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先保小命/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吗?

只有叶琉璃自己知道,自己是小心的走在悬崖边上,若是行差踏错半步,结果就是粉身碎骨,所以,这一点也不是命大的结果,而是小心的挣脱。

凌云寺。

一个穷得不能再穷的寺院,半倒的墙壁,结冰的杂草,大殿里供奉的是一尊叫做伽叶的佛,只见佛祖端坐于那处,拈花一笑,笑容莫明。

“拈花一笑,一念成佛,一念成魔,那你是让我成魔呢还是成魔呢?”

叶琉璃也是微笑的,手里捏的不是花,而是命,她敢肯定,自己一定是成魔的那一类,嗯,很配。

“阿弥陀佛。”

就在此时,一个面无表情的老尼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知道,这个就是凌云寺的主持,凌云师太,自此,她也便有了一个新的住处,一个新的开始。

从进入这里的第一天开始,她便接受着这位凌云师太的特别照顾,滴水成冰的日子里用雪水洗手,每日剥着花生,夜晚微弱的灯光之下穿针引线,同时三餐不离苦得想吐的汤药。

她现在不是什么叶府大小姐,也不是赵月娘打心眼儿里心疼的女儿,更不是妹妹月芽儿的好姐姐,她只不过是一枚棋子,一个在凌云寺里躲避追杀的落魄之人。

所以,凌云师太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琉璃,你可以不喝的,我们来的时候也,师傅也是这样对付我们。”

“是啊,到后来我们不做了,她也不会逼我们,你又何必自讨苦吃?”

众师姐们好心劝道。

她扬唇一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这也是一项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众师姐们嘴抽,闲着是看出来了,无聊是没看出来,因为没人无聊到喝放了黄莲的药,第一日师姐们围着她看,或是讥笑,或是同情。

第二日,依然,只不过围观的人少了。

第三日,已经没有人在意她的举动了,毕竟她无聊,而她们不无聊。

也不知是不是听到她说过“无聊打发时间”的话,七日之后,凌云师太将一大篓子的花生扔到她面前。

“加倍,加速。”

看着冻得通红带着麻木的双手,抬起头来,对着她微微一笑,“好。”

也就是说,泡雪水的时间从半个时辰再升到一个时辰,花生由三斤加到六斤,针线由二十枚加到四十枚,药量从一碗改到一大碗。

“那个,琉璃,你别跟师太作对了,她真的不会怎么样的。”

巧儿,一个比她大六岁的又有三年尼姑经验的小尼姑。

“无事,反正又死不了人。”

手中加快,花生一粒粒的剥开。

只是,她们没有发现,她额头上的伤第三天就开始结痂了,她的手指越发的灵活了,眼晴的聚光也变强了。

巧儿无语的坐在一边,是死不了人,可是会吃苦啊。

吃苦?

人自从生下来就决定了要吃各种各样的苦,只要不死,这点苦又能算得了什么?更何况,她现在有得选择吗?一个被抛弃了的叶府嫡小姐,她能做的就是珍惜的呼吸着空气里的每一份氧气,然后等待,回归和复仇。

……

京都。

一处精美花园内。

一个风华绝代的少年,端坐于此,手中捏着两份刚刚送来的消息。

“主子,她已经喝了半年的汤药,剥了半年的花生,穿了半年的针。”杨焱来报,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叶家大小姐,那药里的确有黄莲,可是也有许多名贵的中草药。

“嗯,那望云寺那边呢?”

宗政九微眯,似乎更感兴趣的是另一边的消息。

“回主子,她同样做了这么多的事,只不过,在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偷偷的倒了一半,花生和针也算计着其他人帮她做。”

在杨焱眼中,这才是做事的方法吧,利用别人做棋子,更加的聪明,行事也更加的灵活,此人可用,叶大小姐虽然能让人佩服,可,却呆板了一些,想来他们之前都是看错了。

宗政九也是这么认为的,随手从一边拿出四本书扔了过去,“问问,她们想学什么?”

四本书,两两相同,一本《毒经要略》,一本《医经要略》。

“是,属下这就送过去。”

杨焱取书飞走。

“主子,你说她们会怎么选?”杨磊不禁问道,他也很好奇那个面对刺杀自己的大小姐会怎么选。

宗政九修长的手指捏起两份消息,“凌云寺,毒经,望云寺,医经。”

他本不想用两枚棋子的,可是却意外的碰上了,顺手捡了一个,如果不成杀了也就罢了,如果成了,留着也行,无碍。

只不过,脑子里突然又闪出叶琉璃小小的脸有庞上闪过的那份狠绝,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狠绝才留着她的吧。

也正是因为这狠绝,他才肯定她会选毒经,毕竟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杀死叶府里的每一个人,毒是最快,最适合的方法。

不过,当杨焱回报时的消息却令他相当意外。

“凌云寺选了医经,望云寺选了毒经。”

第一次被人打乱,宗政九无奈一笑,“没想到,我选的人,也会有猜错的时候,她们是怎么说的?”

他倒要听听她们解释。

“望云寺的说,她的仇恨大于天,毒死他们来得更快些。”说到这里,杨焱顿了顿,脸色尴尬又道:“凌云寺的说,要先保小命再说。”

先保小命?

亏得叶大小姐想得出来,她不思报仇,最先想到的却是保命?倒真叫人高看她了,胆小,怕事,没有算计,心思不活络,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宗政九又是一顿,眸子里闪过一抹异样,看着手边的两本书,随手拿起一本,翻开……

这?

周围人倒抽口气。

杨焱脸色大白,当想到什么时,卟嗵一声猛的跪下。

“属下知错,还请主子责罚。”

这是一本空白的毒经,表面上是毒经的皮,可是里面却什么也没有,若是仔细看,缝书边的线有人动过过。

也就是说,他带下去的两本,只收回了一本,而另一本则,则落在了旁人的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