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下跪,磕头/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腰。

燕草冷哼,“你只不过是个小牧童,你说吃不得就吃不得吗?”

小牧童快哭了,“姑娘说了,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这是姑娘让他在这里看着的,他每天都天这里来放牛,姑娘说,只要他看好这个,等桑椹熟了,就可以连同这个一起给他,还说这是治母亲病的最好药材。

桑椹这几天就熟了,姑娘也快回来了,所以,他就来这里看了看,却没想到,被一个小厮给摘了,他大急,这才阻止。

燕草嫌弃的看了眼在小牧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东西满山都是,而且都是野生的,是无主的,我就怎么吃不得了?”

燕草真是不服气,在府里她还要听从嬷嬷们的话,还要受主子们的气,这会子都离府这么远了,居然还被一个小牧童这么喝着,真是有够让人气的。

“你?我?……你们就是不能这么做。”

小牧童急了,他的嘴巴笨,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可是,他又不能负了姑娘之约,鲁莽之下竟一巴掌拍落了桑椹。

吧哒。

桑椹掉地。

小牧童张大眼睛,也被自己的行为惊到了。

他,他不是有意的,可,可是,她真的不能吃,可是还没等小的牧童反应过来,一个巴掌便狠狠的甩了过来。

啪。

清脆肉响,将小牧童打倒在地。

嘶。

壮姑老何赶到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

“哼,你只不过是个乡野的小贱人,也敢打掉我的东西,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燕草大怒。

小牧童哪里受过这样的对待,委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够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壮姑有些怒了,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就算是他犯了再大的错,也不能出手打啊,这个丫鬟打扮的人,还真是有够嚣张的。

燕草见着来人,再看看他们一律的粗布衣衫,看上去就是个泥腿子出生的人,或许,他们是山脚下的农夫吧。

“我是什么人还用不着你们来管,总之,这个小牧童得罪了我,我就要好好教训。”

说罢,抬手便打。

小牧童再也忍不住,吓得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姑娘说的,姑娘说的不能吃不能吃。”

这个娃儿才不过六七岁,而且本来就是个老实木讷的,他所说的不能吃,应该是在桑椹未成熟的时候说过的话,可是他却记住了。

壮姑将这孩子搂在怀里,“莫哭,你做得对,姑娘是说过,这桑椹不能吃。”

不仅人不能吃,就是虫子也不能吃它。

这桑树名叫黄桑,表面看上去与一般的桑树无异,可是只要切开树杆就知道,里面是像黄杉一样的黄色,而且长的叶子也散发着淡淡的黄杉的清香,这可是姑娘花费了七年的时间种出来的。

却没想到,今日却叫她给摘了吃了,姑娘要是知道了,只怕会将她给砍了沤肥。

“呵,没想到,打了小的却引来老的,正好,你们在这里,这个小贱人伤了我的手,我要你们赔。”燕草打量了一下他们,而后又冷道:“看你们这几个穷光蛋只怕也没多少有银子,不如这样吧,只要你给我下跪,磕三个响着求着我饶命,我便放过你们,如何?”

下跪,磕头?

老何壮姑呵呵了,看她一副俏丽的模样,可就为什么偏偏长了个愚蠢的脑子呢?出门在外,她就是这样结仇的吗?也不怕她惹到了不该惹的人,克死他乡?

“我说这位姑娘,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让我们给你下跪磕头,你确定,你能受得起?”壮姑冷笑道。

燕草冷哼,“不就几个乡下贱人的头吗,我燕草自以为还受得起。”

开什么玩笑,都到了这个穷乡僻壤么,她有什么受不起的,她可是从京都高门大府里出来的,俗话说得好,宰相的守门小厮还能抵个九品之官呢,这种小头,她自然是受得起的。

“……啊……”

燕草还没想完,只听得身后一声大叫。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一边的男子掐着脖有子,痛苦倒地,脸色奇异的发着黄。

“小陆子,你怎么了?”

燕草一惊,就要上前扶起。

小陆子可是唯一一个会驾车的啊,要是他出事了,她们就别想回去了,她可不要死在这荒山野岭。

“想死你就碰。”

她的手刚要伸到小陆子的身上,一道极为清冷的声音自后响了起来。

这声音,冷得就像是腊月里的溪水,那是一种光用听就感觉冷到骨子里的。

燕草暗暗吞了吞口水,就算是表小姐的声音也比不上这声音让人能记住。

“姑,姑娘?”

壮姑一惊,这次,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只见,一道清冷纤长的身影慢慢的在走了过来,肌肤雪白,五官清冷,额头虽然留着留海,可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尤其是那一又古井深渊的冷眸,未见就已冰上三分。

“姑娘……”

小牧童挣脱壮姑,一把冲了过去,抱住姑娘的腿,又哇的大哭了起来。

叶琉璃纤细手指微微抬看,看到了这个小小的脸上清淅的五个手指印,朱唇轻启,“她打你,你就知道哭吗?”

小牧童水汪汪的眼睛看过去,眼内闪着迷茫。

叶琉璃清冷的声音再道,“要是她欺负了你娘,你会如何?”

“当然是欺负回去,我不允许任何人动我娘的一根手指头,呃……,我明白了。”小牧童一把擦掉眼泪,坚定道:“不哭,我要欺负回去。”

说罢,小牧童转身,跑到燕草身边,快速的扬起手掌,对着燕草的脸,照着她原先的模样,啪的一声狠狠的打了过去。

燕草此时正是蹲着的,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这一巴掌打得她也像小牧童一样,摔倒在地。

小牧童摔倒那是被欺的,可以说不丢人。

可是这个燕草摔倒,可就丢人丢大发了,被一个孩子打倒在地,这整个京都丫鬟的气质,全没了,她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气质,也全没了。

“这?”

燕草捂住发疼的脸,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在这种地方被这种人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