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重新体会什么是撕心裂肺/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仅是有意思的组合,而是一个非常让人深思的组合。

老夫人不是个省油的灯,罗氏虽未见过面,可是这十年来的表现却说明她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人,她就算是再蠢也不敢用老夫人身边的人。

所以,沈嬷嬷只不过是借着罗氏的名头来给她送东西罢了,无论这东西送得好或不好,事儿都得由罗氏担着。

不过,送的东西倒是不低俗,上等的锦罗粉色,淡蓝,鹅黄,月白各一匹,翡翠和珍珠头面各一套,烧蓝镶金花细一枚,点翠嵌宝大发钗,珐琅银钗各一枚,还有款式的耳环五对,不多会便将梳妆台上的小屉填满,瞬间有种珠光宝器的感觉。

管事嬷嬷一个,一等丫鬟两个,二等丫鬟两个,三等的四个,四等的四个,再加上两个守门的婆子,笼笼总总十三人。

诫思院本来就不大,此时一站,倒热闹了起来。

“大小姐,老奴姓周,大小姐叫我周嬷嬷即可,以后院子里的事就由我和庄嬷嬷二人管了。”

随后周嬷嬷将花名册递了上去。

叶琉璃笑了,只看不接。

她要这花名册有何用,她们的卖身契又不在她的手里,所以,她们无论是几等的丫鬟都不是她的人。

“你们都是祖母安排过来的人,本小姐相信你们的忠心与办事能力,不过,我即回来了,又入住了这诫思院,那么,一切也有我的规矩,在你们尊守叶府规矩的同时,也不得废了我的规矩,明白了吗?”

“是,大小姐,老奴(奴婢)知道了。”

“不错,那么,就下去做事吧,今日送来的东西全部上了账册,你们分为三班轮流守值,另外,守值之人也要在点名簿上给我留下手印,我可不希望事情办砸了找不到事主,还有,诫思院的大门给我守牢了,要是像昨天一样不小心进来一条狗,扰了我的清静,那我便拿你们当狗来处理,可懂?”

话越说越深,越说越重,也越说越叫人脖子发紧。

别看这个大小姐十年没有回府,可是一回,这几句话里却是个行里老手啊,她们不敢小看。

周嬷嬷赶紧恭敬回道:“老奴谨记。”

叶琉璃满意点头,“记得就好,好了,你们下去做事吧,周嬷嬷留下,本小姐还有话要问。”

“是。”

丫鬟们散开,各自找事做了,守门的守门,扫院子的扫院子,归整的归整,看上去一派热闹之景,不过,刚刚动手,她们便愣住了,大小姐说诫思院的规矩?可是,是啥规矩,她也没说明啊,一时间又慌慌不安了起来。

叶琉璃轻端着粉彩茶盏,茶盖轻拔了茶沫,微微一吹,轻轻一啜,没有声音,姿势标准,根本让人找不出错处来,再加上这周身镇定淡然的气势力,倒不像是放在外头十年的乡野丫头,而是就在府里被嬷嬷教养着长大的嫡小姐。

“周嬷嬷,本小姐记得,十年前也有一个姓周的妇人,是她将我护送出府的,那时还小,听沈嬷嬷称她为周瑞家的……”

此时的声音清冷轻缓,就像是深山里涧里流出的溪水,完全没有了方才的凌厉。

可是周嬷嬷依旧不敢小看。

“回大小姐,老奴也是七年前进的叶府,不认得什么周瑞家的,不如老妈奴问了沈嬷嬷再来回?”

“不必了,我只不过是心疼那个周瑞家的罢了,那一日雪天路滑,马车不慎翻倒,周瑞家的为了护我而死,她真是个好人啊,要不是她我也没命活到现在,这么多年了,也没去她的坟头上看看她,觉得心里过意不去,哪怕是给个几两银子抚慰一下她的家人,也是好的。”

语气真诚,脸色惋惜。

周嬷嬷一怔,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正待要说一些安慰的话,却猛的被她给打断。

“行了,你要是不知道便罢了,还有,此事不要让老夫人知道,她年纪大了,受不得这种生离死别的事,下去忙吧。”

呃。

周嬷嬷有种说不出来的郁闷之感,因为主子们伤心的时候身为奴才的势必要安慰几句的,也好得到主子的赞赏之类的,可是现在这个程序突然被打断,就像是做事只做了一半让人难受。

“……是,大小姐,老奴告退。”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叶琉璃嘴角的冷笑更深了。一个个老货精得比鬼还要厉害却在她这里装模作样。

她这哪是想去看周瑞家的坟看看,要说她想将那个周瑞家的尸骨挖出来再鞭笞三日,再淋上化尸水化得她骨头渣子都不剩还差不多。

周瑞家的,那个拔刀要将她杀了的女人,那样的死法真是便宜她了。

“小姐,周嬷嬷只怕一会儿就要去禀告老夫人了。”

“就让她去吧,我还怕没人给我送信呢,十年了,他们在这里风风光光的活了十年,也是时候将他们的伤疤一个个的揭开,然后在这伤疤上再洒上点盐,重新体会一下什么是撕心裂肺的才叫爽。”

老夫人,罗氏不是想探听她到底想做什么会做什么吗?那就让她们探听个够。

果然,周嬷嬷找了个去厨房看菜的由头出了院子,七拐八拐的拐到了安福院,具休怎么报告,报告了什么她不知道,她唯一知道的是,老夫人一个时辰后就不舒服了起来,带病的沈嬷嬷咬着牙,坚持的伺候着。

呵,现在就支持不住了?日后呢?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

她,轻轻的吸了口空气,这就是宅斗的味道,新鲜而又浪漫。

……

安福院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个小贱人,我早在十年前就不该叫周瑞家的饶了她,也省得有今日一事了。”

老夫人手指疼,胸口也疼,这才来了两日便气得她头晕目眩,这可如何是好啊。

沈嬷嬷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了起来,她现在想的不是如何对付叶琉璃,而是想着如何的保重自己的身子。

“老夫人,这不快要到了十一皇子选妃么,只要她被选入宫中,还怕没人治?那个惠妃娘娘可不是吃素的,就算是皇后一碗碗的避子汤下去,还不照样生了十一皇子?”

呃,对哦。

她怎的就给忘了,她不是来享叶府嫡小姐的福的,而是来选妃的。

“不过,这小贱人真要是选上了,是可以被收拾,可同时,我们岂不是要仰丈她的鼻息了?”

老夫人又是一怔,感觉,被选上了也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