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绝对狗腿的笑容/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姨娘的下场,极惨。

正如叶琉璃所说,她是被烧死的,不过,烧死的过程却与众不同。

她用了几枚长针,就在容姨娘的手臂之上在刺入穴道,让她一丝也没感觉到手被烧死时的任何感觉,这种金针麻醉之术她六岁时便会了,而且治好了凌云寺的主持,还捡回了十一皇子的性命。

容姨娘虽说感觉不到手指的疼痛了,可是却能清楚的看到她的手在碳盆里被火烧焦时的过程,更能闻到烤肉时那古怪的气味。

那是她的肉啊,容姨娘想过千万种死法,可独独没有想过这一种。

“叶琉璃,你好狠啊,你就不怕有报应吗?”

容姨娘嘶声大叫,可是没有人会理会,因为她还有其他的地方要被烧掉。

而且,不止如此,烧掉四肢之后,容姨娘还没有彻底的死去,她被人扔到京兆府的大门前,并附上十三年前的罪状。于是,她被关起了阴冷的地牢里,在那个地牢里亲眼的看着自己的四肢腐烂生虫。

知道人疵吗,容姨娘就是一具别俱一格的人疵……,生不如死,说的,就是这样吧。

叶琉璃已经离开了屋子,慢慢的走在咯吱作响的白雪之上,缓步离开。

呼呼。

冷风再一次吹过,又带来一阵雪花,她抬头望天,只见东方不知什么时候泛起白来。她微笑,居然这么快就天亮了,她一点疲惫的感觉都没有。

站在院子里,站在积雪里,就这样迎着雪,看着东边似有似无的太阳慢慢升起,光线由软变强,空气中的气息也渐渐变得新鲜起来。

“又是新的一年。”

她低唇轻语。

这是期盼新的一年呢,还是感叹旧年经去呢?说实话,她也不知道,因为突然感觉前方阵迷茫,似有路,却无路。

去年,她还在想要替赵月娘和妹妹报仇,她做到了,主谋罗氏已死,放火之人也死,叶老夫人断了根手指,叶显明狼狈不堪,只要再动上一动,让叶老夫人和叶显明亲眼看着他们毕生所追求的荣华富贵逝去,让他们从云端跌入谷底,让他们痛苦的过着在下半辈子,每时每刻都生不如死就可以了。

可是去年发生的事情着实超出了她的想像,最主要的一个,最大的一个莫过于宗政九的改变。

认识那个男人十年了,十年前的那个雪夜火夜,那个紧抱着她不让她冲入火场之中的少年,从那时候起他们便结下了不解之缘。

原本以为是个单纯的利用与被利用关系,可谁能想到到最后却成了他的未婚妻?

叶琉璃笑了,这种身份的转变真是叫人震惊。

那之后呢,向天会眼睁睁的看着她成为宗政九的女人吗?大皇子四皇子发现她对宗政九的重要性还会放过她吗?

只怕……不会吧,以后的日子不止是叶府,还有朝堂与后宫,这一切都是那个可恶的男人带给她的呢,她要不要适当的找些赔尝?

比如,将她那三千六百两好心的还给她?

比如,煞个血联个盟发个誓说只做她这一生的唯一男人,他几几也只能有她来用?

咳咳,算了,想想就好,不要太过于在意了,梦想这东西,只能是梦里才有的想法。

叶琉璃站在那处,一动不动,只呆呆的看着这头顶的天空,深深的吸了口气,而后又准备长长的吐出来,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吐,身后一道雷死人不尝命的声音猛的响了起来。

“叶琉璃,你满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宗政九此时的脸黑得与锅底有得一拼。

“咳,咳咳咳。”

突如其来的声音叫她吸进来的冷气还没来得及吐出去,整个嗓子被自己吸进来的冷气呛到咳嗽。

宗政九俊眉一皱,大长腿一个上前,朝着她的后背拍了起来,嘴里责备着,“你不是很聪明的吗,怎的会被吓得呛到?方才你整治那女人时怎的没见你吓?你这胆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叶琉璃呛红了脸,这个男人,他到底还讲不讲理啊?

“咳咳,我,我说世子大大,这聪明跟呛着有等同的关系吗?咳,再者说了,是你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好吧。”

宗政九就是这样,大男人主义太强,明明是他的错却要指在她的头上。

不行。

这坏毛病得改,若是以后成亲了那就更不得了了。

“我突然出现?”宗政九没好气的朝着她的背后重重的拍了一巴掌,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自从你从屋子里出来之后,我便站在你身后了,只是不知道哪个思想满是不正的女人没看到罢了。”

痛。

叶琉璃被宗政九这一巴掌拍的就要背过气去。

苍了个天的,他到底会不会怜香惜玉啊,她滴个老背啊,疼死了。娘的,这大男子主义的毛病得改,突然翻脸的毛病也得改。这才多久啊,她竟在这个男人身上找出了两大弱点来,还个个要人命。

皇上大大,她能退婚不?叶琉璃心中狂问。

她望了眼身边的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你什么时候站我身后的?”

她怎么一点也没看到?按理说,这么一只超级大妖孽站着她不可能眼瞎的看不到才对啊。

宗政九简直就要吐血了,这个女人……“哼。”

他扭过头去,傲娇的给了这个女人一个完美的侧脸和明显不高兴的表情,她竟敢这般的忽视?很好。

呃?

叶琉璃汗,完了,这个男人又生气了,而后以寻问的目光看着一边的杨焱杨森。

杨焱杨森给了她一个点头称是的回答,再给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卧槽,居然是真的。

叶琉璃暗暗后悔,干嘛在大年初一的清晨里缅怀过去展望未来呢?危险就在身后这句话她应该时刻牢记的才对,这下好了出大事了。

低头,垂眉。

沉凝了一下。

继而抬头,扬眉,露出一副绝对狗腿的笑容来。

“世子大大,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再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了嘛,我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是替母亲送下个该死鬼下去,一时间感叹一下,闪个神也是有的。”

嘶。

又来。

杨焱杨森见到大小姐这般,便有种近乎于“无耻”的感觉,每一回惹主子生气了,每一回要求主子做事便就露出这等模样,就算是主子不生气了,她也能不能换过一个表情?因为太明显了嘛。

不过……杨焱杨森又长长叹了口气,偏偏主子又吃叶大小姐这一套。看,主子的表情明显的缓和了一下,同时,嘴也紧跟着抽了一下。

“叶琉璃,你能换过一个表情吗?今年不是狗年。”

不用狗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