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太过分了/嫡女难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夫人其实不放的心的还是原先的问题,琉璃说了,宴无好宴,更何况是这宫宴?就算这件事情过去了大半个月,这宫宴的举办目的她都还记在心里,要是不解开这个疙瘩,她是吃不下饭的了。

“娘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素心,我也不知道啊,那日皇上突然着了公公过来说要办宴,只道我是个心细的,又看在我承德宫宴办得比较好的情份上。”

二人没了傍人,这说话也直接了,她们之间的关系,比外头人看的更加的亲密,更加的要好。

安夫人微沉,“那个,那日皇上的御书房,可有人进去过?”

惠妃娘娘一怔,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

每个娘娘在后宫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自己的耳目或眼线,别说是个妃子了,就是个贵人她也可以在皇上的身边得到某些信息,只不过这些信息是早是晚,是准确或者不准确了。

惠妃娘娘在后宫里这么多年,而且又生下了皇上的最后一个子嗣十一皇子,她的这些手段还是有的。

不久,安夫人便得到了答案。

“是慕贵妃。”

什么?

慕贵妃?

安夫人一怔,怎么又扯到她了?“你确定?”

惠妃白了她一眼,“我的话你还不相信吗?等等,素心,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叶琉璃是不是与慕贵妃有恩怨?”

“当然,我哪里还会忘记?现在琉璃可是我的义妹,我可是时时的将她的事情记挂在心上呢,不过,当时我以为是因为罗氏的关系所以慕贵妃才针对琉璃,而像现在看来,慕贵妃果然是因为罗氏了。”

安夫人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叫什么事儿啊,罗氏死了还不安生。

惠妃眸子微转,“依我看,不见得啊。”

安夫人的心又是一提,“不见得?什么意思?”

“依我对慕贵妃的了解,她可不是那么好心的为了一个过了气的手帕交而对未来世子妃下手,她啊,可是后宫之中我最不喜欢的一个存在,看着她的笑容,我总感觉像是在跟一条笑着的毒蛇打交道,而且,这宫宴多半也是她授意下来的。”

惠妃无声的叹了口气,在宫中这么多年,步步小心,可是最后还不是一样被人给摆了一道。

区升是什么人,那是皇后的亲侄儿,这种事情怎么不去让皇后身边的贤妃荣妃去做,偏偏要让她这个八干子打不着的惠妃?这不是难为人吗?

安夫人拍了拍她的手,“你也要多加小心,宫里不比得外头,而你,也不是当年的孤苦无依的小姐。……不行,我得问琉璃要个防百毒的香包来给你防身。”

惠妃不以为间,卟哧一笑,“你啊,有了你的义妹就忘了我这个妹妹了,不过,那叶大小姐也是个奇迹,居然还能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活下来,而且一年之内便将叶府搅得翻天覆地,是个人才。”

“哼,那是,我安素心看中的人岂会差,还有,既然你知道那姓慕的不是好人,你可真的要小心啊,想当年,她可是设计陷害过一个人的,无论如何,都要小心小心加小心。”

安夫人想起当年之事便心有余悸,而且,眼睛里闪过一道异样。惠妃其实也是同样的表情,二人心照不宣了起来。

“你就放心吧,量她也不敢拿我怎么样,至少,我有辰儿,这就是我最大的保障。”

惠妃说得不错,她一个有子嗣的妃子还怕一个没有子嗣的吗?就算是她做得再过,皇上也不会杀了她,就看在辰儿的面子上。

而辰儿就更加的让人放心了,早早的就说了不参与夺嫡,将自己从这个漩涡之中将自己给摘了出来。

安夫人点点头,她是个聪明的,做事也让人放心,要真的是这样才叫好,而且十一皇子如今也有妃子了,再过三个月就要成婚,以后就真的平顺了。

“不过,我以为你会选我知容的,害得我担心了好一阵。”

“知容?她啊,不适合皇宫。”

“这个孙小姐倒是不错,孙公子也是个纯正之人……”

二人说着话,从原先的紧张转到了现在的轻松,不过……

“启禀娘娘,孙小姐过来给您请安了。”

就在此时,宫女来又来报。

请安?

安夫人和惠妃的眉头同时微皱……

请安这种规矩不是人人都可以请,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请。

如果这是宫里,那么,这个安就得按宫里的规矩来请,先是递了牌子进来,说要过来请安,又或者是宫里的娘娘想与某个夫人或小姐说话了,便就过递消息出去,让那人进宫来。

而像这种宴会,除非是有特殊的情况才会私底下招来说话,况且这请安也是与大家一起请的,没有单独请一说,除非有什么极为特别之事。

可是,孙小姐这安请得有些怪,也有些不合规矩。虽说孙妙常是未来的十一皇子妃,可,毕竟不是。

“让她进来吧。”

惠妃此时坐的也是个相对来说较为空旷之地,见见也似乎没有什么。

可是,安夫人依旧不喜,“还以为孙小姐是个好的,我说你,以后可得好好调教调教。”

“你放心,我省得。”

只是,惠妃没有想到的是,跟孙妙常一道来的,不止是她自己还另外带着两个人进来,一个是护国公府新晋的姨娘罗如烟,另一个则是一个面生的小姐。

而那小姐生得极其貌美,不,准确的来说是打扮得美,身上的衣料均为贵重的蜀锦,发髻梳得极为美而且也很特别,有好几处是贴着发一根根的挑起来打着旋,旋的正中间则是一朵精巧的珠花,看上去很不错,手腕上戴的一对鸡血玉镯,也是很有份量的。

“见过惠妃娘娘,见过安夫人。”

几女齐声福了福礼。

“免礼,来人,赐坐。”

惠妃全程的脸都是笑的,连眼笑也带着笑容,看上去十分亲和,不过,安夫人去知道,她生气了,看她的手指双手交叠于膝前,这个动作年轻的时候她不时常看到,可是一便看到,就表示她非常的生气。

安夫人也笑,不过,笑得比较勉强,因为,她不会像惠妃一样会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尤其是现在,明明报的是一个人,可是进来的却是三个人,那另外这两个人用了这种阴险的手段过来,这不是变相的威逼么?她们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十一皇子不夺嫡了,她们就这样开始糟贱人了?

太过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