碗香粳米饭,一碟烧的油光锃亮飘香四溢的红烧肉,还有一碟清炒枸芽,一碗鸡丝笋汤。

秦婆婆跟在他身后,手里捧着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正是洛樱先前换下的衣服,洛樱感激道了一声谢,她微笑的行了礼,便退下了。

“阿樱,穿了衣服起来吃饭吧。”

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声音也算温柔。

洛樱看了看他,没有起身。

“怎么,想我喂你?”

他脸上的笑纹深了些。

洛樱撇了一下嘴角,伸手朝屋外指了指:“你在这里我怎么穿衣服,还请出去一下。”

“你这丫头……”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又重新走了出去。

很快,洛樱便穿戴好衣服,肚子空了一天,的确饿得慌,这一顿饭她吃的风卷残云,尤其是那一碗红烧肉,色泽润红,口味浓郁,肥而不腻,瘦而不柴,当真是美味之极,正合她口味。

卫元极又进来之后,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看着她吃。

看到她吃的那样美味的样子,也是一种享受,又见她很快就吃完了一碗红烧肉,他笑着问道:“够吗?”

洛樱将嘴里最后一块红烧肉咽了下去,嘴角边还沾着油光,意尤未尽的点头道:“够了,够了。”

“你这丫头就这样喜欢吃红烧肉,我背着你的时候,嘴里一个劲的叫着要吃红烧肉,对了,秦婆婆做的红烧肉怎样?”

“秦婆婆做的红烧肉太好吃了,就像……”她忽然又想起了娘亲,连忙转了口,眼睛里染上一层哀思,“就是人间美味。”

他淡淡的“哦”了一声,心里在默默思量,一定要学会做这道红烧肉。

吃完饭之后,屋子里突然又陷入了寂静无声,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疑惑未解,都有想问的,却又问不出口。

卫元极倒了一杯茶递到洛樱面前,忽然问道;“阿樱,你是不是想知道我将锁心钥放在哪里?”

听他竟主动提起锁心钥,洛樱眼睛里闪过一道光,想也不想的点头道:“想。”

“那你想好了吗,给我想要的,我就给你想要的。”

洛樱眼睛里的光骤然熄灭了,话题又重新扯回到他们发生争执的晚上,她不想再和他争吵,微微白了他一眼,带着一丝无奈道:“你又逼我。”

“好,我不逼你,你是不是派人去月老庙附近的山上寻过了?”

“……”

洛樱脸上微微一红,默认的点了点头。

因为那一次她从月老庙凤凰树下挖出那枚姻缘签时,正好碰到卫元极,她一直怀疑他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那里,所以在得知锁心钥的消息后,她怀疑卫元极藏的就是锁心钥,抱着一丝希望,她得空便悄悄去后山上挖了。

“你是不是什么也没挖到?”他的声音里含了一丝戏谑。

“嗯。”

他轻笑起来:“我劝你别白费心思了,那一天,我埋藏的是先帝遗诏,并非你想要的锁心钥。”

“那你把先帝遗诏埋哪儿了,我怎么没找到了?”

目标太大,确实很难找到,她总不能兴师动众的挖遍月老庙后的整座山吧。

他挑挑眉毛,神秘兮兮的笑道:“不告诉你。”

洛樱不满的“切”了一声;“你这人好没意思,既然你什么都不想告诉我,还故意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手撑起腮帮子,他笑着看她:“我就喜欢看到你这副好奇心得不到满足的样子。”

“无聊!”洛樱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端起桌上的清茶,撇了浮沫喝了一口之后,拍拍屁股就站了起来,“天色不早了,我回去了。”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喂,阿樱!”他起身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怎么,这样就生气了?”

“……”

洛樱没回头,也不理他,抽开手就要走。

“好吧,阿樱,除了锁心钥和先帝遗诏的下落,你问我任何问题我都会回答你。”定一定,又加重语气补充道,“我是真心的。”

他一点也不希望她离开,他恨不能立刻抱住她,强行让她留下来,永远的留在这儿,只属于他一个人。

洛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他黑白分明,潋滟晴光的眼睛,问道:“那好,我问你,你可看过先帝遗诏?”

“看过。”

“先帝立的是谁?”

“九皇子。”

“九皇子……”洛樱满心怀疑道,“怎么可能?”

九皇子宋允修早在四岁的时候就被一场大火烧死在天霜楼,如果她记得没有错,那一天,正好是太后生下第四个孩子的日子,宋懿如并不是太后的亲生女儿,她的第四个孩子是个死胎。

那时,还是宋景年在做着太子,虽然宋景年做太子的时间不算长,可是怎么轮也不可能轮到九皇子宋允修,因为他早死在皇帝之前了,而且死的时候也只有四岁大,根本不堪当一国重任。

不,皇帝不可能会将皇位交给一个死人,除非,宋允修没有死,可是如果他没有死,他人在哪里?

突然,她又想起了云安楠,想起太后对云安楠莫名其妙的好。

那一场大火……

难道是因为云安楠背后被烫伤的伤疤?

就在她心里浮起无数个疑问之后,又听见卫元极缓缓说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如果当年宋允修没有烧死,这么多年,怎不见他出现?”

洛樱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看他也是一脸的疑惑,相信他不是说谎,她沉吟了一下,点点头道:“当真奇怪。”

“所以,即使宋亦欢拿到这份遗诏,于他,于太后,于皇上而言都没有什么好处,说不定,他们三个还会重新拧成一股绳,合力找到这个九皇子的下落,要将他置于死地。”

“……”

“这个宋允修死不死与我无关,我只是担心大哥跟错了人,站错了队,若真有一天皇帝被斗倒了,不管是太后,还是宋亦欢手握了皇权,我手上至少还有一份先帝遗诏可以掣肘他们,也不至于让我卫氏一门很快就一败涂地。”

“……”

“阿樱,我告诉你这些,其实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也有我的不得已。”

“卫元极,我明白。”

她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在宋亦欢跟她提起这件事时,她也从未想过真的要劝服卫元极交出先帝遗诏。

而且,卫元极说的对,一旦将先帝遗诏交出,很有可能让皇上和太后本已岌岌可危的关系又重新得以修复。

毕竟,他们才是亲母子,在共同的利益面前,肯定会一致对外,将他们之间难以调和的矛盾转嫁到九皇子宋允修身上,这对于她来说,也是很不利的。

一直以为卫元极就是个狂妄自负的纨绔,虽然也算是个聪明人,可是她还是没有想到他会想的这样长远。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卫元极这样看似冒险,确实可以在某个关键时刻,置之死地而后生。

因为,就目前情况来看,皇帝想要对抗太后赢面不大,这就会牵扯到卫家今后的荣辱兴衰,而这道先帝遗诏对于太后母子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威胁。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认真的问他道:“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他的眼睛无比真诚。

“答应我,一定要好好保管锁心钥,哪怕你不愿意还给我,也不要送给任何人,就放在你这里,好吗?”

“……”卫元极的眼睫微微颤了颤,看着她时,眼如夜晚漆黑的天幕一般深沉,他郑重的点点头,“好!”

阿樱,我不能还给你有无数个理由,我最怕还给你之后,你连来找我的理由都没有了。

“谢谢你,卫元极。”

现在归藏图还没有下落,就算马上拿回锁心钥,她也无法找到度魂秘术,既然卫元极答应了她,她只能日后徐徐图谋之了。

“你……又说谢了。”他不满的拧了一下她挺翘的鼻头。

“好吧,我不说了,我真的要回去了。”她打开他的手,又转眸看了一眼窗外,连暮光都要看不见了。

“我送你。”

和往常一样,卫元极将洛樱送到了府门口,到家时,天已经漆黑一片,一步步踏上台阶,忽一阵冷风刮来,拂起她的长发,在夜色下,柔亮的长发闪着淡淡光泽。

“阿樱……”站在她身后的卫元极忽然唤了她一声。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他的身影在黑夜中朦朦胧胧,不甚清晰,唯有一双明澈的眼睛闪动着星般璀璨的光华,让人见之,几乎要沦陷在这星光里。

“你还有何事?”洛樱的声音淡淡。

“没事。”他唇角微勾起一个温柔的笑,笑容里透着一丝旁人看不到的伤怀,“我只是想跟你说,做个好梦。”

“嗯,你也一样。”

“梦里有我。”

“……”

这一下,她回答不出来了,不管他以后如何,至少现在的他待她以坦诚和赤诚,而她却要处处防备。

什么时候,她变成这样了?

曾经,她也是一个明朗,爱笑,以一颗赤诚之心待人的女子。

如今的她……

几乎连自己都要不认识自己了。

心里突然觉得好像被塞进了一团棉花,闷闷的,透不过气的感觉。

“姑娘,这么晚了,你可回来了!”

正不知说什么时,就看到裳儿和竹娟两个迎了过来。

今儿出门她一个丫头都没带,就连阿凉也未带,见她这么久未归,两个丫头盼长了脖子,好不容易才等到她回来。

她回头冲卫元极挥了挥手,“吱呀——”一声,沉重的府门合上了,卫元极站在台阶下发了一会呆,才驾马而去。

一回到府里,就听裳儿说,兰贵妃的亲妹子尉迟兰雪正在云晖厅等她,足足等了有四个时辰了,任谁劝都不肯走,非要等到她回来。

因为她身份尊贵,府里的人也不敢怎么着,就连洛熙平也拿她没有办法,好吃好喝的供着不说,还派了好几个人在她身边伺侯着。

一开始,她一直黑着一张脸,把府里伺侯她的人都赶走了,直到李玥去,与她说了一会儿话,脸色方才好了不少,这会子,二人倒像是相见恨晚似的,姐姐妹妹亲热的很。

洛樱一听,大约猜到她应该是为了闻人嘉鱼而来,否则,她与她无亲无故,毫无交情,她也不可能跑到府上来等她这么长时间。

至于李玥,谁是她洛樱的敌人,谁就是她李玥的朋友,再加上尉迟兰嫣是皇帝心尖尖上的人,这会子她可不要抓紧时机巴结着。

正想着,就看到蒙蒙灯火下急步走来一个人,寒风吹着,他双手笼在袖子里,正是洛熙平。

“哎呀,樱儿,你可终于回来了,也不知那个尉迟家的小丫头找你有什么事,你赶紧去看看吧。”

说完,脖子朝外一勾,看了看,又问道:“卫世侄呢?怎么不请进来坐坐。”

洛樱和卫元极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可想而知,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应该解除了,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些犯嘀咕,他这样问,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卫元极送洛樱回来的。

洛樱淡声道:“天色已晚,他已经回去了。”

“哦。”

洛熙平松了一口气,心下更加确定他们两个已经和好如初了。

今天,这个尉迟兰雪一来就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肯定是樱丫头惹到了她,惹到她就等于惹到了皇帝,有卫元极在,想来兰贵妃也不会怎么着,毕竟她和卫家都是皇帝这边的,大家同气连枝,不可能闹的太难看。

过了一会儿,洛樱便来到了云晖厅,刚一走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笑声。

“玥儿姐姐,你说的故事好有趣,到时候等嘉鱼姐姐好了,我请你们两个一起到我家去做客,再听你说故事。”

“好呀,只要兰雪妹妹喜欢听,我还会说好多故事呢。”

这一阵笑声,随着洛樱的进入戛然而止。

李玥正对着洛樱,一看到她进来,冲着尉迟兰雪努了努嘴,尉迟兰雪转头一看,脸上的笑顿时僵住,转而染上了一层蕴怒和戒备之色,从椅子上跳下来,很不客气的径直就道:“洛樱,你终于回来了。”

“五姐姐……”李玥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的阴暗之笑,上前行了礼,洛樱看也不看她,她有些讪讪的转过头又对着尉迟兰雪道,“兰雪妹妹,既然你有事,我就先行告辞了。”

“嗯。”尉迟兰雪点点小脑袋,又冲着洛樱手一伸,“拿来!”

这个洛樱对待自己家人尚且如此无礼,可见她平日在家里是有多么的张扬跋扈。

洛樱声音冷淡:“拿什么?”

“解药。”

“什么解药?”

“洛樱,你还装什么,明明你是设计下毒,害得嘉鱼姐姐都快要毁容了,你若再不交出解药,休怪我不客气!”

她一张俏丽的小粉脸气的通红。

洛樱只觉得好笑,这么一个小小丫头简直不知天高地厚,被人当枪使了还不自知,闻人嘉鱼害怕惹祸上身,自己不敢来找她,就撺掇着她来。

她冷笑一声:“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下毒了?”

“你——”尉迟兰雪气的要命,小姐脾气一上来,也不管是在别人家,立刻竖起两道淡淡的小眉毛,叉着小腰伸手指着洛樱道,“那个小太监都已经招了,说是你用了什么穿心噬骨之毒逼迫她给嘉鱼姐姐下毒,你真是太恶毒了。”

洛樱不以为然的冷笑道:“既然那个小太监说他中了穿心噬骨之毒,可曾找太医验过?”

“……呃”

她哪里知道验没验过,反正嘉鱼姐姐中毒是真。

“那看来是没验过,既然没验过,又如何能证明他真中了什么穿心噬骨之毒?”

“……”

“如果他压根就没中这个毒,说明他是个会撒谎的人,他的话又如何能信?”

尉迟兰雪被她问的堵住了嘴巴,噎在那里,不知如何如答,想了想,强辨道:“我不管,反正我相信嘉鱼姐姐说的话,一定是你设计陷害她的,你再不交出解药,明儿我就入宫告诉我皇帝姐夫。”

说到皇帝姐夫,她骄傲的差点将小鼻孔对上了天。

“闻人嘉鱼说的这般言之凿凿,她为什么不去皇帝那里告发我,还要挑唆着你一个小姑娘来?”

“……不是嘉鱼姐姐挑唆我的,是我自己要来的,你再不交出解药,嘉鱼姐姐就是痒死了。”

她看到闻人嘉鱼抓的满身伤痕,简直悚目惊心,眼看着那样一张明艳动人,漂亮的脸蛋就要抓成花脸了,她也跟着着急。

可是这个洛樱实在太可恶,不给嘉鱼姐姐解药不说,还纵容挑拨什么催命鬼郎君砍了武二的手腕,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洛樱不想再应付一个无知无识的小丫头,她也没精神应付她,扬了扬眉,冷声拒绝道:“解药没有。”说完,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道,“我累了,你若想继续留在这里,请便。”

冷袖一拂,转身就要离开。

“洛樱,你好大的胆子!”尉迟兰雪像一只小刺猬似的赤溜跑到洛樱前面,张手一拦,心中略微有些发虚的威胁起来,“今天你必须交出解药,否则,我真去我皇帝姐夫那里告发你了,到时侯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她来是瞒着姐姐的,若让姐姐知道她就这么冒冒然的跑到别人的府上替嘉鱼姐姐来要解药,姐姐一定会责备她,如今姐姐有喜了,她也不想惹她生气。

她想,如果洛樱交出解药就罢了,没想到,她如此的不识好歹,她反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再一次搬出皇帝来恐吓她。

“去吧!”洛樱呵呵笑了一声,毫不在意的伸手朝着皇宫的方向指了指,“你现在就可以去,没人会拦着你!”

这件事,不要说闹到皇帝那里,就是闹到太后那里她也无所畏惧,闻人嘉鱼要她的命,她给她这点惩罚也不为过。

“你——”

尉迟兰雪没想到她如此淡定,被震呆了,睁着两只滴圆的眼睛瞠目结舌的瞪着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局促的站在那里。

洛樱再不和她说一个字,抬脚就走了,她依旧呆呆的站在那里,回过神来时,哼的一声“跺”了一下小脚,怒气冲冲的拂袖离开了。

暗处,角落。

有个如弱柳般的身影走了出来,看着尉迟兰雪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阴笑。

得意之后,又心生惆怅和焦虑,一阵风刮来,所有的情绪全都凝结成深深的恐慌。

她到底要不要相信洛熙平的话,要不要回禀圣姑师父?

如果洛熙平的话当真,那她如何接近沈遥,拿回锁心钥,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件不可能的事。

如果洛熙平的话是假,那她也打草惊蛇了,想要找到锁心钥,更是难于登天。

反正,不管是什么样的结果,她都不能在规定的期限内完成任务。

她到底是继续留在洛府,还是找机会接近沈遥,还是干脆逃走,逃到江州,寻求沈家的庇佑?

她的心,在风中凌乱成一团解不开的乱麻。

她几乎没有力气走路,手扶住墙角艰难的独自支撑了一会儿,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失魂落魄的朝着书房走去。

红棱弄了假的金风玉露给她,她只能自己弄来了真的,今晚,她要做最后一博,套出洛熙平的真话,她才能决定到底要怎么做。

她终是没能如愿,这一晚,她被洛熙平折腾的昏死过去,根本连一个字都没有套出来。

因为,她去芙蓉坊购买的金风玉露足足加了一倍药效,哪怕她只是往洛熙平的酒里加了两三滴,在自己打开瓶子的那一刻,她自己也中了迷香,不仅昏死,还弄了一个大出血。

第二天洛熙平清醒时,只看到李玥衣衫尽毁,卧在血泊之中,他几乎不曾吓得昏死过去。

就连他的手,也不知在何时沾染了满手污血,在那一刻,他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根本无法思考该怎么做。

好不容易回过了神,他也不敢轻易命人找太医来,怕这样的事闹出来脸上太难看,毕竟,他还在家孝期间,如果让人知道了,那他铁定要完了。

不找太医,又怕李玥就这样死了,在这样的关头,突然多死一个人,还死在了他的书房,难免会引起人的怀疑,他还是脱不了干系。

再说,洛玥还有沈家做后盾,白嬷嬷刚走,她就死了,沈家若闹上门来他脸上还是难看。

想来想去,也没个主张,这种事,又不好找洛樱商量,否则他这个做父亲还有什么做威信可言。

忽然,他勾起肚子朝屋外望了一眼,然后慌里慌张的先从床上跳了下来,胡乱的穿好衣服,叫了一声:“德顺!”

德顺只知道昨儿一夜屋里的两位颠鸾倒凤,乐不思蜀,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听到洛熙平叫他的声音甚为惊恐,他连忙小步跑了进来。

一掀帘子,就闻到满屋的血腥之味,他定眼一看,顿时大骇,忙问道:“老爷,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洛熙平面色惨白,双眸阴沉而惊慌的盯着他,答非所问:“德顺,你对我可是忠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