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反式效应/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堂之事瞬息万变,错综复杂,他们叶府也只不过是七年前才到这里来的,而且凭的还只是个平妻娘家,说到底,叶府还真的没什么特别的可靠的关系,再加上叶显明又不是个极聪明的,要是万一被人在这方面抓了个什么把柄可就……

叶老夫人想到这里,手指不由得紧紧一握。

“那么……”

罗氏眼见不好,便不着痕迹的握住叶老夫人的手臂,暗暗用力。

“母亲不必担心,老爷现在官居一品尚书,又是朝中重臣,深得皇上重用,理应不会有人在这方面指责我们的不是,再者说了,姐姐之事也纯属意外,我们远在京都想必她也会体凉一二的。”

叶老夫人被这道力量惊醒,因为她看到了罗氏眼中背后的意思,是那句“朝中重臣”和“皇上重用”这两句话就像是两道光明之线射了过来。

叶府虽没有什么可靠的外缓,可是叶府的嫡子叶浩却是四皇子身边的伴读,而且四皇子也是极有可能夺嫡成功的一个,只要有这样的一个根基在,朝上哪个人敢说他叶府的不是?

叶老夫人的表情从方才的震惊变成了现在的镇定,“你说得不错,我怎的就糊涂了。好了琉璃,你母亲之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她一句话便将这个话题结束。

叶琉璃脸上也没有布着失望,这本就在她的预料之中,这个老货不可能轻易的让她见到赵月娘的坟,更何况此事从表面上看上去这是她与老夫人之间的争斗,可是细细品味便知道这是她与罗氏之间的暗斗。

她从周嬷嬷的姓牵扯出十年前周瑞家的,从周瑞家的坟牵扯出赵月娘的,再用朝局逼上一逼,让老夫人将赵月娘的埋骨处暴露出来,这才是她的目的之一。

可是,那个罗氏也不是个好惹的,竟一下子就看穿了她的计策,而且成功的阻截住了。不得不说,这第一次的交锋她知道了这个罗氏水非常深。

“听老夫人的便是。不过,这个周嬷嬷……”她将话题重新回落到周嬷嬷身上。

爬在地上的周嬷嬷胸口隐隐作痛,她以为她们会将她给忘了,却没想到最后还是逃不过。

老夫人冷哼,“只不过是个恶奴而已,发卖了便是。”

发卖?

周嬷嬷吓得脸色发白,“不要啊,老夫人饶命,奴才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我也没想到我的腿为什么会突然这样。”

发卖的意思不是卖回给牙婆,而是卖到窑子里做个皮肉生意,周嬷嬷年纪一大把了,要是真的到了那种地方,她也没脸再活了。

“哼,那还不是你咎由自取的?来人,将她给我拖出去。”

老夫人正愁没泄火的地方,这个周嬷嬷正好可以用上一用。

“是,老夫人。”

两个利落的婆子将地上的周嬷嬷捆了起来,又用脏得不能再脏的帕子将她的嘴一堵,而后毫不客气的拖了出去。

周嬷嬷最后发出的眼神是痛苦的,是绝望的,可这又如何,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今后的命运。

处置了一个恶奴,这个屋子里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只听得烛火烧得啪的一声响,跳出个烛花来。

叶琉璃优雅起身,“时辰不早了,我就不打忧老夫人休息了。”

她微屈了屈膝,就要离去,不知怎的,老夫人和罗氏看着她要离去的身影莫明的松了口气。

可是那个纤影只走出三步又停住,突然转身,二人又猛的倒吸口气,心脏一提,她还要干什么?

叶琉璃的看着她二人整齐划一的吸气动作暗暗叫爽,只不过表面上她却还说。

“老夫人,夫人,你们可千万要相信我,我真的医术高明,若是下回你们有个头痛脑热的真的可以来找我,尤其是正骨,我最拿手了。”

这?

二人一口老血齐齐呕在喉间。

这个女人还真当他们是猪了不成?正骨,她们就算是摔断了全身的骨头也不会让她来正,一想到她给猪正过骨,别提有多恶心了。

说罢,叶琉璃也不管二人脸色,轻迈着脚步转身离开。

这就是效应,反式效应。

明明她说的是真话,而且特别认真的告诉她们她的医术有多好,可是有些人就是不相信,不仅不信,而且还会万分的鄙夷,这样,她的医术高明之事就越发的能保住了。

此时夜已深,叶府早早的便将柱灯点了,再加上廊下的灯笼,免强能看得清脚下的路。

“小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那罗氏不是省油的灯,话不到一半便知道你的意图了,还有看那个老夫人的表情,估计夫人和小小姐的棺木有些不好了。”

庄姑一直在暗中观察。

当小姐提到赵月娘的坟时,那呈现出来的表情根本就不正常,又或者老夫人命人将赵月娘的尸身给烧了也说不一定。

那年的大火虽然可以烧死人,但不足以能将人给烧成灰。

“你说呢?”

叶琉璃缓步而行,感受着夜的薄凉。

“我?”庄姑一怔。

“庄姑,我知道你是个有能力的,宗政九安排你在我的身边也不光是为了监视我这么简单,有的时候,你也该为本小姐出出力的不是?”

“这?”

“不要这啊这的,我们虽说是主仆之名,可是你我都知道,那只不过是表面,实际上你我都一样,都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说我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要是出事了,你也跑不掉。”

叶琉璃依旧看着脚下的路,慢慢的走着。

庄姑不说话了,唇角紧闭,脑子里却在不断的翻腾着,叶琉璃也不着急她的回答,庄姑她会想明白的。

许久,庄姑才开口,无奈一笑,“小姐果然看得透彻啊,是我想差了。……依我之见,今日夫人一事只不过是个开头,也是一个试探,此事还是先压一压得好,待到机会来了,就总会有祭拜的一日。只是,想要对付叶府,最重要的还是先将罗氏给拉下来,那个叶老夫人根本就不足为惧。”

叶琉璃勾唇,“老夫人不足为惧?现下的叶府应该就是这个老夫人在暗中作主吧,怎的就不足为惧了?”

庄姑微微屈身,“小姐,你又在考验我了,你明明全都计划好了,不是吗?”

叶琉璃的笑容更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