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人才/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的一声大叫。

周嬷嬷砰的一声倒在地上,胸口疼痛万分。

众人皆是一惊,她们没有想到叶琉璃二说不说就开始动起手来?而且还是当着老夫人和夫人的面?那周嬷嬷怎么说也是老夫人分派下去的,岂不是在打她的脸?

可是,大小姐此时却是一副比周嬷嬷还要气愤还要委屈的表情。

“周嬷嬷,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样的人?不久之前我便对你说过,你的腿有骨裂之症,本小姐好还好心的让你回休养着,可是你却说没事没事伤口早就好了不肯回去,当时我还在想周嬷嬷你当真是个好嬷嬷啊,不愧与周瑞家的一个姓,都是护主的好奴才。

可是现在呢,你却用着你的断了的腿来指责我的不是,来陷我于无情无义的境地?你这个老货,你还有脸在这里给我装死,你还有脸在这里跟老夫人和夫人面前作戏?今日,看我不亲手灭了你这个恶奴。”

叶琉璃说罢,抄起手边的一根玉佛手就要对着周嬷嬷狠狠打下去。

老夫人面色一惊,那玉拂手可是价值连城的啊,京都的老夫人没几人能有这样的物件儿,这要是打下去,那拂手还不就得毁了?

“你们几个死人不成,还不快给我拦着大小姐?”叶老夫人颤声大叫,她的价值连城啊。

“是,老夫人。”

站在一边的丫鬟们领命,老夫人就要气晕过去,都什么时候了还是不是的,赶紧上啊,这要再晚了,那玉拂手可就真毁了。

还算沈嬷嬷的手脚快一些,飞快的握住大小姐打下去的手,老脸吓得苍白,“大小姐不可。”

庄姑看着她们一个个的提心吊胆的模样暗笑不已,小姐就是瞅准了那玉拂手贵重,这才果断出击的,没想到她们的脸色竟真的如此慌张。

叶琉璃喝去,“沈嬷嬷,你拦着我作堪,我要将这个恶奴亲手了结了她,你放心,本小姐身体好得很,不会被伤着的。”

卟。

众人暗血狂喷。

沈嬷嬷这哪里是考虑她的身子骨啊,她们这分明就是心疼这枚玉拂手。

可是她们又不能明着说这这玉拂手比小姐的身精贵,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好言相劝。

“呵呵,我们都知道小姐千金之身,但也不用跟这个恶奴一般见识嘛,这不是有行刑的婆子么,有她们来打,岂不是更好?”

沈嬷嬷一边小心说话一边从她的手里取下玉拂手,当玉拂手安全的交给一边的丫鬟时,她们的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

叶琉璃感动的点点头,“沈嬷嬷,还是你关心本小姐,当真是不枉我对你的一片信任。”

而后话峰又一转,“说来,我还要感谢嬷嬷,当年,要不是你派了周瑞家的护送我去寺里,只怕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真是没想到,同样都是姓周的,怎么禀性这么差呢?”

沈嬷嬷嘴抽,这次是没提什么十年抛弃,可是直接点了周瑞家的名了,大小姐还真是一点也不想他们好过呀。

周瑞家的是怎么死的,沈嬷嬷清楚,老夫人更清楚,可是她们此时却是有哑巴吃黄莲有苦难言了,周瑞家的明显的就是派去杀她的,可是最后她却失败了,这话就是打死也不能说的。

叶琉璃不理她们的脸色,继续又道:“老夫人,我不想别人说我是个无情无义的,我想要知道周瑞家的埋在了何处,好让庄姑去替我烧上在些冥钱,感谢她当年的一翻救命之恩。”

“这……”不行,周瑞家尸体她们都没收回来。

“哦,还有,说起这个我也想请老夫人许我去母亲和妹妹的坟前烧个香磕个头,这十年了,我这个不孝女居然一眼都没有去看过。”

“这?”更不行,她们的棺木……

老夫人的脸色微沉,她根本就没想过要好好的安葬她们母女,更没想过这个叶府嫡女还能回来,当年留她一条命也是怒气所致,要不是罗氏的兄长相逼她也不会留下一个嫡女来气气罗氏,叶琉璃的生存只不过是个意外。

更重要的是,她以为这十年来,这个叶府嫡女早就死了,哪里还会活在这世上,沈嬷嬷奉命去找也只不过是个形式,他们已经做好了另一种打算,只是没想到,沈嬷嬷居然一找就给找到了。

唉,当真是天意弄人啊。

“怎么,祖母,你这都不肯吗?我母亲赵氏月娘,虽说是个败落了的嫡女,可是她终究是我的生母啊,难道我边去拜祭她一下的权利都没有吗?”

叶琉璃紧紧的盯着老夫人。

老夫人被她说得极不自在,后背就像是有千万根刺在刺她一般。

沈嬷嬷笑着上前,“大小姐莫怪,老夫人不是这个意思,夫人的棺木是埋在了叶家的祖坟里,大小姐也应该知道,叶家祖玉是在蓟州的,这路途遥远,哪里说能拜祭就能拜祭的?更何况,夫人的那番家世,也不便前去拜祭的不是?”

赵月娘虽是一口将军赵府嫡女,可是因为当年楚王之事而惹了皇上不快,皇上一怒之下才找了个由头将其抄家,若是叶府大张旗鼓的前去祭拜,那只会惹皇上不快,让叶府蒙难,再加上老夫人和老爷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所以上香这种事,从未做过。

叶琉璃暗暗冷笑,为了荣华富贵能无耻到这种地步,这叶府还真是人才。

“沈嬷嬷你这话说的就像是我不尽人情似的,我生母又是哪番家世了?外公出事了,我母亲最是难受,外嫁之女虽说没有受到牵连,可是不能外公死时见上最后一面那也是做女儿的不孝,再者,皇上也没有对我母亲做出任何惩处啊,你们这样自以为是的有做法,岂不让世人唾弃?”

“胡说,我叶府家大业大,我看谁敢?”老夫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厉声道。

“老夫人不要生气,我虽是一介女流不懂朝政,可是我也知道身为朝中同撩表面上是和和气气的,可是谁又能真的知道他们私底下是如何的呢,万一父亲不小心得罪了某个大臣,那大臣心怀不轨,又将这底细给挖出来……”

叶琉璃的话越说越轻,可是话里头的意思却重重的打在老夫人的心头,震得她心尖儿一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