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所谓的敬重/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啊,痛死我了,痛死我了,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再打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江有欢满地打滚,口中连连求饶。

可是,她的开口求饶不仅没有换来停手,反而是换来了更重手,更重的力道,打在肉上。

很快就有了一个棍痕,而且棍子上的尖刺也毫不客气的挑起她皮肤上的肉丝。

嘶。

壮姑感觉头皮发麻,这手下得极重。

壮姑知道姑娘会发怒,可是没想到,发了这么大的怒,看着江有欢满身是伤的模样,她不禁也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

啪。

棍子竟硬生生的被打断。

叶琉璃这才停手,可是脚步却没有丝毫移动的意思,清冷的目光就这样看那个蜷缩在一处呜呜直哭惨不忍睹的江有欢。

“怎么,你觉得自己很委屈?”

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温度,冬日河水里的冰都没有她此时的声音冷,江有欢身子本能发着颤。

江有欢瑟瑟发抖,是,她是觉得很委屈,原本这一切都是她惹起来的不是吗?

若是三年前她不来,若是三年前她不坚持每餐喝苦药,不坚持每天剥花生,不坚持每天穿针,师太另眼相看的人就是她江有欢,而不是她琉璃了。

她,她也是喝药的,师太当年看她的眼神露出赞许,她高兴得恨不得抱着药碗睡觉,可是药太苦了,她实在是喝不下去,而且,她发现,她有一餐没有喝,师太也没有责怪,久而久之,她也就没有喝了。

可是,三年前看到她这般她突然就看到了当年的影子,所以,她在想,如果当年坚持下来了,又会是怎么样一个光景。

只是,没有可是,她毕竟没有坚持下来,也没有得到师太的另眼相看和赞许,师太的这种表情的眼神却给了三岁的琉璃,嫉妒之心猛的生了起来,更如杂草一般的疯涨了起来,一日盖过一日。

所以,她才处处对琉璃出手,处处挑她的刺,时时找她的茬,这样她的心里才好过。

所以,师太的伤,应该由琉璃来承担,而不是她。

“没错,我就是委屈,如果你不在,你不来,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我怎么会杀师太,我对师太是最敬重的……”

江有欢呜呜直哭,看上极为可怜。

叶琉璃冷笑不已,“你说你委屈,你说你敬重师太,可是,从我进门到现在,你可曾问过一句师太的情况?你可曾主动认过错?你从头致尾所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我’之类的话。”

呵呵,这就是她所谓的委屈,所谓的敬重,那,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两个词了。

壮姑一怔,是啊,如果江有欢真的关心师太,真的不是故意的,为什么从来不听她问有着于师太的一句呢?

就算不是师徒之情,师太也养了她十年不是吗?

难道,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吗?

若不是姑娘提醒,她,还真叫这个江有欢给胡弄过去了,看着她被打惨,她还生了一丝同情?呵,她真是眼瞎了,怪不得姑娘要打断一根柴,照这样看来,就算是打断十根,也是活该。

“这……”

江有欢身子顿时瘫软,脸色比方才还要惨白,还要难看。

“所以,江有欢,不要在这里跟我说什么委屈和敬重,也不要在这里跟我说如果我在或不在的事,因为你的本性,就是坏的,你的心地就是丑的。”

“我……”

叶琉璃不理,继续说道,“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所以,你接下来的日子,好好享受着我为你布下的代价。”

江有欢这不是意外,而是心中积怨所致,或许,她之前针对的人只有她,可是之后就不一定了,她既然对师太动手了,那也就是说,她的怨恨已经转移到了师太的身上。

如果,今日她原谅了她一次,放过了她一次,或许她可以暂时沉静,可难保以后。

师太教养了她三年,她不能跟江有欢一样无情无意,她不会不管师太的死活。

所以,江有欢,你接下来的日子不是有欢,而是有苦,无尽的苦,只为了这一刀。

“不,不不,我错了我错了,琉璃,你放了我吧,不想死,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伺候师太的,我不会让她有事的。”

江有欢害怕了,从琉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她害怕。

伺候?

她还以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叶琉璃不理她那可怜的表情,只问一句,“刀子,是从哪里来的?”

“我,我捡的,就在我愤怒的时候,我突然就看到了眼前的一把刀,师太那个时候也正好过来了,她让我不要再针对你,还说要罚我,……说了一大通,所以,所以我就怒了,我就……”

她就刺向了师太。

“好,我知道了。”

一把刀,从天而降,恰好,又是在江有欢就要受惩罚的时候。

巧,好巧。

“……不要走,不要走啊,琉璃,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叶琉璃怎么可能理这个无情无意的女人,放了她就等于第二次杀了师太,她看她这脸,像是那么笨的人吗?

脚步走得更快,更稳了。

江有欢看着远去的身影,心中一沉,她感觉,她将来的日一定不好过,后悔,她好后悔啊,为什么昨儿个要捡起那把刀,为什么要刺向师太?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大错铸就,等待她的,只会是无尽的黑暗。

……

精美花园。

“怎么样?”

宗政九看着手边的清茶,茶叶是从凌云寺带过来的,苦中带涩,茶中次品,好鲜嫩,倒也能入口。

杨焱看着这茶,主子是见叶大小姐生口嚼了才想要带过来的吧。

“回主子,江有欢被打,叶大小姐已经回到师太身边照应了,不过,叶大小姐最后要怎样处置江有欢,这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下场不会太好就是。

“嗯,那那把刀呢?”

凌云寺是佛寺,不可能会有那样的刀具,而且这里还是一个穷苦人家都不愿进来的寺,更不会想到来这里给江有欢一把刀来杀师太了。

一切的解释只有一个,要么,就是别有预谋,要么,就是针对叶琉璃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