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交易/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焱,送我下去。”

“是。”

杨焱抱着宗政九飘然落下,稳稳的站在叶琉璃面前。

小小的脑袋上一块包扎得并不整齐的白布,布上大片的血早已干涸,额上的血红与在惨白的小脸相互交织成一片漠然。

宗政九眼中一赞,是个能忍的。

勾唇:“你居然还能吃得下饭菜?那日,不是急着与她们一道而去吗?”

她,明明知道他来了,可是她却依旧吃着饭食,丝毫没有抬起头来的意思。

事情过了三日,可是宗政九却始终挥之不却那软糯的小人儿满脸决绝的模样,他肯定,那根本不是一个小娃儿能有的表情,他很好奇她如何会拥有不同于年龄的表情。

叶琉璃依旧往嘴里扒着饭菜就是不说话,活像是个木偶。

宗政九挑挑小眉,接着道:“曲州罗氏嫡女罗春芳,年芳十七生得娇美,七岁进入白云书院,十岁琴棋书画俱佳,十三岁便与京城慕阁老之女成为手帕之交……”

说到最后,声音拉长,他相信,这个娃儿能听懂。

叶琉璃咽下最后一口干硬的饭,这种饭对她的只喉咙绝对是一种折磨,才三岁,喉管有多嫩可想而知了,她吃下的不仅是一口饭,还有一口血。

放下碗筷,抬眸。

“说出你的条件。”

她叶琉璃又不是个傻子,眼前这个九岁的娃儿也不能以正常人的角度去看,被她咬了一口还能坐在这里跟她谈笑风声,这可不是一个孩子能做得出来的。

何况,他嘴里说的罗氏,就是叶显明将要迎娶之人,他不会平白无故的说出这些与她这个娃儿听吧。

更重要的是,他是世子,以这个古代的身份来说,他就是一根手指头也能将她捏死,就凭她咬的那一口。

“哼,奶娃子,不要用这种语气和眼神对我说话,你也知道我想要你死很简单。”

宗政九不喜欢这个女人的眼神,这让他很不舒服。

叶琉璃从善如流,侧过头去,望着发了霉的墙壁,认真的看着那霉纹,就好像霉纹是什么绝世珍宝一般,目不转睛。

宗政九莫明的更气了,他该说她乖巧还是说她的丝毫的不在意?

“做我的人,给你想要的一切。”最后他道。

杨焱一怔,主子这话怎的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不过世子的脸,依旧冰冷,难道是他误会了?

叶琉璃意外也不意外,动动脑子就能想得到,他来找自己是为了什么,要么就是成为他的棋子他替她报仇,要么就是以后的日子过得更加的艰难,甚至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所以,她很识相。

“好。”

呃。

宗政九有一瞬的反应不过来,她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也不考虑考虑或淡个价?

只是,她丝毫未动,眼神依旧。

莫明的怒气又加了一层,不讨喜的孩子。

“哼。”

起身,走掉,只是背影有些莫明的狼狈。

一个好。

一声哼。

一场交易,就这样莫明其妙的完成了。

叶琉璃依旧看着这个发霉的纹路,不理离去的少年,暗暗吐出口气来,她本来就是个死人,意外得重生,月娘和月芽儿都死了,她再次变成了一个死人。

所以,交易,棋子,甚至是生死又能有什么呢,只要能将叶府的人拉下地狱,她又何必在意这条“便宜捡”回来的命。手指轻轻的抚摸上这又潮又霉的墙壁,指腹受着它的阴冷。

马车。

“走。”

一声令下,黑马腾空而行。

杨森小声问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主子怎么了?”

杨焱白了他一眼,“快不好吗?你想要多久,留在叶府吃个晚饭?……还能有什么,不过是被一个三岁的娃儿给气着了。”

这不可能吧,杨森震惊。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个叶大小姐比那个柳小姐有意思多了。”杨焱又道。

柳小姐也是死了爹娘的,也是身怀一个大仇恨的,可是柳小姐会哭,会闹,会看到主子时发出尖叫,会小心应付,会讨价还价。

而叶小姐呢,全程冰冷,全程配合,全程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一场棋子的交易就这样轻易的顺利的完成,速度快得让人哑然。

不过,杨焱认为,这个柳小姐才是个正常的小孩,叶小姐就是个怪胎。

“呃,等等,你是说,主子手下又多了枚棋子?”杨森惊奇,这次下来蓟州,不是只谋一个棋子的么,买一送一,顺带着送一个?

杨焱白了他一眼,“你问我,我问谁?……驾。”

马车远去。

……

寒冬腊月,滴水成冰。

叶府今日大喜,热闹非凡,隔着深深的冷院还能听见吹吹打打和爆杖的声音。

“大小姐,您身子不好,老夫人心疼,特意找了个清静之地让您休养。”

沈嬷嬷话音一落,两个粗使婆子便二话不说的将她抱走。

这就是来通知的,根本没有一丝想要经过她同意的意思。

好一个新妇,好一个罗氏女,她进门的时刻,就是她母女三人死的时刻。

她不禁又想起了那个世子的话,七岁入白云书院,十岁琴棋书画俱佳,十三岁与京城之人交往。像这样一个聪明心细城府极深又娇美又有身份的嫡女,善良单纯又没身份的赵月娘又如何敌得过?

不过……

“沈嬷嬷,新贵妾,是真心爱我父亲的吗?”

沈嬷嬷一怔,对上的却是一对乌黑明亮又清冷的眸子,暗抽口气,好一对眸子。

“大小姐这是何意?”

叶琉璃勾起小唇,“我只不过是在想,新姨娘是个品貌端庄的女子,再加上又是曲州望族,像这样的女子肯下嫁给我父亲为贵妾,应该是对我父亲是真心的吧,是真爱。”

沈嬷嬷又是一震。

真爱?只怕不见得吧,若是真爱又岂会提出那样的条件来?不过表面上却道:“大小姐,你是个小姐,什么爱不爱的话可千万不要再说了。”

“好,我知道了。”

她应道,闭眼,不再说话。

还说什么,该传达的都已经传达出去,她在等,等着叶老夫人开口饶她一命,暗中的手指紧握,他们做得可真是有够绝的,唯一的幸存者都不饶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