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该死的娃儿/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等,你就算是想让我死,也该让我做个明白鬼,到底,是谁让你来杀我的?”

单凭春枝这种小小的怨恨还不至于让她去死。

“明白鬼?这世上的糊涂鬼多着了,也不在乎多你这一只。”

“那可不一定,那么多糊涂鬼是不错,可是,她们是公子的婢子,我好歹也是公子买回来的,你以为他的奴婢死了,他会不闻不问?还有,杀了我对你又有什么好处,你不是依旧爬不了公子的床,做不了公子的姨娘?”

“谁说的,李小姐可答应我了……”

哦,李小姐。

果然是李静秋。

“呵,春枝,你在这个宅子里也有不少的时间了吧,公子的今年才十二岁,就凭这样的样貌和品性,就是进京了也能找到五品的官家小姐,而你现在就替公子做主找了个少奶奶,你觉得,公子真的会应这个景吗?”宗政九原本长得就风光霁月绝代风华,就算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脸改变了一丝模样,可还是漂亮的存在,再加上周身的气度,说是正儿八经的官家公子也是有人信的。

所以,以这样的品貌去娶一个官家小姐,也是极有可能的,而李静秋呢,跳起脚来也不过是个九品芝麻小官的女儿,与五品大员的女儿根本就是提鞋都不配。

这?

春枝怔住了。

她不笨,经她这么提醒也想到了这一层,既然能娶更好的,又何必在意现成的呢?

“可,可是,可是李小姐说,他们早就有婚约在身的啊。”

“哈哈哈,春枝,说你蠢,你还真蠢到家了,她这是为了让你安心替她做事而不得不下的套,你居然也信?就是我这个六岁的娃儿都不信。”

春枝倒抽口气惨白着脸,倒退数步。

这怎么可能?

这,又有什么不可能?

叶琉璃不说话,就这么靠在可以磕死人的柴上定定的看着春枝。

现在,春枝她要做的不是杀她,而是看看李静秋是不是真的会成为少奶奶,是不是真的有心想提她为姨娘。

想来也真好笑,一个十二岁的少年,他能做什么?说句不好听的,毛还没长全呢,也不怕伤了身子,亏了人?

“你,你等着,等我核实了,我再来治你。”

撩下狠话,春枝便飞快的离去。

叶琉璃挑眉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下来吧,我亲爱的主子。”这戏也看够了,没必要再藏身。

宗政九飘然而下,不过,他好看的俊眉却皱了皱,吐出一句让她震惊的话,“凌云师太,出事了。”

什,什么?

凌云师太出事了?

“怎么回事?”

叶琉璃脑子一嗡,她与师太虽说只是表面的师徒关系,而且并不太亲和,甚至一天之内也难得的有几句话的交流。

可是她知道,冬日的时候,她的被子被有欢抢走了,师太便用自己的新被子盖因她身上,额头上的伤伤得可怕,她却坚持着每天给她清除。

还有那碗比胆汁还要苦的药里有一味极品雪莲,这雪莲世子是不会给的,她无意中闻到她的屋子里有雪莲的味道,虽然很淡,可是她还是闻出来了。

原来,这雪莲是师太的,雪莲必要时是可以救命的,而师太却为了她这个不知名的孩子可以舍弃,这又岂上一句师徒可以说得清楚的。凌云师太是一个不喜欢与人生事之人,要是出事,那就一定是大事。

宗政九没有说话,而是带着她回到凌云寺。

马车之上,看着这个独坐于一处的小人儿,脸上的表情很沉,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现她见面的情况。

他刚踏入叶府,原本是想看看这个叶府有没有值得利用的价值时,却没想到,看到的是一个小小的人儿脸上毅然决然的往火里冲,那表情,就像是要与这火一同烧掉一般,丫鬟根本抱不住。

而他,则鬼使神差的抱了过去,更没想到,她张口便咬。

现在的沉浸虽然比不上当初,但,也很可怕。

“只要你的医术精堪,她就会没事。”

是提醒,也是说明情况,也是告诉她,稳住情绪的重要性,凌云早一刻得到救治,她生的希望就越大,而不是分不清重点的冲上去就是报仇。

叶琉璃双眼微眯的看着那个坐在对面的少年,性格沉稳,老谋深算,而且头脑清醒,像这样的人,真的只有十二岁吗?

“我知道了,不过,应该是寺里的人伤的师太吧。”

宗政九一怔,她聪明的让人可怕。

“是的,是江有欢。”

“哼,早料到会从她的身上出事,可是没想到,居然来得这么快,而且,下手的对像是师太。”

“是个意外。”

“够了,不要跟我提什么意外,如果她真的不想伤人,师太又岂会有性命之忧?宗政九,请不要给江有欢找借口,也不要给她开脱,你以为这样她就能躲开我的惩罚吗?”

“你?那你想怎样,杀了她吗?我不是在为她开脱,我只是……”

他只是不想她这么难过,仅此而已。

“不要再说了,我不会放过她的。”

很快,马车便到了凌云寺口,叶琉璃还未等马车停稳,便翻身而下,小小的身影飞快的朝寺内奔去,她刚刚才被打二十大板,屁股上还流着血,可是她却完全忽略了。

“该死的娃儿。”

宗政九暗咒一声,而后脚下一个轻点,以大鹏展翅之势飞了下去,一把捞起地上的她,直直的飞了向寺内。

这是她第二次感觉飞行的效果,与第一次不同,这一次她没有想着逃,而是安安静静的等着这个男人将她送到师太的身边。

而她的心,也早就飞向师太,脑子里不断的重复着各种可能,也不断的重复着各种结果,她的心,竟第一次感觉定不下来。

可是,当看到师太时,她的心猛的一惊,原先所有的猜想都在这一刻化崩裂。

怪不得宗政九说只要她的医术好就要可以救她了,因为师太的这种情况在一般的大夫眼里就是个死,回天乏术。

一把刀子深深的刺入了师太的腹中,血流满腹,就连止血白巾也染透,师太的唇角苍白,眼睛紧闭,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