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卧槽卧槽卧槽/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不知什么时候主子已经开始进攻了,而且进攻的方式非常的特别,那就正面攻击,虚晃一招,而后另一只手快速出后,对着,对着大小姐的屁股狠狠的拍了一巴掌过去。

没错,就是大小姐的屁股,那样一个限制级的地方打过去

啪。

这一巴掌打得非常的响,而且也,非常的丢人,打屁股啊,叶大小姐哪里受得住已经开始暴跳如雷了起来。

暗风杨焱杨森又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不会吧,主子,你居然这么流氓?就算是未婚妻也不能这么大胆啊。

“谁让你这么不听话,不听话的人,就该打屁股。”宗政九显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叶琉璃再也忍不住了,对着宗政九便狠狠的使了阴招过去,“宗政九,该死的,这可是你自找的。黑虎掏心。”

卟。众人喷血。

黑虎掏心?以为是山贼呢。

叶大小姐也是个不好惹的,手指成爪竟真的直直的朝着主子的胸口掏去,不过好在主子身手矫健,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不过,还是被叶大小姐的手指爪破了前胸。

但是,主子的反抗也十分快,脚下先是后撤出去,而后又飞快的冲上去,就在离叶大小姐还只有一步的时候突然起身飞起,帅气的飞到了叶大小姐的身后,而后转身对着叶大小姐的……屁股,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打了下去。

“啊。”一声大叫。

娘的,“猴子偷桃。”

叶大小姐恼怒,反手就是一招对着主子下身爪去。

卟卟卟。

三人暗血狂喷。

这哪里是主子,一个比一个不正经,一个比一个难搞,一个专打屁股,一个猴子偷桃,这要是真的偷着了,大小姐,你下半生可就要成寡妇了,您可有想过这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不过,看样子大小姐是一点也没想过了,三人齐齐扶额,不敢看,画面太过于残忍,太过于暴力。

“叶琉璃,你?”

宗政九知道这个女人会反击,可是没想到,她反击的居然是这一招?你是来个狂龙搅谭也是可以的啊,偏偏要来偷他的桃?要不是他下手快,适时的阻止了,这个女人还真的就偷到了。

宗政九嘴抽,万分无语,这就是他选的女人?能不能正经一点?连招式都像是在强奸人。

叶琉璃勾唇一笑,“怎么,就只准你打我的屁股,就不准我抓你的几几了?这天下,哪儿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这个混蛋的无耻男人居然还敢说?上一回在别苑的时候,他抓她的胸她都没说半句话,而这时她只不过是为自己讨了点福利,他居然就哇哇大叫,现在他总该知道被人占了便宜时的心情了吧。

哈哈哈。叶琉璃肚子里的小人儿疯狂大叫,一副天助我也的模样。

宗政九瞬间呆滞,没有理会叶琉璃那得意的模样,而是想着另一件事,“原来,‘几几’是这个意思啊。”

那日初一,她嘴里说的他的几几只能她一人来享用,当时他还不知道几几是什么意思,现在看着这个女人手下正要抓的地方,瞬间领悟。

也就是说,他的床上只能有她这个女人了,当时打死她都不肯说几几是个什么意思,原来……

叶琉璃如遭雷劈一般的呆方当场,完了,她怎么就忘了这一个梗呢?蹭的一下,脸色暴红。

“呃,那个,世子大大,我们打得差不多了吧,平手,平手啊。”尴尬,身为一个腐女,她怎么能说出这样不该说的话,她不是已经发誓要做一个优雅端庄规矩的世子妃了吗?

对,她立志了,所以,将手抽了回来。可惜,被某个男人紧紧的扣住,依旧保持着偷桃的姿势,就是想抽也抽不出来。

叶琉璃汗,他们现在这种姿势是很让人想入非非的,而且也不是一个优雅端庄的世子妃该做的,而且,不用看她也能看出来,这个姿势非常的不美观,一个女人掏男人的当,能美观到哪里去?

苍天啊,来道雷,劈死她得了。

宗政九勾唇一笑,眼睛里闪过一道邪恶和恶趣,“女人,你是不是真的很想了解一下男人那方面的构造?”

嗯?

什么意思?

只是,还没等叶琉璃反应过来,宗政九便就这样握住她的手腕,向上猛的一提……

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

而时间也在这一刻仿佛停止了一般,叶琉璃也石化了。

叶琉璃脑子嗡嗡作响和一片空白,不能思考。

暗风杨焱杨森三人则是目瞪口呆,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大鸡蛋了,这,这也太雷人了吧,大小姐要掏桃儿,主子不让,现在大小姐不想掏桃,而主子却偏偏要让大小姐掏?

“看什么看,还不快转过身去。”

长针眼的,长针眼的,他们两个怎么可以做出这样不雅的事来?直接刷新了他们的形像啊。

宗政九倒是没什么,反正这个女人“无耻”,那他就更“无耻”一点,他倒要看看他们两个人的脸皮哪一个更厚?

结果表明,这个女人的脸皮还是很薄的。

“怎样,可还满意?”

满意?

她满意个屁啊。

“宗政九,你?”

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居然让她摸?真真是,无语死她了。

“哈哈哈。”

看到叶琉璃这样的脸红,宗政九的心情瞬间好极了,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动作便叫这个女人制住了,他现在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另一个弱点。那便是,比她更“无耻”到下限。

她财迷,那他就将她的银子一点点的弄过来控制住。

她色迷,那他就不客气的让自己的身体给她展露看她能如何。

而这个女人也就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嘴里哇哇的说着要去看这种限制级的画面,可是真正的要做起来,却是比任何人都要害羞。

现在,就是。

果然,他的快乐就是建立在这个女人的“痛苦”之上,这句话,十年前奉行,现在也同样奉行。

不过,下一刻宗政九笑不起来了,因为某女居然……

------题外话------

因为某女居然nie了nie……作者君的我,表示,改了三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