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招蜂引蝶的技能/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隔着珠帘,再隔着数道屏风,庄姑和几个丫鬟站成两排,原本这个屋子很大,可是这般一布置却发现其实很挤。

安知宴嘴抽,她不用这样防着他吧,就好像他真的是一个玩弄女人的坏男人似的。

叶琉璃才不管这么多,总之,能够撇清关系,她一点也没觉得这麻烦。

“安公子,我们现在就好好谈谈吧,有什么误会我们一次性说清楚,免得以后误会越来越深。”

她没忘记她是一个大小姐,她也没忘记她的身后有许多人盯着她时刻准备着纠她的小辫子,秋猎之前只有叶老夫和罗氏,秋猎之后多了个蔡如丝和罗如烟,啧啧啧,这仇恨拉得,超快。

“我一点也没觉得这是个误会,叶琉璃,是你对我有防备才是。”

“安公子误会了,本小姐对任何男人都有防备。”不止你一个。

叶琉璃看着眼前的层层屏风,淡淡的说道,不知怎的,脑海里突然回到了十天前。

那日,她的唯一感受就是痛,比宗政九那天在肩头上的药时还要疼痛,而且,不仅是疼痛,还很不舒服,一会儿热一会儿冷,这是要将她烧死还是要将她冰死?她也分不清了。

不过,在她最难受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的时候,突然有一道如细丝的温暖注入她的体内,现在想想,应该是内力之类的吧,到底是谁给她注入的这道救命内力?

“……你可真是吓死本公子了,我真没想到那个蔡如丝竟这样的狠毒将你推悬崖。”

“……不过好在你命大,而本公子也聪明绝顶,半路上发现不对便返回去找你了。”

“……你猜猜我遇到了谁?居然遇到了宗政世子,他正好也从那里过寻找避雨的地方,你说巧不巧。”

安知宴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通,叶琉璃一边听着,一边回想着与他完全不同的事件,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

蔡如丝想要害她不错,可是她将她放倒了,挂在了树上,而后易了容去找宗政九,杀了向天派来的黑衣头目,到达山洞,再遇到向天,杀了三头狼,使毒逼退向天安全离开,可是还没走多远,她便昏死过去,这就是事个事件的经过了。

只是她没想到这安知宴居然会认为这一切是他的错?

“所以,你就将我弄到你的别苑里来了?”叶琉璃打断了他的说话。

安知宴呵呵一笑,“是啊,我告诉你,其实我不笨,我知道你是从乡下来的,那个叶老夫人和罗氏是绝对不会让你安心养伤的,所以……”

“呵,那你还真是聪明啊。”

“这有什么,本公子一向如此聪明。你与蔡如丝一样是从乡下来的,我就不信蔡府里的人会同意她的存在?也只有蔡如丝自己觉得不错吧。”

叶琉璃挑眉,没想到安知宴还有这样的见识,不错。

“好吧,如今本小姐身子好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叶府了,还请安公子通知一下叶府来接我,还有,不论你怎么样,总之秋猎一事到此为止,明白了吗?”

她不是招蜂引蝶的。

虽说她有这个体质,可是她却不想将这种技能发扬光大,相反,她还想将没有发生的一切对于她的感情完全的掐死在萌牙状态,说她冷清也好无情也罢,总之,她就是这样。

安知宴顿住,“没想到,世间还有你这样的女子,当真是少见啊。”

叶琉璃挑挑秀眉,却并不回答。

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叫人着实高兴不起来。

叶琉璃被邹嬷嬷安排了辆非常豪华的大马车过来,无论是邹嬷嬷还是过来的丫鬟,脸上挂的笑容都叫人深思。

“大小姐,您可算是养好身子了,老夫人和夫人十分担心,不过这下好了,这下总算是好了。”邹嬷嬷笑得眼角的鱼尾纹全皱在了一起。

叶琉璃清冷一笑,“是吗,那怎的没见老夫人和夫人派人过来寻问啊,本小姐还以为她们又像是十年前一样的将我给忘了。”

邹嬷嬷一怔,尴尬的表情立现,“呵呵,大小姐说的哪里话,老夫人和夫人怎么会这么做呢。呃,大小姐仔细脚下。”

叶琉璃冷哼,不会这么做?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可靠。

踩着秀櫈,利落的上了马车,车门一关,马儿立时便跑起,朝着叶府的方向而去。

安知宴看着离去的马车,久久不肯回神。

小六委屈,“这叶大小姐也太不礼貌了,居然连声谢谢也没有。”

安知宴一脚踢了过去,“你懂个屁,人家那才是真正的大小姐呢,如果说要谢,那也是叶府谢我昌国公府明白吗?”

这完全是两个概念,如果是私谢,那也难免有了私相授受之心,于她来说绝不是什么好事,若是上升到府与府之间,那就别当别论了。

聪明的女人。

小六看着自家公子,“公子,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了叶大小姐吧?那,那你的小桃红怎么办?”

安知宴又一下踢了过去,“要你多嘴。”

小六嗷呜一声惨叫。

……

“大小姐,你可回来了,邹嬷嬷,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将院子收拾一下?”罗氏亲热的拉住她手,笑容满面,只是笑不达眼底罢了。

“回夫人话,院子已经准备好了,而且还奉了夫人之令,早在五日前便将大小姐的院子扩大了,不仅挖了个莲池,而且还特意叫人造了个流水。”邹嬷嬷配合的说道。

众丫鬟婆子又紧跟着称赞。

“大小姐真是有福了,莲池和流水就是夫人院子也是没有的。”

“恭喜大小姐”“贺喜大小姐。”

一派的喜庆。

叶琉璃笑而不语,若是她没有看出来她们在这是黄鼠狼的性质,她就真该穿回去了,什么莲池流水,她要这些有何用,洗澡还是洗菜?

罗氏看着叶琉璃处变不惊的模样暗暗着急,她倒还真是沉得住气,可若是她先开口说了安知宴的事,可落于被动了,只是看叶琉璃这模样也根本不是想要提及的啊。

这,这可如何是好?

“大姐姐,恭喜你,听说,你与安公子定亲了?”

就在罗氏着急的时候,叶云娇这个时候带着一脸的嫉妒走了过来。

罗氏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这个口开得极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