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利益与亲情的交织/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品大员叶显明突然病重。

无论是叶府还是朝堂都极为重视,叶老夫人不能失去这么一个富贵的根,朝堂之上皇上也不忍看着自己的臣病得快要死了而无动于衷。

叶显明的死活唯一不关其事的只有涂氏。

没过几日涂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叶府,叶老夫人巴不得她赶紧走,看看这个女人,一来叶府几天就出了这样大的事,若说命中在煞,也应该是这个涂氏才对,那个隐婆虽然交代了是有人出五百两银子让她抵毁叶琉璃的,虽然隐婆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必是这个涂氏无疑了。

罗氏虽有万分不舍,可是事已至此,她也只得放涂氏归去,不过,涂氏离去之后坚定的表示,她还会回来再报此仇的,罗氏心中又升起了茫茫的期盼。

言归正传。

叶显明的屋子里一连两个太医一齐诊治,可是眉头依旧紧锁。

叶浩也是表情沉重,“太医,如何?”

太医长长的叹了口气,“是中毒,可是,到底中的是什么毒,我却还是不知道,我先开副清热解毒的汤药先行饮用。”

“什么不知道?”

叶浩脸色已经开始不好看了起来。

叶琉璃坐外间,就如看戏似的看着里面的情形,他们要是有能力治才叫怪了,这下毒的人十分高明,是通过女子的体内再转到男子的体内,而这也不是一天两天才能够完成的。

她挑挑秀眉,余光看向了那个老老实实低着头跟在罗氏身后的苏姨娘,清冷的唇角勾了起来,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没错,就是几个月前春草从苏姨娘手中接过来的润玉丸,那润玉丸是罗如烟给她的,当初其目的就是想杀死叶显明从而举办一个盛大的葬礼,而后再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向天,以表衷肠。

可是她还不能让叶显明还不能这么早死,死得这么痛快,她又悄悄的将那润玉丸里的毒给降了降,让毒在这个男人的体内存上两年再毒发。

可是,叶显明还是毒发了,而且还毒发得这么厉害这么凶涌和突然。

看来他们的苏姨娘功不可没啊。

叶琉璃还没有想完,一道光芒射了过来,侧头望去,刚好看到叶云艺收回目光的瞬间。

“都是你。”

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响了起来。

“娇儿,不要。”叶姨娘赶紧叫住女儿。

叶云娇才不管那么多,“什么不要,姨娘,你们就是怕她,可是我不怕,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要不是她我们叶府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父亲的身子原本好好的,可是她一来父亲就倒下了。”

叶姨娘听到这里,脑仁儿又开始疼了,立喝,“娇儿,这不关大小姐的事,你莫要胡闹。”

“我胡闹?你别以为我被你们关在院子里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几天之前,这个女人就被人说是命中带煞了,而且还因为这个死了个婆子,听人说,那婆子还是慘死的,父亲现在这样,一定是她给‘煞’的。”

叶云娇这个半调子的,听事情只听了个半边根本就没有听全。

死了个婆子是对了,“命中带煞”就不对,死得很惨也是对了,可是叶显明这样,却不是她给煞的。

叶琉璃淡淡的转过头来,对着怒极叶云娇露出了一个看似“甜美”的清冷笑容,“二妹,你家大姐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你方才的话重复一遍。”

“说就说,难道我还怕了你不成?”

叶云娇是个冲的也是个没脑子的,竟真的要将方才的话给再说一次。

叶姨娘吓得脸色苍白,她的女儿不知道事情的全部,可是她却是知道的,而且一清二楚,那个死了的婆子是隐婆,专门给人算命格的,死状不能用惨来形容,而应该用恐怖来形容,杀她的这个凶手就是叶琉璃。

想也没想,立起身来对着叶云娇的脸上一狠狠的一个耳巴子下去,打得叶云娇的头歪向一边。

“你莫要胡说,她可是叶府嫡小姐,也是宗政府未来的世子妃,你这样目无长姐,成何体统,春香,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将二小姐扶回房去。”

她是对自己的女儿出手了,可那也是为了她好,宁可现在打她一巴掌,也不想将来叶琉璃的黑鞭对打上她的身。

叶云娇不可思议的看着叶姨娘,“你,你居然打我?你居然为了这么一个女人来打我?到底我是你的女儿还是她叶琉璃主你的女儿?”

“你?”

“好,好好好,既然这样,我以后的事情再也不要你管了。”

叶云娇负气而去。

“娇儿?”

叶姨娘想冲出去,可是,她又不能离开,对于脾气刁蛮的女儿,她实在是无能为力,要怪,也只能怪她和老爷太宠她了,将她宠得无法无天连好歹都分不出来。

叶云娇离开了,这屋子里再次安静了下来,一个庶女,还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叶琉璃清冷的眸子又环故了这四周,这里充满的是利益与亲情的交加。

苏姨娘明知道叶云艺在害她,而她最后也还是选择站在女儿这边无条件的支持。叶姨娘明明是为了叶云娇好一巴掌打去,可是叶云娇却一点儿也不懂。罗氏霸道的将女儿罗如烟养在身边最后却成了仇人而且还闹得与现在的这个儿子不愉快。

叶老夫人就更有意思了,她实在是很关心叶显明的生死,不过,不是因为母子之情而关心,而是因为叶显明背后的地位和身份而关心,要是他死了,她也就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太婆了,是一个利用儿子为自己争取荣华富贵的不折手段的黑心老妇人。

可笑啊,满屋子里的利益权势的交织,亲情相互交织,形成了叶府这样一道独特的风景,身为看风景之人,又该如何将这个风景变得更加有血色一点呢?

“太医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叶浩笑脸相陪。

太医拱手,装着糊涂,“哪里哪里,叶二小姐这也是关心叶大人,那,我等先告辞了,待我等回宫商讨一下方案会再过来的。”

“好,有劳,有劳。”

叶浩人小气不小,举手投足全然是叶府嫡大公子的作派,太医也不得不为这个叶大公子的举止而深加佩服。

不过,叶浩在经过叶琉璃身边的时候,暗暗闪过一道凌厉,似乎在说,一会儿便来找你对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