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要斗,来啊/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以她对叶府人的了解,叶浩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不吭声,并不代表就默认了,并不代表就不计较了,而是忍着,等待着时机的冲刺。

三日后,十月十八。

东方的太阳慢慢的从山间升了起来,深秋的清晨,空气中升起一阵薄薄的细雾,叶府的丫鬟们打着哈欠打开院门,开始了新的一天的洒扫,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有序,那般的正常,仿若没有大小姐赐婚世子妃一般。

春草从厨房打了热水,急急端了过来。

庄姑自院的小厨房里检查早点,燕窝粥,水晶包子,油炸小银鱼,一笼大肉包,外带一叠开味小菜,不过,今日又加了一道,是安福院沈嬷嬷亲自送过来的,莲子羹。

“又是莲子羹?上回小姐受委屈了,老夫人也是赏了这么一碗下来,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有多精贵呢。”春草冷哼,一点也看不上。

像这种东西,只要稍稍有钱点的就可以吃得起,在这里,也算不得是个什么稀罕物。

庄姑笑道:“你说得没错,或许,她们真的以为我们小姐是从庄子上出来的,没见识吧。”

“那,还端给小姐吗?”档次太低,春草都不好意思端了。

“端,为什么不端,至少,这也是个态度。”

庄姑声音明显的冷了几分。

这个叶府,当真是有够了先前的就不用说了,在他们的眼里小姐是个讨嫌的想法设法的几次三翻的想要毁去,若不是小姐聪明手腕了得,还当真是被他们给吞得连渣子都不剩了。

现如今,小姐的身份不一样了,被赐婚世子妃,若是这样的事情在别个府那就是要放上三天的炮仗还意犹未尽的,可是这里?哼,莫说是欢喜了,就是连一点表示也没有,想想,当真是气。

带着这份怒气,庄姑和春草进了屋子。

刚一撩开厚厚的布帘,里面一股热浪猛的扑了过来,二人额上瞬时便感觉到一股燥热,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这两日的天气瞬间下降,阴深深的天空里像是要下冷雨一般,风吹刮过,脸上也如刀子似的疼,不过,小姐这也太怕冷了些。

透过莹莹的珠帘,只见一个绝美的背影闪动。

“嘶,你们快进来,门赶紧的关上,冷死了。”

庄姑哭笑不得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真正的冬日还没有到呢,不过手上却加快了动作,将帘子放下,款步而入。

“小姐,该用早膳了,还有莲子羹,安福院那边送过来的。”

珠帘晃动,一道慵懒且清冷的身影走了过来,庄姑一见,立里明白了为什么她会说冷了,原来身上只松松垮垮的着了件里衣,领子张开,露出精致的锁骨,还有绣着牡丹花图案的大红肚兜,肚兜紧紧的包裹着女性的重要部位,虽然那处不是很大可是却极为诱人。

春草小脸微红,侧过眼去不敢看,专心将热水放到架子上。

庄姑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上前将她的衣服穿好,而后又拿了件披风过来,“年轻时不注意身子,难道还要到老了来注意,你也真是的,都是世子妃的人了,切莫大意。”

叶琉璃任她摆布,而后又洗了把热水脸。

“是未来世子妃。”她纠正。

能不能成为真正的世子妃还不一定呢,定婚,又不是结婚,一切还来得及。

“哼,也就你对这个扣字眼,要是换作别家小姐,早就兴奋的到处宣扬了。”

“我一向另类。”

“是是是,所以,快用了吧,还有,这莲子羹,到底要不要喝全凭你做主了。”

这就是庄姑让人喜欢的地方了,无论什么事都不会越过她了擅自作主。

叶琉璃冷眼扫了那莲子羹,纤手微微一推,“我要是真吃了,才叫怪了,不过,这么好的东西还是给我留着,好生的打包起来。”

庄姑脸色猛的一变,“可是这其中有异样?”

定然是羹里有什么不同的东西,所以小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医毒双绝,又拥有一只比毒圣老何还要灵敏的鼻子,东西只要经她这么轻轻一闻,保管能准确的说出里面的成份来。

叶琉璃冷冷一哼,“何止是异样啊,这根本就是想我去死啊,本以为他们会三天前动手,却没想到硬生生的憋了三天才动手,看来,罗如烟的耐性,也不是那么的强大。”

“小姐?”

庄姑震惊,同时脸色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后宅的阴私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她们可以有千万种的方法让女人生不如死,可是,对于一个将来要成为世子妃的人来说,最好,最痛快的方法便是叫她难有子嗣。

只要小姐不能生,别说是世子妃了,就是太子妃也得生生的从那个位置上跌落下来。

罗如烟之前或许还可以跟小姐斗上一斗,可是现在,一个天一个地一个云一个泥,如何去斗?堂堂的世子妃,一但成亲身价便身动升为三品诰命夫人,正室,三媒六聘名媒正娶,名正言顺。

可是她罗如烟呢,姨娘,低贱,半个奴婢,等同于货物,就算是成亲也只能张罗了一张轿子从侧门抬进去,身上的衣物首饰永便要低人一头,站在世子妃面前,她只有下跪磕头的份,永远不可能与世子妃平起平坐。

所以,罗如烟才会不顾一切的想要将小姐从那上面给拉直来吧。

“唉,本以为这个世子妃的名头可以让某些人忌惮一些,收敛一些,却没想到,换来的却是这个?”庄姑的眸子也冷了。

这药是罗如烟下的,可是这东西却是从安福院里出的,要说叶老夫人一点也不知道,鬼才相信。

“他们有张良计,我们便没有过墙梯了吗?你们一会儿收拾收拾,我们去会一会那个将来的罗姨娘,趁她还在叶府的时候顺便送上一份大礼,以全了我们这几个月来的表姐妹的情份。”

要斗?

来啊。

她叶琉璃要是怕了,就跟她罗如烟姓。

“是,小姐。”

庄姑激奋了,只要小姐出马,便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