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如你所想/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礼部尚书叶府嫡女叶琉璃,赐婚定伯侯世子宗政九。

圣旨一出,碎了多少小姐们的心,纠坏了少条鸳鸯锦帕,她们心中如玉般的美梦就这样被彻底打碎,那个风光霁月,风华绝代的男子就这般硬生生的在她们面前消失。

“谢皇上。”

“谢皇上。”

池中,一双绝美的身影更是刺痛了无双的眼晴。

太突然了,太不可思议了,一个高贵无比,朝中重臣又风华绝代的世子,一个低贱无比离京十年,蛮横无礼容颜有损的小姐?

一个云,一个泥。

众人怎能想像得出,他们是如何会被赐婚的?

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啊,就算展开他们丰富的想像也不可能会想到这二人会组成一对啊。

皇上看着底下群臣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模样,尴尬咳嗽,“众爱卿,朕备下的美酒不好喝?”

真是的,就这么一点定力?

不就是赐个婚么,有那么难懂和难以理解?

“呵呵,好喝好喝,宫中琼汁玉酿,怎会不好?”

“恭喜叶大人。”

“恭喜定伯侯啊。”

众大臣这才醒过神来,端起酒杯纷纷对着二位大人恭喜了过去。

叶显明脸色比他们的还要震惊,还要……难看,就算是圣旨下了,酒喝了,他也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脚下像踩着棉花一样的不真实。

与之同脸色的还有定伯侯和陈氏,他们的震惊不在任何人之下,试想一下,这个儿子原本便制不住,再加上个厉害野蛮的叶琉璃岂不是雪上加霜?

皇上端起美酒,带着笑容一饮而下,而这杯酒,一半是美,一半是苦。

一边的林公公看了看皇上的神色,暗暗叹了好几口气,宗政世子与叶大小姐的结合,也是出于他的意料之外。

真没想到,宗政世子与叶大小姐竟会有这样的情缘,不仅年前相遇并且救下,就是这十年之后,那也同样的是救下。

原来,秋猎之时,叶大小姐坠崖并非安公子所救,而是世子所救,只不过当时向大公子找世子有事,这才将昏过去的叶大小姐交了过去。

两次的救命之恩,也是他们二人的缘份。

也就是说,这一切一切都是误会,京都的传闻,什么叶琉璃勾引安公子也是一派胡言,从而也造就了安夫人和安公子一场敌对。

不过……

皇上只怕是不止看他们的缘份而如此吧,另一部分的原因也是悔意,当年赵老将军威风凛凛忠心耿耿天地可鉴,皇上当年也是年轻气盛再加之旁人的推波助澜,一气之下才将赵老将军一家给抄了家,同时斩了赵老将军。

那一日,皇上得知赵老将军死讯便在御书房里晕了过去,继而的十二年中伴着头风之症,虽不严重,可也是难过之极。

叶大小姐可以说是赵府唯一留下的命脉,皇上此举也是有意保之。

“林公公,朕累了,扶朕回殿休息吧。”

皇上略带疲惫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皇上。”

林公公收回了思绪,小心伺候。

皇上起身离去,惠妃美目微闪,想要叫住,却终是开不了口,目光看了看那个清冷的绝色的女子,终是摇了摇头,轻声叹息。

“母妃,何故叹气?”十一皇子问道。

惠妃温柔一笑,摸着自己儿子的俊脸,“没有,我没有叹气,你可知我因何让你发此不再夺嫡的誓言?”

“儿臣知道,是,是因为伴君如伴虎,孩儿虽不是那般聪明之人,却懂得明哲保身。”

“没错,就是这样,更何况,当皇帝也不一定好,不如做个闲散王爷,自在一世。”

惠妃看得比其他人更加的通透,做事也更加的小心。

皇位,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其他皇子想要追求那至高无尚的权利,那是他们的事,到时头破血波鱼死网破时便知道,这世间没有什么比明哲保身更加的重要了。

“是,母妃,儿臣知道的。”

十一皇子怔重的回答道,不过,目光却暗暗看了眼那个清冷的身影,莫明的有些后悔,后悔不该再在这道赐婚圣旨上加上一道肯定。

除去宗政九与叶琉璃的两次救命之恩,再加上今日他与欧阳重孙承郎见到他们二人从马车上下来,也说明这是男有情女有意的,父皇这才下了最后的决心,送上一道赐婚圣旨。

叶琉璃坐回自己的位置,脸上并没有因为赐婚而露出得意的笑容,她与平常一般,欣赏着池中的歌舞,吃着宫中御厨做的美味佳肴,再喝上一杯果酒,一切看上去是那样的……平静?

庄姑见此,却越发的沉了,此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越是平静,而后暴发出来的结果,就越发的可怕。

事情到了这里,便明显不过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个局,一个针对小姐而来的局。

要不是那么巧的上了主子的马车。

要不是那么巧的下车遇着了十一皇子等人。

要不是那么巧的狂揍了安知宴让安知容看到。

要不是那么巧的安夫人来找小姐说项。

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展的那么快了,不过,她倒觉得这未必就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她个人认为,主子与小姐是十分相配的,冰冷的可以,冷酷的可以,甚至聪明得可以,……很配啊。

“配个屁。”

呃。

庄姑尴尬捂嘴,不小心将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叶琉璃凌厉的目光看着那处也跟她一样淡定的吃着菜喝着酒的男人,要是目光可以杀人,她此时已经将他凌迟了三千刀了。

“该死的男人,自作主张,自以为是,自大自负,自欺欺人。”

最后一个词语,用得好像不符。

咯吱。

手指紧握,发出骨节磨擦的声音。

庄姑再也不敢腹语了,小姐,太可怕了。

叶琉璃一边骂一边暗盯宗政九,就像是隔空打小人一样,肚子里一边打,一边看真人。

突然,一道漆黑的目光射了过来,宗政九嘴角轻勾,无声的说了一句,“如你所想。”就是那样。

轰。

叶琉璃头顶的火又瞬间冒了起来。

操。

无耻的男人,他居然敢承认?他有没有搞错?他难道就不怕她一个碧落下去将他给毒死吗?

想想,他们以后的日常生活也是,你瞪我我瞪你,你说一句我顶一句,再要不就一言不合便开打,再要不就开毒,这样的生活肯定称不上是美满幸福啊。

操。

她操了。

“叶大小姐?”

就在此时,一个陌生的丫鬟悄悄走了过来低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