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真是眼瞎/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谁也没有想到,叶琉璃与罗氏的见面会是这样一种状况,原本是早在第一日就该见面就该碰出火花的二人会延误到现在。

“见过大小姐,大小姐果然姿色非凡聪明过人,竟一眼便瞧出我就是夫人来,老夫人您这孙女儿了得。”

罗氏夸赞,笑容和眼晴里充满真诚。

“……大小姐莫要见怪近日我身子不适未有相见,还请大小姐原谅介个。”

不待叶琉璃开口,罗氏便又抢先说道。

罗氏,每个月总有几日不舒服的,而那几日她绝对不会下芳菲院见任何人,包括叶显明,包括叶老夫人,而这种习惯竟延用了十年,没有一人敢破坏,再加上老夫人对她本就有所不喜,几日不见也省得心烦,所以,叶府夫人的这一特殊也就这样保存了下来。

叶琉璃看着这个罗氏,百闻不如见面,十年前宗政九但将她的底细透露给她了,就这么区区几句话便显露出了她的本事来,用四个字形容:城府极深。

明知道她是已故正室遗留下来的嫡女,却依能够笑容面对。

明知道她嫡女身份显些将她儿子风头盖过,却能依旧真诚以待。

更明知老夫人叫她来是为了引起她对她的不适,却依旧如常。

这样的女子,岂是一般女子所能做到?她更相信,十年前的大火也有这个罗氏一份手笔在了。

“夫人言重了,夫人身子哪里不适,要不要叫府医来瞧瞧?若是府医瞧不好,还可以让父亲请了太医过来,父亲好歹也是一品大员,夫人您又是四品诰命,这样的身份也是可以请得动太医的吧,夫人要是再不行,不如让我在替你瞧瞧好了。”

她叶琉璃也不是盖的,十年磨一剑,这功夫又有谁能有挡?这一剑刺下去,保管他们还没回过味来就已经重伤了。

罗氏一怔,惊讶的看着她,“大小姐竟还有这等本事,可以替人看病?”

别说是罗氏了,就是老夫人也是一惊。

她不是在乡下么,能识得几个字就不错了,居然还会有医术?

叶琉璃笑道,“自然能,我自小便知自己与别个小姐不同,能学的,一定要学,纵然不会琴棋书画,也要学会自我诊治,还别说,我的医术非常高明,常有乡人向我请教请我出山,可是我都一一拒绝了。”

“哦?大小姐医术竟如此精湛?不知大小姐读的是何医书啊?”

众人目光齐聚。

“我读的是一本极厚的医书,名叫《正骨千金录》是有名的医师叶天士所箸,起初之时我还难以读懂,不过在庄姑的指导之下……”

她的话还未说完,叶老夫人和罗氏的脸便开始抽搐了起来。

《正骨千金录》她们当然知道,不仅她们知道,就连府中的丫鬟也知道,这是一本杂书,那个叫叶天士的人也只是个江湖郎中,自以为了不得便在家中胡乱写了这本医书,而且,还亲自花钱叫人印出来。

此书在南渊极为有名,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的厉害,而是它有多么的搞笑,就算是里面的字也都是错的,一时间引为笑淡。

不过,更让人无语的是,这本书实际上写的是如何给狗猪之类的畜生如何正骨的一本真正的不入流的书。

叶老夫人和罗氏顿时被隔应得不行。

“……怎么,老夫人和夫人不相信吗,若是不信大可以问了庄姑,我的医术是不是出神入化?”

叶琉璃的表情越发的美丽了。

她可是当着她们的面说了大大的实话哦,她的医术十分高明,她若称第二便没有人敢称第一,而且须于山上也确实有许多人想要求医,都被她拒绝了,罗嬷嬷和燕草就是被拒绝的人之一,这一切可都是事实啊。

可是,看她们这眼神分明就是不信,而且眼内闪鄙夷。

“小姐说得不错,小姐的医术十分高明。”庄姑十分认真的附合。

罗氏就算是再谈定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谁还能以为一个给猪牛接骨的人会是个医术高明的?这真的是目光短浅。

“呵呵,那大小姐可真是厉害啊,我等,自愧不如。”

“所以,夫人要让我瞧瞧吗?或许,我也能将你的骨给正了。”

“不不,不必了,我的身子还好,还好。”

“夫人不必客气。”

“我没有客气,……呃,母亲,大小姐既然来了,不如在就将事情给说了吧。”

罗氏赶紧叉开话题,只略显狼狈。

众人都明白,若是罗氏真的答应了大小姐让其治病,只怕会如一头猪一般的被人正骨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只怕真的要被人笑话了,而且罗氏不敢打这个赌,赌叶琉璃对她是否真的没有那种愤恨的心思。

庄姑冷哼,当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在这天下多少人求着小姐看病都没有这个福气,而这次他们有机会,可是却没抓住,真是……眼瞎。

叶老夫人点点,眼神一个示意,画春领命退下,不多时,周嬷嬷便被的扶了上来,周嬷嬷脸色苍白,几欲晕过去。

罗氏笑道:“大小姐,周嬷嬷最近身子不适,恐不能照应了,此事本该由周嬷嬷亲自向大小姐说明,只是周嬷嬷的脚……”

周嬷嬷的脚被扭曲得不像样子了,就像是被一个力大无比的人给生生扭断一般,极为可怕。

“大,大小姐……”周嬷嬷声音发颤。

事情到了这里也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周嬷嬷受伤,不良于行,而身为主子的叶琉璃居然没有发现,不仅没有发现,而且还不让周嬷嬷休息?这是一个多么恶毒的主子啊。

叶琉璃清冷的双眼微眯,她可不担这种名头,也承担不起。

“呵,我以为老夫人和夫人这么急着来见我是想我了,却没想到,你们又在这样冤枉我指责我?我就是不明白了,我这么一个没了生母的女儿到底碍着你们什么了,难道,你们真的要让我死以你们面前才甘心吗?”

突如其来的发作叫众人躲闪不急,狠狠的被她劈着盖脸的骂了一顿。

她看着她们的脸色,丝毫没有任何停止,而是猛的站了起来,对着周嬷嬷的胸口一脚踹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