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想找死/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天黑眸微凝,她声音软糯,回答诚实,可是为什么他总感觉有哪里不一样呢,尤其是他对面的中指。

“带走。”

不管她是傻的还是痴的,先弄回去研究一下再做决断,难得遇到这么一个有意思的,他岂可放过?

一声令下,她便被一个黑衣人抱在怀里,想逃是绝对不可能了。

啊。

又是一声惨叫,自底下而来。

她从半空中借着月色,看到那个杀了中毒人的黑衣人同样被杀,凌云寺的废弃后院里便生生多了两具尸体。

美男子,果然够绝,双眼微眯闪过一抹冷光,轻声开口。

“你摸着我的胸了。”

抱着她的黑衣男子明显一顿,下意识的将手下移。

一个男子抱着的是一个女子,这是潜意识的反应,也多亏了这里的人强调男女有别的规矩,她才能有机会。

手一松。

机会来了。

小手一翻,手中赫然多了枚四寸金针,想也没想,快速的对着手臂上的孔最穴狠刺下去。

孔最穴,腕上桡侧七寸,主治肘臂挛病,手指痛不以屈伸。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下针的力度和角度都得当的情况之下才能治的,若是两下都不得当,得到的结果却会是……

“啊。”

又是一声痛叫,绕在她腰间的手臂本能缩了回去。

这就是她要的,挣脱,跳下,这个高度,还死不了人。

“该死。”

向天回过头来,却见这个娃儿已经跳下,这高度虽然死不了人,可是会伤人,一个不好腿脚断掉也是有可能的。

立即回旋身,伸手便抓。

可是,刚触到她的手,居然如水中之鱼滑脱开。

这?

在向天一瞬的怔住,可这却给了她落地的时间。

砰。

掉落在地。

嗯。

一声闷哼。

叶琉璃管不了背上的疼痛,立即转入丛,将身影消失在他们面前。

美男子,她见得多了,可像这样杀人时还问她可不可惜的美男子倒是第一个。可惜个屁啊,她只不过是个孩子,问她做啥。

更何况,她现在已经是一个人的棋子了,可不想做另一个人的,更不想做什么双面间谍,她要是真做了,那就是找死。

“给我找。”

那边传来男子的怒叫,看来他是生气了。

她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她相信,这条美人男蛇若是抓着她了,一定会揭了她的皮,因为方才她脱开他的手掌时,明显的看到了震惊和杀意。

掌控欲太强的男人比更年期的女人更加的可怕。

向天手指紧握,双目发出阴戾,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孩子给耍了,这等怒气,他如何能忍心,什么吃饭,什么解毒,什么无害,她在看到那名黑衣人时就在想着如何逃走。

“我一定会抓到你。”

脚步朝前走去,那里有推长着满是尖刺的藤条,那刺会生生的将人的肌肤刺破正常人不会躲进去,可是却也是个躲人的极佳位置。

叶琉璃心尖儿一紧,脚步声越来越近,手指暗暗紧握,心跳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向天,我看你往哪里逃。”

就在她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夜空里突然响起了一阵大喝,同时伴有抽剑之声。

“又是你?”

“不错,我要替我兄弟报仇。”

紧接着,双方便开起打来。

她看不见战势,可是光听着刀剑相交,拳脚相碰也知道有多么的激烈了。

注意力转开,是好事,可是为什么他们不走远点打?她现在就是想出去也是不行的了,只能在这刺藤里一动不动的呆着,直到……

“撤。”

美男子一声撤。

叶琉璃冷笑,依旧呆在这里一动不动,这种计谋,她小学的时候就会玩了,不论他是不是真的离开,她也会等够了时间再出来。

果然,美男子不多时又折返回来。

“主子,看来,那个女娃儿真的不在这里。”

向天看了看这平静的草丛,真的一点动静都没有,最终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走。”

声响越来越远,她这才慢慢的从那里爬了出来,尖刺扯住了她的头发,勾破了她的衣服,划开了她的肌肤,不用看都知道在此时的她有多么的狼狈。

不过,狼狈总比找死的好,她还不想死,所以幸运。

只是,刚爬出来,便看到一双好看的男款靴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鼻头微动,晚风吹来带着一阵久远而又熟悉的气息,这气息,她就是到死也不会忘记。

掉头,装瞎,没看见。

“叶琉璃。”

声音好听之极,比方才那个美男的声音还要好听,但,还要危险。

再掉头,爬过,顺势微跪。

“见过世子。”

宗政九看着底下那个小小的身影,凌乱的包包头,破旧的小僧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可以足够吸引护国公的公子的人,可是,她却有那个本事让他带她走?

不过,好在她知趣,逃了,否则,他又要如何问那个男人要人?

虽然,他也不喜这个丫头,可毕竟是自己手下的棋子不是,连一个棋子都保护不了,那他还称什么主子?

叶琉璃紧低着头,暗叫倒霉,这是典型的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

“怎么,你就没什么话对本世子讲?”

声音拔高听得她头皮发麻,明明就是一个九岁,不,十二岁的娃儿,她竟也有这种感觉。

“回世子,没有。若说方才的那个,我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哼,若是三年你与壮姑好生学习又岂会听不到这样的动静?你不是一向自翊聪明么,怎么,这次,失算了?”

眼中冒火,他原本只不过是路过而已,却没想到让他看到了这么精彩的一幕,小小年纪,样貌平平也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又岂是一句头痛能说明得了问题的?

护国王向府大公子,面温心狠,要是谁招惹了他,就算是再过二十年他都记得,当年十一皇子只不过是不小心撞倒了他心爱的墨兰,却被记恨到二十年后才报,十一皇子就是到死也不知道他的死只不过是因为一盆花而已。

他不想惹这样的人物,无论是前一生还是这一生,他都不想与这个男子有任何的联系,不是怕,而是没有必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