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制妻有方/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子的妻是追到了,但就是制,制住这个小色妃那还得花上一定的功夫。

因为叶大小姐与别个小姐不同,叶大小姐是有功夫在身的,而且还很好,也是有医术在身的,而且非常绝,想要制住这样的妻子若是不花点功夫是不行的。

不过,主子也不差,武功不用说了,一绝,这世间还没几个可以从主子的手下活着出去的人,主子若不是世子生在朝堂,而若是生在江湖那也是一代武林盟主级别的。

只是……

“叶琉璃,往哪儿逃?”

主子追了出去。

“我没逃,你不追我就不逃。”

未来世子妃加紧脚步。

“想不追,不可能。”

“想不逃,也不可能。”

得,二人又一次的杠上了。

暗风杨焱杨森立即跟了上去,就算不是看热闹也要替二位主子守住周围方圆十里外的动静,好让主子好好的制制这个悍妃。

宗政九双眼微眯能耐了她,伸手便朝着叶琉璃背心抓去。

叶琉璃本能的感觉到背后的危险,身子一矮,身体呈现鱼线形溜了出去,脚下的树叶被划出一道笔进的线条。

好俊的功夫,世子妃,好样的,暗风心里夸赞,脸上微微露出得意之色。

杨焱杨森冷哼过去,而后用眼神替主子加油,别让暗风得意了去。

一时间,主子分成对立,而他们的手下也成对立分成两派,双方都看不顺眼。

“喝。”

宗政九二次追上,大长腿轻轻一点便就挡在了叶琉璃的面前。

别看这轻轻一点,那可是人用了踏雪寻梅的绝世轻功,再加上主子身材修长俊逸,此招使出来,颇有神仙下凡之势。

杨焱杨森对着暗风得意一笑,还是主子比较厉害。

暗风耸耸肩头大小姐也不是好惹的。

“你?这一次,我一定要去看。”

叶琉璃下定决心,虽然她掌握不到财政大权,可是,她也要掌握一下话语权,以后这个家谁说了算,全靠武力解决。

一句话,谁的拳头硬谁说话。

这种方式比较直接了当,而且非常的符合他们的性格,只有强者,才可以主宰一切,只有强者,才可以领导一切。

“哼,好啊,那,你便放马过来吧。”

宗政九眼角挑着一抹异样的光亮,这也适合他的胃口,以后,只要是有这样不能解决的方式,便就用这种方法解决,不失为一个极好的主意。

而且,他也想知道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强强相对,唯一解决的也只能是用强。

叶琉璃开始认真了起来,素手轻翻,几枚金针如同变魔术一般的出现在手中,她虽然很久没有用这种武器了,可是却并不生疏,因为玩了十年的针,这金针就如同她的另一只手,已经融入到了骨子里。

暗风他们三人一看,心脏一紧,不会吧,他们玩真的?

一时间还真不敢大意的紧紧的盯着了。

“喝。”

叶琉璃先发制人,玉足也在地上重重点过去,同时手中金针也跟着射了出去。

卟卟卟。

金针破空而出,就在漆黑的夜里闪出一道光亮。

众人倒抽口气,大小姐虽然没有内力,可是这手上的寸劲却是十分足,而且非常的凌厉,小小的金针在她的手上就如同钢针一般坚硬。

宗政九不敢小看,身体微侧,那金针竟擦着他的胸口险险的飞了过去。

卟卟卟。

又是三声响,不过,此三声响则是深深的刺入身后那棵树的声响。

宗政九看着那尾部颤抖的金针,再看看自己的前胸,这里可是天泉天池和檀中三大要穴啊,无论是刺中哪一个,那都是让心脏停止的存在。

眸子一深,“女人,你下手还真是不客气啊。”谋杀亲夫?

叶琉璃挑眉,“若是对你客气,那就是对你的不尊重,身为一个强者,怎么可能让对手给你放水?再者说了,世子大大,你的武功其实不差,看,我那三小针不也是被你躲了过去吗?”

其实吧,她等这一天等很久了,她就是想有一天亲自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三岁的时候就被这个男人压得死死的,明明自己就是个九岁的娃儿,可是却还摆着一张臭屁脸,六岁的时候他竟让她替他挡桃花?那个李府的小姐她可没忘记,尤其是那颗窝丝糖里,那可是下了八豆粉的。

苍了个天的,宗政九,一个才六岁的娃儿你也下得去手?

所以,今日这“仇”她报定了。

唉,女人对于仇恨的记忆可不是金鱼的八秒记忆,而是八辈子的记忆。

不过,叶琉璃你当时六岁是不错,可是一个宗政九能把你当成真正的六岁来看吗?有六岁的娃儿就要说用她的处子之血给人治病的吗?没有吧。

所以,二人是半斤八两的说。

“行啊,那,继续。”

宗政九轻轻拍了拍胸口险些被金针打到的地方,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不过,这一次他是反守为攻了,手掌猛的一震,而后毫不客气的对着叶琉璃狠狠的打了过去。

每打一处都是人体要害,每一处都用了霸道之力。

暗风杨焱杨森光用看的都心惊肉跳。

苍了个天的,这是夫妻吗?这分明就是仇人啊,几世的宿敌一样的仇人。

一个金针刺穴,一个掌力打要害,没有一丝的放水行为,而是实打实的打人啊。

他们这下可算是大开眼界了,有的夫妻是吵吵闹闹的过一辈子,有的夫妻是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估计他们家主子就是打打杀杀过一辈子,打了外面的人还不说二人还要自己再打上一场。

“不过,这又能怪谁呢,谁叫我们家主子十年来对大小姐都不好,而且是毫不客气的压制压制再压制,这回好了,看上人家了,现在想要将这梁子给解了,只怕也没那么容易。”杨焱长长的叹了口气。

暗风点点头,“所以,这看上去像是对战,实际上是大小姐要将十年之内受的气一一给还回来……”

杨焱杨森齐齐点头,说得不错,以后,这主子可就有的忙了。

不过。

“啊,宗政九,你混蛋,朝哪儿打呢?”

嗯?

什么情况?

暗风杨焱杨森三人立即将目光转了过去,齐齐嘴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