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温柔和宠溺/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人睡,一种精神药物,抗生素在这古代是想也别想,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人不要睡觉,或是减少睡觉,再加上金针修复经元,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方案已定,等的就是看看他这几天的效果。

吱呀,杨焱铁青着脸进入煎药房,随手将在红盒子扔桌上,“主子的药好了没,要是好了,赶紧送过去。”

她鼻子一动,从盒子里散发出老山参的气息,应该是美丽善良的李小姐送来的了。

“公子现在就要喝吗?可时辰还未到,不如让他忍忍再等等吧,早些喝药对上碗药的发挥也不好。”

无情拒绝。

什么送药,分明就是解围,要支走李小姐。

杨焱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一点儿也没意外,只一句,“主子说了,你可以不送,如果你想连一个馒头都有的话。”

叶琉璃嘴抽她现在比在寺里吃的还少,他还想将她唯一的口粮给没收吗?这岂不是要饿死她。

立即转言,“好吧,主子的身子虚,多喝点,总没坏处。”

杨焱嘴抽,果然还是主子能治住这个比泥鳅还滑的叶大小姐。

院外,亭台。

重重树影之下一男一女相对而坐,男俊女俏,好一对青梅竹马。

“公子,药来了。”

只可惜,落花有意,而流水无情。

“璃儿,你来了。”

宗政九温润又带着丝喜悦的声音响了起来。

叶琉璃在身体本能一紧,什么情况?分开不过是一个时辰,用不着这么……温柔吧。

只是,她还没有想完,一道极利的目光朝她射来,不用判断方向都知道是谁发出来的。

“公子,喝药。”

不动如山,以静制动。

可是……

“璃儿,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的,我的药一直都是你煎的,璃儿,你放心,我答应过你的父母会好生照顾你,我就一定会做到。”

宗政九的眼睛越发的柔了起来。

叶琉璃听罢,顿时一万头草尼马从心头狂奔而过,现在她要是真的不明白怎么回事在就真的是个棒槌了。

这个少年就是想用自己作为盾牌替他挡烂桃花。

不过……

“公,公,公子,婢子还小,这药是春枝姐姐煎的,父亲也说了,只要我叔叔回来了,就会将我从府里赎出去的。”

为了配合胆小,还颤了颤身子,险些药都洒了。

“没关系,我知道你还小,可是,我愿意等。”话还没说完,突然抓住她的手,“你的手怎的这么冷?是不是衣裳穿少了?杨焱,去成衣铺多买些衣裳来,还有,再买点珠有花,要珍珠的,她这个年纪,戴珠花最好。”

宗政九眼神带着宠溺。

叶琉璃手指一痛,看上去他是轻轻握住,可是实际上,鬼才知道他用的力有多么的大,真是一个笑里藏刀的男人啊。

指骨咯吱一响手指疼痛了起来,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是坑她没得商量的了。

“……是,公子,一切听从您的吩咐。”

声音一落,那道落在她身上的目光从极利变到极冷,唉,这就是所谓的善良李小姐?眼神要是能杀人,她早就死了不下十次了。

“呵呵,正哥哥,你这丫头看上去不错,不如,借我两天吧。”李静秋笑道。

叶琉璃暗暗摇头,她也太着急了吧,世子刚刚透露对她有意,而她就这么快想要将自己要过去,这么快就想除掉她,世子应该,不会答应吧。

“李小姐客气了,只不过是个丫鬟而已,不过,想要借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等我的身子好些了再说,可以吗?”宗政九微笑道。

叶琉璃猛的抬头,清冷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会吧,他真的让她去送死?

“真,真的吗?”李静秋大喜,“我,我一定不让有正哥哥失望,我一定会好生的对待的。”

呵呵,叶琉璃无语万分,她就这样成为了他们两个斗争下的悲剧,而她,还没有一丝可以拒绝的权利。

唉,这就是身为棋子的下场啊。

“叶琉璃,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来,你想报仇,光是你现在的这份心性是绝对不够的,要知道罗氏在叶府的地位与日俱增,叶显明原先只不过是副五品的官职,现在已经是正五品的礼部侍郎了。”

宗政九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她身子一怔,叶府升官了?脑子有些嗡鸣,清冷的眼睛里慢慢凝结上了一层寒霜。

他已经是正五品的礼部侍郎了吗,这官职升得好快啊,曲州罗氏女,还真不是盖的,这一手将夫君提拔起来,那叫一个青云直上,而罗氏在叶府中的地位也不言而喻了吧。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离开蓟州连声招呼都不打,他们真的是想将这个孤女给扔下啊。

“不仅如此,而且叶显明还反参了慕御史一本,说他抗旨不尊,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宗政九继续密音,眼睛里看着她眼睛和嘴角的慢慢变化。

这个丫头,太让人难以掌控了,她明明知道自己与他有交易在身,明明知道她的生死就捏在他的手里,可是她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时不时的挑起他莫明其妙的怒气。

若不是知道她还在努力学习着医毒,他甚至以为,她母亲和妹妹的仇就这样放下了,甚至是没有报仇的欲望了。

就像望云寺里的那个,每时每刻想的都是报仇,想尽办法逃出望云寺进京复仇,这应该才是正常的吧,而她,呆在凌云寺,一天还能吃四个大馒头,就算是大门打开,她也不会离开一步,怪胎。

然而,就是这样的怪胎,他却不得不用。

现在看着她眼中已经布上的一层厚厚的冰和嘴角越发清冷的笑容时,他知道了,她的仇没有忘记。

“多谢公子的抬爱,听说李小姐温柔善良,伺候她是婢子的福份,不过公子说得对,是你将我收留的,待公子身子好全了,婢子再去李府伺候李小姐。公子,来,药凉了就不好了,喝了吧,不要让婢子担心。”

声音好听,语气轻柔,眼神里透着爱慕。

演戏,她绝对称得上是高手,就连宗政九此时也找不出她的半点错处来,这个男人永远掌握着她的命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