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主子眉眼带骚,自甘坠落/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世子别苑。

主子的书房里的灯还亮着,透过窗影依旧可以看到里面端坐着身姿完美的男子身影,主子刚从叶大小姐那里回来不久,似乎没打算睡觉。

不过,今日主子过去,真的只是为了那五千两银票?难道不是因为想念叶大小姐了?

杨焱杨森一致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杨焱杨森伸头又看了看,窗户上的影子,影子哪里有主子的正面好看,如琼华浮上,如美玉仙器,莹莹闪着动人之光晕,尤其是此时在上翘的嘴角,更叫人移不开目光。

不过,此时他们二人看的不是主子的绝美的微笑姿容,而是……他为什么笑?就连老眼昏花的周管家都感觉到了主子回来之后就很开心了,可是,为什么呢?

“难道是见过了叶大小姐之后,他内心的那份柔情甜意就越发的多了?”杨焱猜测。

“你觉得,我们家主子是那种用柔情甜意来形容的人吗?那天,被叶大小姐咬了一个大大的伤口,依我看,主子一定是报复回来了才对,比如,没收叶大小姐的五千两银票。”杨森说道。

杨森猜对了一半,错了一半。

宗政九是报复回来了,不过不是没收银票,而是照着原先的来了一样,对着那软香的朱唇狠狠的咬了一口,同时又情不自禁的含香吸吮。

此时的叶琉璃只怕正坐罗汉庄上破口大骂呢。

杨焱再伸头看了看自家主子,而后否定,“不对,你看主子现在眉眼带着的骚,一副自甘坠落的模样,事情一定没这么简单。”

“骚?坠落?我怎么没看出来?再说了,你用这两个词来形容主子,真的好吗,你就不怕主他又罚你进小黑屋走一趟?”

杨森默默的离他远了一点,这个杨焱就是个找虐的,时常胆大的挑战主子的极限,可惜,他又不是叶大小姐,每一回都是败阵而归,可这家伙却越挫越勇了,现在倒好,连“骚”和“坠落”这两个词也敢用在主子的头上,简直就是找抽,欠扁。

“哼,你懂个屁,我们回想回想,秋猎时,叶大小姐晕倒,那个被吓得脸色惨白神情慌乱的人是谁?还有与安公子快要定亲之时,主子虽然表面上没什么,可是他的心底的烦燥我们都是看过的,一本书端在手上个把时辰了却一页也没有番过去,这回好了,叶大小姐如愿的归其所有了,主子能不骚,能不坠落?”

杨焱侃侃而谈,一副他最有经验的模样。

杨森被他说动,微微点了点头,“说得……”也是。

也是个屁,“你们两个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本世子的舌子也是你们嚼的?”

不知什么时候,宗政九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二人顿时一慌,立正站好,脸上一片惨白,暗暗大叫完蛋了,这可是被主子抓了个正着啊。

宗政九在他们身上扫了一眼。

杨焱杨森瞬间感觉头皮发紧,主子的武功高强,就是眼神也十分凌厉,气势太强,他们,受不了。一时间暗暗后悔起方才的举动来,不过,主子一向强大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此翻被叶大小姐拿下,他们要真不说点什么,真就不正常了。

不过……

“属下知错。”

还是先承认错误吧。

宗政九收回目光,能相信他们真的错了才叫怪了,“今日向大公子大喜,杨焱,你去帮本世子送份大礼,定要叫向公子尽兴才好。”

杨焱如遭雷劈一般呆立当场,瞬间苦了脸,怎么又是他?

“是,主子,属下这就去。”

送礼,送个屁礼啊,主子说的礼不就是一包绝顶的媚药吗?就如同在承德宫里一样,给向大公子助了好大一阵的兴。

杨森狠狠的吞了吞口水,眼神过去:你保重啊。

护国公府戒备森严,岂是说进就能进的,就算是进去了,出来时也会脱层皮,这比小黑屋还要可怕,主子,够狠。

杨焱领命退下。

“杨焱,你去哪?”周管家正好上来有一禀报。

“不关你事,你通报你的。”

杨焱应付过去,难不成还要跟周管家说他因为八卦而再次被主子罚了吗?打死也不说,事关男人的尊严。

周管家嘴抽,就算是不说光看他的模样都知道一定是又惹主子生气了。

“世子,不好了,宗政华和宗政杰来了。”周管家报道。

这个时候?

半夜三更的来别苑?

就算是傻子也知肯定没安好心啊。

宗政九冷哼,“他们来就让他们来,不过,别让他们进来。”

这个时节已是深秋,再过几天便就要到了初冬,京都的天气向来偏冷,夜寒霜重,若是宗政华和宗政杰在外头呆上一夜,只怕没那么好受。不过,这也怪不得谁,谁让宗政府的人做得太过分了,主子好不容易被赐婚了,可是宗政府死活不同意,光就这么几天功夫就从小厮到管家不下十余次的上来请世子回府。

回府干什么,还不是要让世子取消这门亲?

可恶,当真是可恶,世子年近二十了好不容易说门亲他们却要如此的拆散,当真是……不要脸。宁挖十座坟,不拆一门亲,他们这话就没听过吗?遭雷劈的。

“是,老奴知道了。”

周管家暗暗啐了宗政府好几口,这才退了下去,脚步非常的轻快。

将主子的话带道,一句“天色太晚,主子歇下了,不见。”而后砰的一声关紧大门,将那两个庶子硬生重的关在门外。

宗政华宗政杰气得跳脚,对着那门便开始大骂起来,“野种”“贱人”“大胆”什么难听什么骂。

只是人家宗政九理也不理,守门的暗卫掏了掏耳朵,而后一个隔空内力过去,将他们的哑穴给点了,他们就在这里如同疯子一般的表演着什么是面部扭曲。

不过才一刻钟,他们便冷得受不了了,想要躲进马车休息。

杨森领命而来,又将这两个庶男定在了外头。

就这样,宗政华和宗政杰成功的在外头冻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便有人见到二人鼻涕流了一地的场景,路过的京都百姓对他们指指点点。

“穿得人模狗样,还流鼻涕?我家三岁小儿都没这么脏。”

“啧啧啧,这要是我家儿子,打死算了。”

“不爱干净的男人不是好男人。”

卟。

二人心中狂喷血,最后一句没有实际验证的好吗。

当宗政延进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心爱的两个儿子被人指指点点大骂的模样,顿时脸色铁青。

“你们几个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将他们扶到马车上?”

丢人现眼,不过,这一切定然又是宗政九所为了,宗政延本就有气,此时气上加气。

“去,给我砸门,我倒要看看那个不孝子敢对我动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