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够狠,够毒/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啥?

叶云艺,也是她的一枚棋子?

叶琉璃眼中闪过一抹震惊。

这能不震惊么,叶云艺以为她掌控了一切那日在马车之上得意洋洋的告诉她,她才是这里的主宰,她还真的就信了,真没想到,到这里居然还能来个反转?

啧啧啧,有意思,当真是有意思。

“罗如烟,你胆子倒是很大啊,这整个叶府当真就在你的股掌之中,难道,你就不怕这里的人将你给反吞了?且不说叶云娇吧,就说那叶云艺,她的手段也是杠杠的,你可知道承德宫宴那日她的手段比你厉害一百倍,她可是扬言若是我不从,便下手杀了叶云娇而后嫁祸。”

当日若是她真不上那辆写有“安”府标记的马车,那个叶云艺真的会动手杀人。

试想一下,这种见血的手段可比罗如烟制造几个谣言要强得多了,而且直接有效得多了。

“哈哈哈,杀人?嫁祸?像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也只有她们这些个庶女能想做得出来,像我们,要做的只是借刀杀人,叶云艺她自以为聪明,可是这么多年来,她还不是一样被困在叶府里不得而出,白白的浪费了这么多的大好时光。”

呃,罗如烟的话倒也不错。

叶云艺这方面倒显小气得紧,如果真的有本事,她现在要做的不是如何去伤她这个嫡姐,而是好好利用她这个嫡姐的身份参加各种的小姐宴会,就算是没有什么突出的才艺,也可以混个脸熟的不是。

小姐今后总会变成夫人的,这种必要的交际是绝对不可以少的,如果运气好攀上个身份高贵的,叶云艺这一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叶琉璃看着罗如烟再想想那个自以为是的叶云艺,倒真应了那句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怎么,是不是对我越发的佩服了?”罗如烟得意。

“没有。”叶琉璃老实。

“你。”罗如烟一口老血呕喉间。

叶琉璃笑容加深,“你们的争斗都是针对我,你以为,我会对一个敌人而心生佩服吗?再者说了,今日来,我只不过是有一样礼物要送给你,庄姑,将人带过来吧。”

闲话就扯到这里为止了,接下来便是进入正题。

“啊,你放开我,狗奴才,我可不是你叶府的丫鬟。”

司琴被五花大绑的绑了进来。

怪不得了,怪不得叶琉璃能够轻易的进入她的院子,原来是将司琴给绑了。罗如烟看着司琴这般,脸上越发的不好看。

打狗也要看主人,她叶琉璃大胆了。

“不要跟我说那些没用的,我们就直来直去。”

叶琉璃声音一落,春草便将打包好的莲子羹恭敬的放到桌边。

罗如烟和司琴看着这东西,脸色一惊,她居然没喝?

“看你们的样子我也就不用再多问了,说吧,你要如何处理?”

这碗莲子羹里下了极重的避子药,这种药虽然一般是用于行房之后将男子的精液通过宫缩而逼出体外的,可是,若是再加小心的加上一味清宫的药材,那么,这宫缩和清宫同时进行,那饶是再好的子宫也会毁了,她这一辈子也别想有做母亲的机会。

伤人伤根本,她罗如烟做下的,是断子绝孙的行当。够狠,够毒。

罗如烟嘴唇发白,手指也微微打着颤。

她现在就算是想否认也不行,只要让人去查,谁在安福院里呆过便就一清二楚了。

她没有想到的是,此毒无色无味她怎的就能闻出来?更何况,当初老夫人赏她的,她也不一样全给吃了吗?这回,又如何……

“叶琉璃,你这个贱人,你就是活该的,谁让你这么狠毒断我家小姐生路,若不是你,我家小姐又岂会只是个做姨娘的?这一切都是我做下的,要是有什么,你便冲我来,不要为难我家小姐。”

司琴扭身大叫。

啪。

司琴的话刚一说完,庄姑的一个巴掌便狠狠的打了下去。

“没规矩的贱婢,主子说话岂有你插嘴的份?”

这一巴掌打得不轻,司琴的头被狠狠的歪在一边,半天也没有回转过来。

“大胆,她是我的奴婢而不是你们叶府的。”罗如烟嘶叫。

“你才大胆,明知道这里是叶府你却还要下如此毒手。”

在别人的地盘上就该夹着尾巴做人,而她罗如烟却死性不改痛下杀手,这种招式果然是比叶云艺的高明许多,若非她的鼻子不同于一般只怕就真的要终身悔恨了。

“你?”

罗如烟喉间猛的一腥,被叶琉璃气得血气倒涌。

“罗如烟,你自己将来生的孩子不是你的,那是你自己选的怪不得旁人,但若你将这种思想转嫁在别人身上那就是你的不对,既然毒计拆穿,那你便也要有失败的代价。”

叶琉璃虽说不想嫁给宗政九,可是并不代表她连一个做母亲的权利都要一齐失去。

“你,你要干什么?”

罗如烟有些害怕了,这个女人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发起疯来简直就不是人,别说是罗春芳了就是向天在她面前也是毫无办法。

“我不干什么,只不过这药是你下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样应该也很公平吧,庄姑,喂她喝。”

叶琉璃冰冷说道,清冷的眼晴里没有任何感情,有的只是冷酷。

“是。”

庄姑领命,端起桌上的莲子羹对便大步走了过去。

庄姑原本就是行武出身,再加上人体魄原本就比其他婆子要魁梧,这般大步走去就就像是一座小山般的给人以压力之感。

罗如烟面无人色,惨白着脸倒退出去。

“不不,不要,不要……”

她不要喝。

姨娘的身份本就低人一等,若是再喝下这种药物,她岂不是这一辈子都翻不了身了?她爱向天,她愿意以任何的身份进府,哪怕是承受着承德宫的那种几近暴力般的对待,她的心底也是甘愿的,只要进了向府,再生下个一男半女,就幽若郡主不也是没办法的对吗。

子嗣,现在是她唯一的筹码和希望了。

罗如烟身体如筛子般颤抖着,心底的恐惧随着庄姑的上前而成倍加增,看着那碗莲子羹就像是看到一头猛兽一般。

“住手,叶琉璃,你大胆。”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