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杀心大起/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咚咚咚。

几个强壮的定伯侯府的护卫,竟真的开始砸起门来。

粗壮的手臂再加上他们用的是内力,硬生重将这门砸出一个个大坑来,但,也只是大坑,因为此门是楠木所造,想要撞开,淡何容易。

“住手,这里可是世子别苑,岂由得你们胡来。”

周管家大怒,从侧门走了过来,指着那几名护卫大喝过去,同时怒目横对宗政延,他这个曾经的主子。

真真是叫人恼火啊,人要脸树要皮,这门就是一个院门的脸,他们在这里砸门,就是不给世子脸,看过当父亲的不疼儿子,可是像宗政延这样合拿儿子当仇人的还真真是第一个。

周管家气得脸色发红,世子好不容易弄来一门儿亲事,若是被这个男人给毁了,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跟他算算清楚这笔账。

宗政延看着周管家,丝毫不为所动,冷冷一哼,“你只不过是个奴才,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说住手,砸,给我砸。”

周管家气性上头,大步跑了过去,用自己的身子死死的挡在门前。

“我看谁敢?”

周管家不要命了的气势当真是震慑了那护卫,他们竟一时间不敢动手。

宗政延更气了,这个宗政九从来就没有把他当成父亲看待过,小的时候以为可以耍一些手段让他屈服为已做事,可是没想到,他不仅没有为他做事,反而处处做对,小小年纪竟就开始不听话了起来,那么他也不用那么客气,直接夺了他的凌宵阁,而后再摘了他的世子之位。

可是没想到,他的这个世子之位是明氏那个女人从皇上那里弄来的,他刚想开口皇上便将他堵了回去,一丝机会也不给。

既然世子之位弄不到,那便任他在外头死了好了。

可是,事情又不像他想的那样,那样一个小小的人儿不仅没有死,而且一年比一年优秀,一年比一年有气魄了,而且直逼他的侯位而去。

他的这样只能让他这个做父亲的没脸,他这是在告诉世人,就算是没有这个宗政府他也能活得一样好。

而现在倒好,不经过他同意擅自为自己谋了个世子妃来?听陈氏说,这个叶琉璃可不是什么好货啊,叶府下至奴婢丫鬟上至老夫人叶显明,哪一个没有受近她的气,这要是真的嫁进了宗政府,他还有好日子过吗?那还不得气死?

所以,这门亲无论如何都不能结,退,一定要退。

想到这里,宗政延的眼睛也越发的狠了起来,“砸,给我砸,既然这个老奴想要送死,那就让他死。”

他就不信了,他堂堂一个定伯侯连一个可恶的老奴也杀不得了?宗政延杀心大起,怒目圆睁,脸上的表情带着可怕的狰狞。

“是。”

护卫领命,如铁臂一般的手臂就这样狠狠的对着周管家的脑袋砸了下去。

周围百姓们根本不敢看。

人的脑袋又不是铁做的,那结实的门都被砸出一个个的大坑来,这一招下去,那老管家的头还不得开花啊?

咻。

那护卫挥动的手臂带着强大的劲风,周管家都能从这里感觉到可怕的气息。

可是,他不能让,绝不能让,就算是死也不能让。

世子已经够可怜的了,要是再被人这样欺负,便更加的没人可以替他做主了。

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护卫的铁臂就要砸下的时候,一枚金针狠狠的刺入了护卫的手臂之上,那只手臂就如阿忠一样,不能动了。

周管家许久没有感觉到预想的疼痛,张开眼一看,只见那铁臂就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一时间震住,再一看,一个绝色清冷女子款步走了过来,完美的唇角还带着清冷的笑。

这?

周管家倒抽口气,美丽的女子他见过不少,可是像这样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清冷灵美,气质如仙,尤其是她身上的气势,就算是脸上带着微笑,可是她的气势却极强,强到连宗政延站在她的身边也只能是个配景,他那点子个强大只能是跳梁小丑。

“叶琉璃?”

宗政延脱口而出。

周管家一怔,什么,她,她就是叶琉璃,未来世子妃?

好。

好哇。

果然是世子看中的女人,光是站在这里的气场便就胜过千万女子,而且更重要的是与他家世子很是般配啊。

叶琉璃微笑着给宗政延行了个规矩的福礼,“见过定伯侯,侯爷,你也是来找世子的吗?咯咯咯,真是巧了,我们也是。”

皮笑肉不笑,说的就是叶琉璃这样的。

她现在能正常的笑那才叫怪了,昨儿个晚上宗政九来到她的床上,吃了她的红薯,她还好心的送了张西漠地图给他,可是这个男人呢,却毫不客气的将她扑倒,二话不说的便开始对她“强”吻了起来。

她滴个嘴角啊,要不是她闪得快,肉都要被咬下一块来。这哪里是未婚夫妻啊,根本就是前世的冤孽。

不过,事情还没有完,今日一大早,庄姑就来报告了,说宗政家的两个庶子被站宗政九拒在门外硬生生的冻了一夜,鼻涕流了一身,啧啧啧,真叫一个邋遢,这种事也只有宗政九才做得出来。

可是,意外的,一个女人找上府来,面慈心恶指榆骂槐的说了一大通,其意思不外乎就是说,他们宗政家能落得这样就是她这个未来世子妃给闹的。

没办法,她只能拉着那个女人出来说个清楚,道个明白了。

“宗政夫人,怎么,还不下车吗?我这个未出阁的嫡大小姐都抛头露面了,你这个生了两个娃儿都快要做祖母的妇人难道就抛不得头,露不得这个面?”

操蛋的,这个女人先前不是骂得很过瘾吗,怎么现在没声儿了?

呵呵哒,原来也是个只会说不会做的假把式,不堪一击啊。

庄姑冷哼的看着马车,先前的劲儿去哪里?不是要闹吗,现在出来了,却又跟个龟似的躲着不肯见人?

“春草,去扶宗政夫人下车,我们叶府的马车还另有用处,要是被人久占,不免误了叶府的事。”

庄姑这句话一出,陈氏就越发的没脸了。

“呜呜,叶大小姐,你这样逼迫于我,难道你的心里就真的很好过吗?”

陈氏下了马车,不过,却出人意料。

叶琉璃看着眼前装委屈的女人,清冷的眸子猛的沉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